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總是最後一個看到水的

wavyfly
2019-02-17 看过

魚總是最後一個看到水的 #書# 1990《你的灯亮着吗?发现问题的真正所在》《Are Your Lights On? : How to Figure Out What the Problem Really Is》7/10 拿上手時,看到耍嘴皮子的文字和滿書的漫畫,感覺又是一本ForDummies(傻瓜系列)速成書。蓋上書本,笑容有點僵住:的確輕鬆易讀,也的確是ForDummies,不過這個傻瓜是所有的人——魚總是最後一個看到水的。我們活著每天都在應對問題,但有多少人深思過“誰碰到了問題?”和“問題本質是什麼?”有沒有去琢磨清楚“問題該由誰來解決?”與“問題真的能解決嗎?”甚至是否搞清楚“真的想要解決問題嗎?” 誰碰到了問題? “誰碰到了問題”是大家容易跳開思考的環節,其實這是為了確定服務對象,才能嘗試不同視角,從而為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案提供一些線索。 問題本質是什麼? “在大多數情況下,只要知道問題是什麼,解決問題就是一件非常不值一提的事情。也許之所以學校總是培養出能力不足的問題解決者,就是因為學生們從來沒有機會自己去發現問題是什麼,而是老師說問題是什麼就是什麼,的確如此。 大多數人都接受過學校教育,而且是過量的學校教育,因此形成了一種本能,會緊緊抓住看起來像是“問題”的第一個表述,然後儘快“解決”它,因為大家都知道,在考試中,速度很重要。還有就是集中注意力。所以,當人們走出學校,不再參加考試的時候,卻很難擺脫已經形成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一針見血,標準考試訓練出來的能力,必然只能解決表層的標準問題——這是工業社會對於工具最核心的要求。我們都習慣了拿到問題馬上著手解決,而忽略了需要先花時間去確認問題的本質。結果必然會流於表面,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栽在忽視問題定義上,有些人恰恰輸在試著定義問題的時候。他們在已有的定義上沒完沒了地繞圈子,生怕定義不准確,結果一直不敢推進到尋找解決方案的階段。”磨刀不誤砍柴工,但只磨刀也會把刀片磨到無法砍柴。要在“定義問題”兩個極端中取個平衡,才可能一矢中的。 “有關定義問題的很重要的兩點: 1. 不要把別人的解決方法作為定義問題的方法。 2. 如果你解決問題太過神速,別人根本不會相信你真的解決了問題。”作者再次強調“別把問題的解決方案誤當作問題的定義,當這個解決方案是由你提出的時候尤其如此。”“問題解決者需要掌握的一條重要規則就是: 看看你對問題的理解,如果想不出至少三個可能有出錯的地方,你就沒有真正理解這個問題。 在任何一個問題定義中,都有幾百個點有可能被忽略。如果連三個疑點都找不出來,那麼你要麼是不會思考,要麼就是不願意思考。” 這真的是當頭一棒,自信和自大經常就是一線之隔,經驗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迅速應對能力,也會把我們圈在自己搭建的懶於思考的井裡,所以我們一定要勇於跳出井外,藉助他人的視角,重新審視來路和檢驗前行方向。 “要想得到一個全新的視角,幾乎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當幫你的“顧問”。不要找顧問“專家”,他們有可能比你更安於現狀。可以試著上街問問路人,看他們對某個設計或某個問題定義怎麼看。為了向一個沒有參與其中的人解釋情況,你自己也不得不換一個新的角度來看問題,這樣也就發現了新的不協調之處。”“每轉換一次視角,都會發現新的不協調之處。 在把一項“解決方案”付諸實踐之前從各個視角對其審視一遍,不是比等到出現災難性後果才意識到問題存在好得多嗎?” 只要不停思考和自我檢討,才有希望真正找到問題本質,從而真正解決問題。 “你永遠無法確定已經找到的問題定義是正確的,但是永遠不要停下尋找正確定義的腳步。”“當你沿著定義問題的道路疲倦前行時,過一會兒就要回頭看看,確認自己沒有走錯路。” 問題該由誰解決? 這個問題問的很好!放權和信任這兩件事情,知易行難啊! “當別人可以妥善解決自己的問題時,不要越俎代庖。 這樣做不僅是因為問題相關方對問題瞭解更深入、感受更真切,也因為在他們自己提出解決方案之後,更願意參與到執行的過程中去。”“如果這是別人的問題,就把它當成是別人的問題。” 作者並沒有要求“置之不理”,他們提出了“為了改變局面,試著把責任歸到自己身上——哪怕只有一會兒也行。”