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的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2019-02-13 看过

【藏书阁打卡】

这本书对我而言很难读,我只是读了一点皮毛,记录了一些并不深切的思考碎片。

在阅读之前,我心想着我国的边境问题,然而阅读时却常在思考我国的女权主义。弗雷勒谈到,“在受压迫者进行抗争的初期,他们会在压迫者的身上看到其作为‘人’的楷模”,这难道不正是一些田园女权主义的思维模式吗?女权主义不是女性要取代男权主义社会中男性的地位,而是“人们联合起来彼此解放”。弗雷勒经常提到“对现实进行批判性觉察”,觉察不易,批评性觉察更加艰难。另外,弗雷勒谈到“在文化侵略中,重要的是,被侵略者是以侵略者的观点而不是以他们自己的观点来看待其现实。侵略者的价值观因而成为被侵略者的准则”。我觉得这一点非常艰难,革命领袖中肯定有民粹主义者,民众中肯定有(也许是大量的)视现实为静态的,而不认为现实是过程中的与转化中的,革命领袖与民众要如何觉察所谓的民众的需求呢?无论哪些方面,都深觉革命尚未成功,社会的革新恐怕不会有其最终的状态,我们永远处在动态的过程中。

还有,我的苦读小伙伴E提醒我,很有趣地,弗雷勒在本书中谈到了“爱”。读到结果时果然读到,弗雷勒将爱、谦卑与信心视为受压迫者教育学的基础,他赞美了格瓦拉的“爱与沟通能力”。对于“有勇气去爱”,他的解释是“这种爱不是去顺应一个不公的世界,而是为了人们的解放去改造这个世界”。看,连“爱”都不容易呢!

虽然我很希望这本书的写作可以有某种改进以使得渣读者如我更容易读下去,但是我觉得这样的书存在就是一种意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受壓迫者教育學-卅周年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受壓迫者教育學-卅周年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