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汉日词典

评分人数不足

尚永清 / 商务印书馆 / 1323页 / 精装 / 136.00 / 2010-9

新汉日词典的内容简介

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在工具书方面,早在公元九世纪,就有日本僧人空海根据中国南朝梁朝顾野王所撰字书《玉篇》,编写了《篆隶万象名义》(日本天长七年,公元803年以后完成)。公元十世纪,又有日本学者源顺所著《倭名类聚钞》(简称《倭名钞》,日本承平年间,公元931-938年完成)问世。这两部书是日本最早的有关汉字和汉语词汇的工具书。
  但是,《篆隶万象名义》以汉文注汉字,实际上是一部日本版的《玉篇》简编,还算不上汉日词典。而《倭名类聚钞》按天地、人伦等门类排比名物,解说音义出典,则更接近类书或百科事典,不过它用万叶假名标记和名,也算是开汉日双语词典之先河。
  在日本方面,编写汉日双语语文词典还是近代的事。迄至现代,已出版了大小中日双语语文词典多种。
  中国方面记述日语词汇的,就目前所见,有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所载二十条日语词义,这是时代最早的。明代李言恭的《日本考》,在语言文字方面亦多有记述。但这些都是零星的介绍,而且《鹤林玉露》多少还带有一种猎奇的色彩,《日本考》只列词表,也很难说是工具书,更称不上双语语文词典。
  中国编写大型的汉日双语语文词典是解放以后的事。60年代初,商务印书馆以《现代汉语词典》为蓝本组编我国第一部《汉日词典》,收词四万余条,由原国家出版局、商务印书馆通过中日友协、日中友协与日本大安书店订立合同,准备在中日两国出版发行,并已打出校样。嗣因文革开始,遂被迫弃置。1975年全国词典规划会议之后,汉日词典由吉林大学承编。商务印书馆敝帚自珍,上述《汉日词典》稿曾由当时的商务借给吉林大学汉日词典编辑部作为他们编写《汉日词典》的参考材料,幸承不弃而多所采择。
  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后,商务印书馆又有编纂汉日双语语文词典之议。同仁等鉴于文革前的商务《汉日词典》收词与释义均已不敷应用,同时,多年来汉语语词方面的研究成果亦有必要加以吸收,乃决定另行规划,重新编写。新编稿仍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所编《现代汉语词典》为蓝本,同时参照商务印书馆《新华字典》、黎锦熙《国语词典》、吕叔湘等《现代汉语八百词》加以补充,包括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字、词、词组、熟语、成语以及一部分科技词汇和常见的方言等,共收八万余条,例句亦不下六万,命名为《新汉日词典》。
  创业维艰,更新亦复不易。八度寒暑,始成是编。考虑到中日两国读者使用方便,并且便于就教于两国方家,乃于1981年由商务印书馆与日本小学馆签约合作,决定在中日两国同时发行。
  本词典上承前述商务印书馆组编我国第一部汉日词典的编纂大意,刻意追求的是如何把现代汉语的基本词义用现代日语忠实、准确地表达出来,以为新时代中日两国读者更好地服务。然而确切地掌握并表达词义是很不容易的事,同仁等在编写过程中虽然兢兢业业,如临深履薄,但限于水平,错误及缺点仍恐不免。切望中日两国读者及专家不吝金玉,惠予指正。
  此外,为适应日本读者的需要,商务印书馆应小学馆的要求,本词典的日本版由小学馆在日本邀请学人,斟酌增损,所以中日两种版本不尽相同,尚希两国读者垂鉴。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推荐新汉日词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