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2019.2.17

五月
2019-02-17 看过

他转动着他疯狂的眼睛,而所有活过的东西

像一泓有罪的池水积存在他目光中。

《黑色的使者》

那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它的肚子不能

跟随它的头。

《蜘蛛》

当拜占庭令我窒息,而我体内的

血液打着盹,像淡淡的白兰地?

《逝去的牧歌》

别的女人走过我的身旁,看到我这么悲伤,

好心地拿走一些些你

从我内心深忧歪皱的犁沟。

《残酒》

我的吻是魔鬼头角上闪亮的

尖梢;我的吻是神圣的教义!

《禁忌的爱》

有欲续的愿望,想爱,想不离开,

也有欲死的愿望:两股没有地峡

隔开,互相搏斗的相反的海流。

我把我弑神之指指向你:

有不想要有一颗心的愿望。

春天返回,返回而又将离去。而上帝

弯身于时间里,自我重复地,走过又走过,

背上扛着宇宙的脊柱。

《疲惫的循环》

然而,大雨降落,降落

于我行过之路的灵柩,

我在路上为你化为骨头……

《雨》

奥,我的上帝啊,我方得接近你,

而此际我多爱眼前的黄昏;此际

在某个人乳房的伪天平上,我称量

这易碎的世界的重量,且为其哭泣。

《上帝》

母亲在果园中散步,

品尝着已然无味之味。

她此际多温柔啊,

多么翅膀,多么出发,多么爱。

如果有什么东西在这个午后破裂了,

有什么东西落下来,嘎吱嘎吱响,

那是两条白色、弯曲的老路。

我的心徒步其上。

《遥远的脚步声》

而属于那些逝去的黄昏的你的

孪生的心,因为找不到你而不耐烦了。而现在

阴影掉落进灵魂。

《给我的哥哥米盖》

我出生的那一天

上帝正好生病。

每个人都知道……而他们不知道

光患了痨病

而阴影痴肥……

并且他们不知道神秘会合成……

不知道是那悦耳而

悲伤的驼峰,自远处向我们揭示

从地界到地界的子午线的脚步。

我出生的那一天

上帝病得

很厉害。

《判决》

把所有的混乱弄蓝并且烫平。

《我明天穿的衣服》

迟暮之年岁,我们多么真切地渴望

假扮牛只,扮演套在一起的一对牲口,

但只是假戏,无邪天真,一如往常。

《我遇到一个女孩》

那是两扇开阖的门,

两扇在风中来来去去的门

阴影 对 阴影。

《在我们同睡过许多夜晚的》

而我孤单地留在这儿,

右手高高地搜寻着

第三只手,来

护养,在我的何处和何时之间,

这无用的成人期。

《哦小囚室的四面墙》

一切终于再也无关了:那些假日,

你推心置腹的顺从,你请求我

不要离去的那模样。

而再也无关了,那些微小的东西,徒留

无尽的伤悲给我的成年生活,

没有缘由,我们如是被生到这世界。

《再也无关了,陌生人……》

在两个黑暗的边缘之间并且分离

因为我们曾是孩童,并且因为在生命里

我们一度非常亲密地在一起,

他们遂将我们分锁在孤寂里过活。

《去年那一天多精彩啊……!》

我的母亲在我的左轮手枪里死了,我的妹妹在我的拳头里,而我弟弟在我流血的内脏里,有一种让人感到悲哀型的悲哀把他们三个连结在一起,每逢八月,年复一年。

我的永恒也死了,而我在为它守灵。

《时间的暴力》

谁不写信?

谁不谈论重要的大事,

被习惯困死,因听闻而哭泣?

我只是被生了下来!

我只是被生了下来!

《高度与头发》

重要的是疯狂地去闻,去追问

血有多炽热,乌龟是如何地转瞬即逝,

“如何”有多简单,“何时”有多急促!

《帽子,大衣,手套》

我重启我的兔子白昼,

我的大象夜晚歇止。

《致过客书》

未知的东西在我扁桃体里颤抖,

我因为一年一次的忧郁症嘎吱嘎吱响,

日光的夜晚,月光的白昼,巴黎的日落。

《我留下来温暖那淹死我的墨水》

愤怒使大人碎成许多小孩,

使小孩碎成同量的鸟,

而鸟,随后,碎成许多虫卵;

穷人的愤怒

以一瓶油对抗两瓶醋。

《愤怒使大人碎成许多小孩》

既然这样。让我们去吧,去吃青草,

啜泣的肉,哀伤的果实

我们腌存着的抑郁的灵魂。

《强度与高度》

痛苦抓着我们,兄弟啊,

从背后,从侧面,

逼我们疯狂摄入电影,

将我们钉进留声机,

把我们从床铺拔出,垂直地掉进

我们的车票,我们的信;

苦难重且大,你可以祈祷……

因为痛苦的缘故

有一些人

被生出,一些人长大,一些人死去,

另有一些人生而不死,一些人

未生即死,另有一些人

不生不死(这是最多的)。

同样因为苦难的

缘故,我从头

哀伤,到脚更哀伤,

看到面包被钉死于十字架,萝卜

流着血,

洋葱哭泣,

谷类率皆成为面粉,

盐巴磨剩粉末,水逃开,

酒成为戴荆冕的耶稣像,

雪如此苍白,而阳光如此被烧焦!

《九只怪物》

同样地,我小心翼翼忍耐着,

不让自己大声喊叫或哭出来,因为眼睛,

独立于吾人之外,有它们自己的贫困,

我的意思是,它们的职能,某样

从灵魂滑出又坠入灵魂的东西。

《事实是,我穿上裤子的地方》

书留下,其他什么也没有,因为坟墓里

一只昆虫也没有,

而沾血的空气留在他的袖边

逐渐虚化,没入永恒。

《给一位共和军英雄的小祈祷文》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石上的黑石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石上的黑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