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评分人数不足

赵岐 / 中华书局 / 1162页 / 精装 / 176.00元 / 1998-6

孟子的内容简介

《孟子》一书是研究孟子思想最直接、最可靠的材料。从汉代开始,研究《孟子》、为之注疏者,代不乏人,尤其是宋神宗熙宁年间《孟子》被尊奉为经书之后,注疏者更是日见其众。在数以千计的《孟子》研究著作中,受到人们一致赞誉的主要有三种,即东汉赵岐的《孟子章句》、南宋朱熹的《孟子集注》和清代焦循的《孟子正义》。另外,宋孙爽的《孟子注疏》和清代宋翔凤的《孟子赵注补正》也是较有影响的注本。孟子名轲,战国时邹人(今山东邹城市),大约生于公元前三八五年前后,卒于公元前三00年前后。孟子是战国时期杰出的思想家和教育家,他继承并发展了孔子思想,成为战国中期儒家学派最有权威的代表人物。在封建社会中,孟子被推崇为仅次于孔子的第二位圣人,号称“亚圣”。
下面分别略作介绍:
《孟子》成书之后,最初是作为诸子之书流传的。至秦始皇焚书坑儒时,孟子派的儒生也惨遭横祸,但《孟子》书却没受到什么损害,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赵岐说:“孟子既没之后,大道遂绌。逮至亡秦,焚灭经术,坑戮儒生,孟子徒党尽矣。其书号为诸子,故篇籍得不泯绝。”(《孟子题辞》)到了西汉时代,《孟子》的地位稍有提高。汉文帝时曾一度把《孟子》立于学官,设置博士,称为传记博士。传记是经书的附庸,在古籍中其地位列于经、子之间。可见《孟子》在西汉初年的地位比之秦代有所提高。汉武帝即位之后,由于实行“罢黜百家,表章六经”的政策,只立五经博士而废置传记博士。《孟子》于是乎又从传记退回到诸子地位,终两汉之世也没有什么变化。由于《孟子》在汉代基本上是作为诸子之书流传的,所以研治《孟子》的人数不多,不象经书那样热门。两汉研治《孟子》的著作见于著录的,计有扬雄《孟子注》、程曾《孟子章句》、郑玄《孟子注》、高诱《孟子章句》、刘熙《孟子注》和赵岐《孟子章句》凡六家。至今,除赵岐《章句》外,其余几种皆已散佚,只有在清代的辑佚书中纔能窥见一些一残缺的片段。
赵岐《孟子章句》是汉代《孟子》研究之硕果仅存者,也是完璧流传至今的最早一部《孟子》注本,因此它是研究汉代孟子学的唯一可靠的资料,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赵岐(一0八二0一),字分卿,东汉末年京兆长陵人,最初名嘉字台卿,后因避难而改名字。赵岐与当时中常侍唐衡之兄京兆虎牙都尉唐玹有矛盾。延熹元年,唐玹任京兆尹,赵岐乃其治下之民,于是避祸出逃。唐玹果然逮捕了赵岐的家属宗亲,陷以重法,全部杀掉。赵岐出逃后,隐姓埋名,四海为家。在北海郡卖饼为生时,遇到一位叫孙宾石的人,二人交了朋友,并把赵岐带回家藏于复壁之中。唐玹死后,赵岐纔又回到京师为官。相传他的《孟子章句》就是在流亡期间完成的。
清阮元《十三经注疏校刊记序》评论《孟子章句》说:“赵岐之学以较马、郑、许、服诸儒稍为固陋,然属书离辞,指事类情,于训诂无所戾。七篇之微言大义,籍是可推。”《四库总目提要》也评论说:“蓋其说虽不及后来之精密,而开辟荒芜,俾后来得循其途而深造,其功要不可泯也。”总起来看,这两家的评论大致还是符合实际、较为允当的。
赵岐注的最大优点,是在名物训诂方面保存了不少古义,注释大体上也较为精到。大概因为赵岐离战国时代较近,对古代的成语、习语较为熟悉。后世的注家,因时代久远,对一些一古代的常用语较为生疏,因此往往容易望文生义,产生误解。例如《梁惠王上》:“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折枝一词在古代是指按摩、搔痒等一些解除身体疲乏的动作,因此赵岐说:“折枝,按摩,折手节解罢枝也。一罢枝,即疲肢。赵注准确地解释了“折枝”的含义。但唐人陆善经不明“折枝”的古义,解释成“折草木之枝”。表面上看起来陆说似乎很通俗,而实际上是望文生义。朱熹也不懂“折枝”之义,所以袭用了陆善经的错误。又清赵佑《四书温故录》说:“《文献通考》载陆筠解为声折腰枝,犹今拜揖也。”把“折枝”解释成弯腰拜揖,也是因不明古义而出现的望文生义。由此可见,赵岐注在保存古义方面功劳匪浅。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喜欢孟子的人也喜欢

推荐孟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