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中“梦”与“形体”为线索的解读

咽子
2019-02-17 看过

姑且将整本书视为三条线索:Treya 与癌症的际遇,Ken 对整件事的目睹,以及零散贯穿全书的类似”梦境“叙述的文字。以下是对第三条的浅析。

“梦境”中,Ken 与 Treya 在一起,Treya 在 Ken 的左肩上看到了死亡:

我突然看见你的左肩上有一个巨大的阴影。我很清楚那就是死亡。p14

当 Treya 起身去泡茶,形体作为 Ken 的向导,是最先以声音对他示现的:

我以‘时间’的姿态出现,我是那些已经准备好要毁灭的人的终结者。p80

这个形体是超越二元的存有,因此它并非黑暗和光明界定的实体,而是它们的终结,是所有二元秩序的终结,当然包括生命和死亡:

突然间我想通了,这个形体并不是黑暗的本身,他是光明与黑暗的终结,他看起来似乎存在,但事实上并不在那里。p166

而 Ken 也因此有了顿悟:

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如何能拉住有形的东西呢?除非…… p273

……除非他自己也并不存在。

“梦境”并不是梦,而肯此刻似乎是中阴身/意生身的形体。他可以靠意念推动“星星”,而他最终也是在这里找到了 Treya,这也是 Treya 临终前要他保证的。这个形体对他说,这不是梦,“星星”也不是星星。

这是肯“清醒梦”的真实体验还是他的虚构完全不重要。我想这也是肯对这段贯穿全书的怪异文字不加解释的原因。这段文字不从属实虚的划分,而是依赖意念的信任与否:

"你相信他吗?" "我认为我相信。" p388

这是 Treya 说的,也是叙述的终结。不是“我相信”,而是“我认为我相信”。

这一默许 (consent) 非常重要,因为其实 Ken 在这一意识层面得到了三段类似箴言的叙述,而当然,你是否认为你相信,完全是你自己的决定:

反观自己,我们所熟知的世界是建构在可以反观自己的秩序之上的,这是我们无法逃避的事实。为了做到这一点,必须先将自身分割成两半,一个是能观的,另一个是被观的。在这个残缺不全的状态中,不管它看到什么,都只是部分的自己。只要我们把自己当成一个客体来看,毫无疑问地我们都会脱离自己,成为一个虚假的自我。在这情况下,它永远有一部分是在逃避自己的。
每一件来自永恒的事都发生在天堂与人间,神的生命与所有时间的功业,其实都是神性要了解自我、发现自我、成为自我、进而联结自我所做的努力;它是疏远的、分离的,但唯有如此才能发现自我、回归自我。
它并不强调统治者凯撒、残酷的道德家或是无法动摇的行动者,他只是寄住在世上最温柔的元素中,借着爱缓慢而安静地运作着;它在与俗世无关的当下王国中找到了目的。如此一来坚持的渴望就被合理化的,这份对存在(生存)的热切渴望, 被永不退色的当下行动所更新。它就这样不断地消逝而复生。p234

这些概念对着 Ken示现,让他迷恋,同时也成为了他的执念(他必须向前走去,找到第三个房间,找到Treya)。我认为这段话用最简练的方式触及了人理智所能及的“终极奥义”。以下是我针对这段时期自己的困惑所做的解读,当然像 Ken 一样,这些阐释如同这几段话必须被舍弃,并永不停歇地让步给当下的行动:

如果因无法找到意义而沮丧,那么你应该停止对意义的寻找。这并不代表功课皆无意义,因为那将陷入虚无主义的落网。无意义仍是意义的相对面,而我苦寻的,正是对立面的终结、统摄与转化。
而这注定是无法被找寻的。神、道、佛、梵天、基督……皆是对立面的统摄和超越,而人注定是无法“寻见” 神、道、佛、梵天、基督……的,并非因为它们无迹可寻,恰恰相反,它们无处不在,遍布万物。“寻找”的失败始于人以错误的方式去“看”,因为对自己的反观意味着对观者 (seer) 的视而不见。我们所熟习的“看”,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种残缺的指认行为,是对真正的神性盲视的。
成为神性本身,意味着成为真正的 “seer" —— ”智者” 同时目睹且被目睹,意识集中、清晰却并不着落于自身 —— 在所有人类的行为当中,所有对过去的反观,对未来的观望与对现实的观察,唯有对当下忘我的投入,才是真正的 seeing。而生命力亦借由爱缓慢而安静地运作着,被永不退色的当下行动所更新,消逝而复生。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的更多书评

推荐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