永庆升平前传

评价人数不足

姜振名 /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 236页 / 平装 / 8.00元 / 2004-01-01

永庆升平前传的内容简介

《永庆升平前传》内容简介:再言圣上在驴上,心中暗想,说:“我前次私访,获五虎庄的恶霸。今日览奏,不知前三门外土教匪徒在于何处?”正思想间,已至顺治门大街。忽听纷纷传言:“兴顺镖店亮镖!”圣上不知亮镖是何缘故,心中暗想:“必是人吃的胖,要亮亮膘头儿,联不免前去一看。”随跟众人一直往南,见大街南头路东人烟稠密,举目一看,有一高大席棚,悬挂花红甚多。也有书写“陶朱事业”及“本固枝荣”等字,下款俱是士、农、工、商有名之人。大门上有泥金匾一块,双插金花,上写:“兴顺镖店”四字,乃系名人之笔。圣上看罢下驴,将驴拴在隔壁粮店门口,手拿鞭子,分开众人,往内便走。
进了大门,坐在大板凳上观看。只见以东为上,上房五间,前出廊后出厦,满窗户玻璃,照耀眼目。南边雪白的院墙,当中有绿屏门四扇,上写“斋庄中正”。南边还有院落,北房五间,直通北后院。门里的影壁尚未修齐。有一个秃瓦匠,身穿白棉绸裤褂,漂白袜子,青缎子实纳帮皂鞋,年有四十来岁,细眉圆眼,手拿瓦刀在那里抹灰。又有小工一个,身躯胖大,穿的是茧绸裤褂,山东皂鞋;身高八尺,面如紫玉,扫帚眉,大环眼,平脑瓜顶儿;手拿九斤十二两大瓦刀,在那里煮灰;裤腰带上头,带着荸荠扁的咂壶一个。又见天棚底下摆着刀枪架子两个,两边有十八般兵器,件件皆精。北房前有八仙桌儿三张,上铺猩猩红毡,摆定元宝无数。
圣上看毕,并不知里面是何等买卖,只听南院内划拳行令之声,十分热闹。从东上房走出一人,年约二十有余,身穿白鸡皮绉小褂,青洋绉中衣,紫花布袜子,青缎子双脸鞋,腰系青洋绉褡包,上绣团鹤斗蜜蜂儿;黄尖尖的头发,小紧辫;甜浆粥的脸蛋,垂糖麻花的鼻子;两道杨眉,一双马眼,配着两个糖耳朵;手拿小藤子鞭,横眉立目来至圣上面前,说:“老头儿走开吧,别在这坐着!”圣上抬头一看,这小子就打了一个冷战,倒抽一口凉气。见圣上身穿宁绸古铜色齐袖大衫,篆底官靴,长眉阔目,准头丰满,一部银髯,天武神威,气相不俗,必非平等之人。看罢,忙带笑开言:“我当是谁,原来是老爷子。
我叫小秦椒胡老大,你不知道我吧?里边坐着。”圣上并不答言。
那小子转身方才要走,忽听外面有人说:“老爷行好,有剩饭无有?赏给我兄妹两个一碗半碗。”圣上回头一看,见来了一男一女,那男子约有二十有余,面带病形。女子低头不语,五官倒也端正,钗荆裙布,窄小弓鞋,虽无倾国倾城之貌,亦有羞花避月之容。圣上看罢,心中暗想:“各省大吏,年年进奏五谷丰收。我辇毂之下,谁知也有乞讨之人!看这二人之貌,并非久作乞丐,其中必有缘故。我朕出来可惜未带银两,若带银两,必定问明,周济周济他二人。”正想之间,见看门的小秦椒胡大,手举一藤鞭,照那乞丐劈头就打。那人还手,一拳将小秦椒打倒在地。小秦椒一阵贱笑说:“你还会把势吗?你念一个喜歌儿,我给你一百钱。”那人说:“我不会念喜歌,休得胡说!”
这小子往那人身背后一瞧,见一女子十分美貌,怎见得?有赞为证:发似青丝面芙蓉,鼻如悬胆耳似弓。樱桃小嘴含碎玉,天庭饱满地阁丰。淡淡春山含秀气,玲玲秋水透聪明。身穿布衣多齐正,裙下金莲一拧拧。衫袖半吞描花腕,十指尖尖如春葱。捧心西子真堪似,水笔丹青画不成。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永庆升平前传的短评(1)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