這的確是可以幫助他人解決問題,又不會越俎代庖,對於公司管理,還是家庭教育,都是極其有效。 問題真的能解決嗎? 在閱讀這一部分的時候,哭笑不得:人類比蠶蛹還不如——蠶蛹破繭重生尚且能成為蝴蝶,而我們只是從一個問題裡面掙脫出來, 繼續作繭自縛,越捆越大。 “面對問題時真正重要的一點在於,你要知道,問題是永遠得不到解答的,但只要你一直在提出問題,就沒有關係。只有當你自欺欺人地想,你已經找到了問題最終的、正確的定義的時候,你才會相信你找到了最終的解決方案。如果這麼想,你可就錯了,因為從來沒有什麼東西是‘最終的解決方案’。” “任何一個問題都是理想狀態和現實狀態之間的差別,當人們通過改變狀態“解決”一個問題的時候,常常會新製造出一個或幾個問題來。簡單地說, 每一個解決方案都是下一個問題的來源。 我們永遠都沒法避開問題。問題、解決方案、新問題迴圈出現,構成了無盡的鏈條。能指望的最理想狀態就是新問題比我們“已經解決”的問題要好對付一些。 ” “大多數情況下,問題的根源在你自己身上。”“惡棍原來是英雄,而英雄,也就是你,原來是惡棍。”“解決問題的過程、人員或者機構自身也可能成為問題。”“如果今天你屬於解決問題的一方,明天就可能屬於製造問題的一方。” 當我們指責他人即地獄的時候,其實我們自身就是惡魔。解決問題的過程就是製造新的問題,這笑話真的是句句入心啊! 我們真的想要解決問題嗎? 說了一大堆,回歸原點,又是當頭一棒:我們真的想要解決問題嗎?我們真的願意面對解決問題后的新問題嗎? “無論表面上表現得如何,在你提供他們所要求的東西之前,他們極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人們永遠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考慮到底是不是想要它,但永遠有足夠的時間去為之後悔。 然而,即使真的想得到解決方案,人們可能沒有注意到,每種解決方案都伴隨著不可避免的額外後果。” 另外一方面,吾之蜜糖,彼之砒霜。我們是否嘗試足夠的視角,去了解問題解決后對不同群體的影響?一定要忠於自己,必須要考慮到道德問題,這不是一個選擇題! “完全投入到問題中的時候,問題解決者還有可能忽視另外一件事情。在為解決問題而驚歎不已的時候,你可能會忽略自己是不是能在道德上支持某一解決方案。一個人眼中的罪行在另外一個人眼中可能是美德。”“對自己要忠實。 在這件事上,為了忠於自己,必須在接近一個解決方案,甚至是一個問題的定義之前就考慮到道德問題,並拋棄掉感性的因素。這一類的考慮永遠不會浪費時間。因為,無論在從業者看來解決問題是多麼引人入勝,這永遠不是一項道德中立。” 魚總是最後一個看到水的。我們都已經習慣了水的存在,是時候重新認識“問題”這兩個字,好好去思考以上的這些問題了! ==== 序言 問題:沒有人會讀序言。 解決方法:把序言作為第1章。 解決方法帶來的新問題:第1章很無聊。 新的解決方法:刪了第1章,把第2章作為第1章。 ==== 第一部分:問題是什麼? == 第1章 一個問題 我們跟著解決問題的思維習慣走,直接提出瞭解決方案。其實,先問自己幾個問題再給出答案也許是更明智的做法。 這是什麼類型的問題?誰碰到了問題?問題是什麼?或者說,此時此刻,問題的本質是什麼? 先來看“誰碰到了問題”,這樣問是為了: 確定服務對象,也就是弄清楚解決問題是為了讓誰滿意。 為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案提供一些線索。 問題是什麼? 初出茅廬的問題解決者總在還沒定義好問題的時候就倉促地給出解決方案。迫於外界環境的壓力,經驗豐富的問題解決者有時也耐不住性子。 也不是所有人都栽在忽視問題定義上,有些人恰恰輸在試著定義問題的時候。他們在已有的定義上沒完沒了地繞圈子,生怕定義不准確,結果一直不敢推進到尋找解決方案的階段。 關鍵在於把單一思維模式切換成多重思維模式,即從“能解決一個問題的人”到“能解決很多問題的人”,或者說“問題解決者”。 為了實現這一切換,問題解決者應該試著趁早回答這個問題: 誰碰到了問題? 然後針對答案給出的每一個群體,分別問問: 問題的本質是什麼。 == 第2章 彼得發起了一個請願 == 第3章 你的問題是什麼? 問題就是理想狀態和現實狀態之間的差別。 當敏感度降低到一定程度時,我們就再也感受不到事物現在的狀態和理想中的狀態有什麼區別了。 幻象問題,這個問題中你的不適感主要來自你對外界的感知。 注意,不要被誤導了: 幻象問題是真實存在的問題。 ==== 第二部分:這次的問題是什麼? == 第4章 比利戰勝投標人 有關定義問題的很重要的兩點: 1. 不要把別人的解決方法作為定義問題的方法。 2. 