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界十记

评分人数不足

夏晓虹 / 浙江文艺出版社 / 平装 / 4.70 / 1991

诗界十记的内容简介

研究近代文学,在“后记”里说,这一领域里吸引人的,是不纯不粹中显示出的生命力。“一切都是方生方死,将去将来。”
有两篇里都提到了咏电话的诗作。一首是民国的,讲织女牛郎的相思因电话而得到缓解:昨日碧翁新下诏,两边许设德律风。一首是大跃进时的:月宫装上电话机,嫦娥悄声问织女:“听说人间大跃进,你可有心下凡去?”织女含笑把话提:“我和牛郎早商议。我进纱厂当女工,他去学开拖拉机。”很俏皮。
另外一个写留声机的,有些意思:客从郎所来,遗我留声器。是郎旧时声,非郎今时意。
“一喜一悲人力车”一篇从人力车于日本引入中国开始谈起,一直说到我们都熟悉的鲁迅的《一件小事》。最初由于人力车轻便快捷,性能优于轿子,引起众多文人雅士的赞赏。随着平等民主思想的涌入,人力车夫的辛劳慢慢进入作家视野,成为常用的题材。另外,也因为人力车夫是作家们能接触到的为数不多的劳动人民之一种。这样看来,就很能明白,为什么鲁迅、郁达夫和老舍的名篇都以人力车夫为题材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诗界十记的短评(2)

喜欢诗界十记的人也喜欢

诗界十记的书评(1)

推荐诗界十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