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永无解?正邪永同存。

Hester
2019-02-20 看过

本来只想碎碎念一篇短评,写着写着竟然收不住,花了快到两个小时,写成了一篇不算太短的书评。

--------------------------------

总是看得泪目。那份家国天下的情怀,那份赤子之心,那份理想主义,永远都让我心酸,感动。海宴姐姐的文笔虽然偶有矫作之感不算不落言筌,但总体流畅自然一如前作。一边看,一边回想起电视剧中的画面,虽然不像当年看琅琊榜那样书剧难分,所有的情节都有画面,但是那些令人心酸的话我读来仍是剧中人的声音,那些身影,仍是剧中人。

风起长林似乎只在最后元启谋反时和剧中有些不同,不知是我忘了剧中细节才觉不同还是真的如此。其实风起长林比起前作,最大的不同在于反派并不是单纯的坏。是的,濮阳缨是单纯的坏,他的动机和手段都有些玄幻,尤其是他剧中扮相更让人反感,感到他与书中正气格格不入,其间一些宗教神秘近乎魔法元素,与书剧之“正”不符,让人感到出戏。

前期这个反派的为坏而坏使得他远远没有另一个“反派”立得住,那就是荀白水。或者再加上萧元启。是的,荀白水让我生气。前期给了濮阳缨机会暂且不论,萧歆病危到去世,他便一心只想牵制长林王府。他理直气壮地扳倒长林王府,老王爷算是与他金殿辩论后去世,而平旌,立下不世之功归来却要受罚,北境长林军士奋战保境安民,他却非要除了长林军建制才能安心。他强行下旨可谓逼迫少主对长林王府和长林军以怨报德,而他对这一切,理直气壮,不露愧色(愧色不足),我很生气。羽林军的重建埋下祸根,我很生气。我气他一个文官,不懂战士浴血沙场的不易,寒了北境将士的心。尤其是羽林军的世代恩养之忠心,他却拿羽林军与老王爷对峙,埋下祸根,怕是他泉下有知,必然后悔不已。荀飞盏总是问出我心中所问:“长林之罪,罪在将来?”还有他那最后一计,指望的,是平旌回京请罪,堵的,是平旌和长林的忠心,但根源缺失忌惮长林威势,怕他们不忠。他足够地居安思危,可东湖羽林带来的危机,北境虽无危机才对自相矛盾啊。讽刺啊!可是荀白水不忠吗?不,他精明又忠心,为陛下考虑,为太子考虑。身为内阁首辅的日常,他对朝政的认真按下不表。 他很精明,知道警惕濮阳缨。京城瘟疫,他果断封城,一个五旬老人,在城门下的“公众演讲”,可见他并非誉王那样满心满眼只有权术的人,心怀社稷,心怀子民!对于岳银川对萧元启的举报,他谨慎地采信,且不论当时两家已经结亲,对比之后兵部晋尚书被岳银川找到后的反应,就知道他多年内阁首辅不是白当的!真真是精明又忠心!不知他临终拼尽全力时对岳银川说出“陛下 长林王”,几十年政治生涯在眼前掠过时,他可曾后悔?是的,荀白水让我生气,可我没法说他是个坏人。“时至今日,我仍认为此乃恶例!”宋浮在天牢中对平章的咆哮回荡在我的耳边。他们就是要怀疑!就是要忌惮!这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七万忠魂,冤丧梅岭”忠臣良将,一代贤王。那时的悲剧,根在皇帝的猜疑。现在好了,皇帝不猜疑了,臣子却替皇帝猜疑着,忌惮着。古往今来,杀功臣的例子还少么?因为权力,所以信任不能全付么?这是乐极生悲的哲学还是权力与人心的永恒博弈?这注定是场无解的悲剧么?

而濮阳缨,我觉得他和萧元启的悲剧还是自己的心性导致的。一个是仇恨,一个是野心。共同的,是“推己及人”的对于赤子之心的质疑。濮阳缨用计取平章性命,赌的不就是那份手足之情?那份他不曾有的手足之情。他隐隐地希望平章不会为了平旌牺牲自己,这样他那利己主义的人生准则才能不被打破。萧元启临死之前问“你能一直信他么?”,这一问和多年前萧选金殿鸣冤后问林殊怎么知道景琰有一天不会权欲熏心迷失本心,是多么的相似!只是萧选成功地谋得皇位,昏然治国几十年,语气听起来比萧元启肯定一些罢了。他们对长林之子这样的“傻子”的嘲讽和质疑,是不是在内心深处存着一份卑微和可悲?卑微,可悲在他们内心深处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赤子之心。是自己境界不够,达不到。他们不断告诉自己,那些所谓的忠义,只会让人走向灭亡,好让自己那套利己主义的价值观成为普天之下无法逃脱的通理铁律。他们在一颗颗赤子之心面前,只能世界观崩塌,他们不愿相信,不甘承认自己的狭隘自私!卑微又可悲!

写到此处,我深感琅琊榜和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之间的关联在表不在里。或可以萧平旌化林殊,或可以梅石楠与静妃化平旌和林奚,或可以萧平章化梅长苏,或可濮阳缨化反过来的梅长苏,或可濮阳缨话璇玑公主,或可以荀飞盏化蒙挚……不用再数下去,有人说这不是续集,而是前传,我却不这么认为。只是这世间风起风息不停,红尘碌碌,老阁主说过,传世的不仅只有赤子之心,家国情义,还有皇权野心,阴风诡雨。这世间永远有正,有邪,有人守得住,有人入歧途,罢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