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冷香飞上诗句
2019-02-13 看过

堪称目前所读过的诗词鉴赏类书籍中最令人失望和生气的一本,市面上那些挂着赏奇析疑的羊头卖着无病呻吟的狗肉的畅销书,尽管矫揉造作,尽管空洞无物,好歹还能把自身姿态放低,不像该书充斥着令人咋舌的偏见和自以为是的无知,还摆出一副“举世皆浊我独清”傲睨古今的样子。枉费我花时间在这所谓的“才子之书”上,想不到三联书店也有欺骗读者感情的时候。原本抱着好奇心,想一睹一位中文系出身的前辈究竟如何臧否古代诗人词人,结果字里行间独断专行甚至不无蛮横,狂妄刻薄之言多,温柔敦厚之调少,也不知是自身性格使然还是心态上果真已经老了,这种狂妄劲儿半分都欣赏不来。更难以理解的是,这些戾气太盛的文字居然出自一个55年的中老年人之手,到这个愈发浑成的年纪本该让人看到不同于年轻气盛时所写出的东西,可惜真没有……

本书分为上下两卷一共四编,上卷两编分别为唐诗宋词的整体概况,下卷两编则是唐宋大家的逐一评说。而实际上上下卷的内容重合之处不少,有种东拼西凑匆匆整理成书的零散感。全书不时强调“诗为心声,词乃情物”以点明主旨,但逐篇读下来会发现作者自己都无法很好地诠释这八个字,不过是在刻意重复概念罢了。作者主观太甚,好恶分明,标准单一,沉溺于一个“情”字,对“诗言志”的传统不以为然,偏好婉约词而轻视豪放词,喜欢者就捧上云端,厌恶者则贬入地狱,几无客观与理性可言,更遑论敬畏之心。

唐诗诸家里,对刘希夷、李贺、温庭筠和韩偓可谓不遗余力地赞美,尤其是温、韩二家,可谓过度拔高,认为前者心地纯粹透明,无心于仕途官场,后者是曹雪芹的知己,《香奁集》是《红楼梦》的先声,则纯属主观臆断了。就温庭筠而言,在史料记载中完全就是“文人无行”的典型,醉心于仕途经济,也长于献媚讨好,奈何生性轻狂,得罪丞相令狐绹又得罪微服出巡的唐宣宗,才把一生仕途断送,作者不细加考证便信口开河,是很容易误导读者的。李白杜甫这样的诗坛巨星尚不能全然进入作者法眼,而在后世有“泰山北斗”之誉的韩退之,在其笔下俨然成了“妄人”一个,“其智不高,其心也小”,诗文更被贬损得一无是处,叫人当真为昌黎先生一大哭!也不知作者是哪儿来的勇气,敢对先贤如此傲慢无礼?是梁静茹给的吗?

而宋词诸家,得以与南唐李后主一般青眼有加的,也只有柳永、贺铸与李清照了。作者有意向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观点发难,对温庭筠和柳永都进行了大篇幅的“翻案”,唯独对李后主,只怕比王氏爱得更为深沉。作者肯定温、柳在词史上的地位和贡献没有问题,但近乎盲目的推崇便不足取了,温庭筠上面已经提及,而关于柳永,作者指出其艳词与欧阳修之区别在于后者物化女性,而前者把女性当人看这一点可谓相当精准,可惜又出现了褒扬起来毫无节制的老毛病,甚至不惜踩苏轼一脚加以成全——“柳永的了不起,岂是苏轼能望其项背的”,然而说来说去也只会引用《雨霖铃》和《八声甘州》两首常见词作,殊不知最能代表柳词整体风格的作品当属《定风波》(自春来)一类,叫人不得不怀疑作者是否通读过《乐章集》。至于南宋主流词人,只有辛弃疾一人“幸免于难”,其余皆多少“惨遭毒手”。特意翻出其评价白石男神一篇,读后脑海里立马蹦出“bullshit”一词,我担心是否自身粉丝滤镜太厚,又认真地读了一遍,对其观点仍旧难以苟同。王国维再不喜南宋词,对白石也不得不给出“犹不失为狷”的评价,到了作者这里便只剩下“为赋新辞”。诚然白石的词作有其人生经历与自身性格造成的局限性,但说白石词少真性情,恐怕是没能看到清苦的背后一颗敏感而克制的心,以及那些无法言说的疼痛与无奈吧。而张炎在作者眼中就更不堪了,词作饱受挑剔,其仕元一事更成为被一再攻击的靶子。

若论诗词鉴赏能力,我自问远远不如作者,但作为诗词爱好者,诗人词人们的历史地位和文学成就我还是略知一二的,因此对于此等有失公允又缺乏温情的鉴赏读物实在反感至极。主流的诗词学者那套“以政治寓意穿凿言情诗”的评价标准固然有其时代局限性,但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岂不是又落入了另一种偏狭?为喊出高论而大发厥词,为标新立异而不懂自谦,说实话是很遭人厌恶的。

当然,该书并非没有优点,语言凝炼,表达流畅,佳句迭出,比如“权力是枭雄的春药,又是文学的毒药”,在诗词解读上提供了另一种视角,较往常那些平庸俗滥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叫人眼前一亮。真知灼见也偶有闪现,例如分析元稹与李商隐诗作的不同,认为“情无高低优劣之分,然诗有深浅幽白之别……但元稹的悲怀日常而浅白,义山的情诗沉潜而幽深。不同的风格,源自不同的个性,不同的禀赋”;又如对王维与杜甫诗歌的认识,指出“王维之所以空而不灵,并非空得不够,而是空得无情。空,必须有情垫底,方得空灵。比如,杜诗的精彩,不是精彩在家国情怀,而是精彩在真情绘色”。但其“嬉笑怒骂皆由我”的任性姿态类似于现在的宫斗爽剧,看时过瘾,而后索然。如果对中国古代文学史缺乏了解,本身也没有多少诗词积淀的,还是不建议一读,免得把偏见当真理,误入歧途那就得不偿失了。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唐诗宋词解:诗为心声,词乃情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诗宋词解:诗为心声,词乃情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