如果你解決問題太過神速,別人根本不會相信你真的解決了問題。 == 第5章 比利忍住沒說 別把問題的解決方案誤當作問題的定義,當這個解決方案是由你提出的時候尤其如此。 == 第6章 比利反思投標案 不要倉促下結論,但也不要忽視第一印象。 面對問題時真正重要的一點在於,你要知道,問題是永遠得不到解答的,但只要你一直在提出問題,就沒有關係。只有當你自欺欺人地想,你已經找到了問題最終的、正確的定義的時候,你才會相信你找到了最終的解決方案。如果這麼想,你可就錯了,因為從來沒有什麼東西是‘最終的解決方案’。” 你永遠無法確定已經找到的問題定義是正確的,但是永遠不要停下尋找正確定義的腳步。 ==== 第三部分 問題到底是什麼? == 第7章 無盡的鏈條 任何一個問題都是理想狀態和現實狀態之間的差別,當人們通過改變狀態“解決”一個問題的時候,常常會新製造出一個或幾個問題來。簡單地說, 每一個解決方案都是下一個問題的來源。 我們永遠都沒法避開問題。問題、解決方案、新問題迴圈出現,構成了無盡的鏈條。能指望的最理想狀態就是新問題比我們“已經解決”的問題要好對付一些。 有時,我們簡化問題的方法是把問題拋給別人,這種辦法叫做“轉移問題”。 某些問題最困難的部分就在於發現問題存在。 問題解決者需要掌握的一條重要規則就是: 看看你對問題的理解,如果想不出至少三個可能有出錯的地方,你就沒有真正理解這個問題。 在任何一個問題定義中,都有幾百個點有可能被忽略。如果連三個疑點都找不出來,那麼你要麼是不會思考,要麼就是不願意思考。 == 第8章 忽視不協調之處 與最初錯誤地定義了問題的人相比,一個拿到了新的解決方案的人更容易看到哪里不協調。可是一旦最初的陌生感褪去,人所共有的適應能力就會忽略不協調之處。我們又一次看到這條規則有多麼重要: 不要倉促下結論,但也不要拋棄第一印象。 一方面,要想得到一個全新的視角,幾乎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當幫你的“顧問”。不要找顧問“專家”,他們有可能比你更安於現狀。可以試著上街問問路人,看他們對某個設計或某個問題定義怎麼看。為了向一個沒有參與其中的人解釋情況,你自己也不得不換一個新的角度來看問題,這樣也就發現了新的不協調之處。 每轉換一次視角,都會發現新的不協調之處。 在把一項“解決方案”付諸實踐之前從各個視角對其審視一遍,不是比等到出現災難性後果才意識到問題存在好得多嗎? == 第9章 找到問題所屬的層面 揭示問題解決過程的一個好辦法是問一問: 如果想得到不同的解決方案,該怎樣變換問題的表述方式? 通過分析答案可以深入瞭解人們的思維過程,看看他們如何確定: 我需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一旦確定問題,人們會先流覽一下,以便從語義層面上給它定位。 只要可行,人們會首先把問題置於讓自己覺得最舒適的語義層面上。 這裏的“舒適感”之所以會出現,可能是因為人們知道該如何解決某個層面上的問題。人們可能知道問題的來源、問題出現的背景,或者對於問題的實質有更微妙的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但人們知道它是“正確的”。 當你沿著定義問題的道路疲倦前行時,過一會兒就要回頭看看,確認自己沒有走錯路。 == 第10章 注意你所表達的含義 不管人們有多誠心誠意,只是加倍努力是不夠的。你永遠沒法確定在場的每個人對同樣的詞句會有同樣的理解。 一旦你將一個問題描述擬成了文字,做些文字遊戲,以確保每個人對問題的理解可以統一。 ==== 第四部分 問題該由誰解決? == 第11章 煙霧繚繞 當別人可以妥善解決自己的問題時,不要越俎代庖。 這樣做不僅是因為問題相關方對問題瞭解更深入、感受更真切,也因為在他們自己提出解決方案之後,更願意參與到執行的過程中去。 如果這是別人的問題,就把它當成是別人的問題。 == 第12章 校園停車難問題 如果一個人處於解決問題的位置,卻並不受問題困擾,那就採取一些行動使他能親身體驗到問題。 一旦遵循了下面這樣一條簡單的原則,問題就煙消雲散了。 為了改變局面,試著把責任歸到自己身上——哪怕只有一會兒也行。 == 第13章 隧道盡頭的燈光 ==== 第五部分 問題來自哪里? == 第14章 詹妮特·賈沃斯基遇上了混蛋 來自於“人的天性”的問題是最糟糕的,因為有以下兩方面原因。首先,因為問題的根源看起來很遙遠,人們覺得無力解決問題。的確,人們常常把問題歸因於天性,以逃避解決問題的責任。“ 第二個原因在於天性本身總是無動於衷。當人們能把問題的根源歸結到人的身上,或者歸結到一件真實的物品、一個真實的行為上的時候,總有機會找到可行的解決辦法。