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一棵稗子
2019-02-20 看过

看这本书之前,对竹内好的了解不多,唯一一次就是读过他的《新颖的赵树理文学》。

对于文学研究,我仍然抱持着这样的观点,文学研究是面向未来的。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就是理论必须用于实践。至于其方法、形式,我并不认为是固定僵化的。然而,随着文学研究的学术化和体制化,这种方法和形式却逐渐变得越来越重要。就像伊格尔顿所说,关键不是你说了什么话,而是你是否采取了规定的言说方式。

因此,我认为竹内好这本书,对于很多沉迷于西方文学理论的中国学者来说开辟了另一片疆土。80年代以来,我们似乎认为我们写出的东西必须用西方文学理论来包装,必须要用各种各样的概念来填充。于是,理论就像潮汐,那一波走了,这一波又来了。这就像竹内好所说的日本的情况:

可是在日本,当观念与现实不调和时(这种不调和因为不产生于运动,故不具有矛盾性格),便舍弃从前的原理去寻找别的原理以做调整。观念被放置,原理遭到抛弃。文学家将舍弃现有的语言去寻找别的语言。他们越忠实于所谓学问所谓文学,便越热衷于舍旧求新...这是一种绝对的失败,却绝没有可能对失败产生失败

这实际上是一种对于进步的焦虑,是一种“优等生文化“。而在竹内好眼中看来,唯一意识到这一点的是鲁迅。为何竹内好会推崇鲁迅?因为鲁迅不像梁启超、孙中山、胡适等人那样,这些人都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弄潮儿和先驱者,但同时,他们也仅仅是”弄潮儿”,就像一波一波的热度,一旦有更“进步”的思想,他们就被斥为反动。然而,鲁迅不是所谓的先觉者,他与中国的现代史共同摇摆:

他不是先觉者,他一次也没明示过新时代的方向...鲁迅的做法是这样的:他不退让,也不追从。首先让自己和新时代对阵,以“挣扎”来涤荡自己,涤荡之后,再把自己从里边拉将出来。这种态度,给人留下一个强韧的生活者的印象...但是他被“挣扎”涤荡过一回之后,和以前也并没有什么两样。在他身上没有思想进步这种东西。

因此,这本书并没有按照写作的时间顺序来编排,而是将写于1943年的《鲁迅》一章放在了最前面的第一部。而之后的文章,既有写在《鲁迅》之前的,也有写在《鲁迅》之后的。总之,竹内好以鲁迅为最佳的一点(之所以是一个点,而不是启发是因为这种思想早在他心中模糊存在,但通过鲁迅,他找到了言说自己的方式),去理解中国近代史,理解日本,包括日本为何会成为侵略者,又为何会向比自己强大得多的美国挑战发动太平洋战争。这其中绝对不是因为国际利益,而是因为日本的血液中缺乏像中国那样的反思性特质,那种“抵抗”。也就是竹内好所说的“回心”与“转向”的区别。

我并不简单认为这本书可以用所谓的对抗“西方中心主义”这样的情况来概括,因为“西方中心主义”已经是一种西方理论所用的概念,代表的是一种西方的逻辑。但理解竹内好,可能我们要完全颠倒习以为常的逻辑。

最后,以鲁迅的一句话作结吧:

我从别国窃得火来,本意却在煮自己的肉的,以为倘能味道较好,庶几在咬嚼者那一面也得到较多的好处,我也不枉费了身躯《“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近代的超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