通過接近問題的根源,瞭解這一根源誘發問題的原因,我們就可以消滅問題或找到辦法減輕問題。但是天性的特點就是它自身不具有動力。如愛因斯坦所言:“人天性狡猾,但並無惡意。”正因為天性對人們和人們的問題漠不關心,它拋給人們的問題最難解決。 == 第15章 麥特茲錫恩先生解決了問題 大多數情況下,問題的根源在你自己身上。 惡棍原來是英雄,而英雄,也就是你,原來是惡棍, == 第16章 找事讓人做的人和領賞的人 這個問題來自哪里? 每當我們看到一份大規模群發、充滿官僚主義色彩、聲色俱厲卻又沒有實際內容的材料,總覺得好像面對著一個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問題。或者更準確地說,問題其實來自於它本身。 解決問題的過程、人員或者機構自身也可能成為問題。 如果今天你屬於解決問題的一方,明天就可能屬於製造問題的一方。” “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做事,另一種人製造出事來讓其他人做。遠離那些找事讓別人做的人,你就能好好過日子了。” == 第17章 考試和其他謎題 問題的根源對解決問題來說常常是很關鍵的。 只要這樣問一問,就能巧妙地躲過問題: 問題是誰出的? 他想對我做什麼? 很多通常稱作“問題解決”的情況其實是“解謎題”。謎題故意設計得有難度,但也暗示題目背後有一個出題人。你一定知道,如果謎題沒有一點不尋常的困難之處,出題人就不會把這道題拿出來了。 對於一個沉浸在問題解決思維模式中的人來說,顯而易見的解決方法無異於當頭一棒。 ==== 第六部分 你真的想解決問題嗎? == 第18章 不怕累的湯姆被玩具耍了 認為自己碰到了問題是由感覺決定的。當你認為自己碰到了問題,就是真的碰到問題了。但是要知道問題是什麼,那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當然,很多遇到問題的人覺得自己知道問題是什麼,不過他們經常是錯誤的。 在大多數情況下,只要知道問題是什麼,解決問題就是一件非常不值一提的事情。也許之所以學校總是培養出能力不足的問題解決者,就是因為學生們從來沒有機會自己去發現問題是什麼,而是老師說問題是什麼就是什麼,的確如此。 大多數人都接受過學校教育,而且是過量的學校教育,因此形成了一種本能,會緊緊抓住看起來像是“問題”的第一個表述,然後儘快“解決”它,因為大家都知道,在考試中,速度很重要。還有就是集中注意力。所以,當人們走出學校,不再參加考試的時候,卻很難擺脫已經形成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交流不暢不是困難的根源。對於不了解的事情,或者不想瞭解的事情,人們無法有效交流。 無論表面上表現得如何,在你提供他們所要求的東西之前,他們極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 第19章 佩興絲的計謀 == 第20章 一項優先任務 人們永遠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考慮到底是不是想要它,但永遠有足夠的時間去為之後悔。 然而,即使真的想得到解決方案,人們可能沒有注意到,每種解決方案都伴隨著不可避免的額外後果。 人類的一種傾向——習慣化,即當一種刺激重複出現時,人類對它的反應逐步遞減。習慣化使人們能忽略環境中恒定不變的東西,從而簡化自己的生活。當人們生活的小環境中剛出現什麼新事物時,刺激性是非常強的。如果它停留一小段時間,既不製造危險也不創造機遇,就會變成“環境”或者背景的一部分,最終被完全剔除出去。 魚總是最後一個看到水的。 在人們思考問題的時候,已經習以為常的事物總會被忽略,不納入考慮範圍。只有當解決方案出現、那些習慣了的因素被移除的時候,人們才會感到震驚。 完全投入到問題中的時候,問題解決者還有可能忽視另外一件事情。在為解決問題而驚歎不已的時候,你可能會忽略自己是不是能在道德上支持某一解決方案。一個人眼中的罪行在另外一個人眼中可能是美德。 對自己要忠實。 在這件事上,為了忠於自己,必須在接近一個解決方案,甚至是一個問題的定義之前就考慮到道德問題,並拋棄掉感性的因素。這一類的考慮永遠不會浪費時間。因為,無論在從業者看來解決問題是多麼引人入勝,這永遠不是一項道德中立。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你的灯亮着吗?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的灯亮着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