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Fashion, Low Art

mia__gao
2019-02-02 看过

“在爱情漫画中肤浅而扁平的爱情和其他任何爱情一样有效”,这是《波普艺术》里对Lichtenstein作品的解读。我们热爱美丽的东西,不动脑子的快乐,和简单的感动。这对八大艺术类型都凑效,我们听流行歌也爱交响乐,没有人能接受每天阅读严肃文学而不看通俗小说,更别说电影戏剧了。《波普艺术》从上帝视角说明了这个“艺术”真谛。

Roy Lichtenstein, We Rose Up Slowly, 1964.Oil and magna on canvas, overall 174 x 235 cm. Museum für Moderne Kunst, Frankfurt am Main.

“只要有人把艺术推向神坛,总会有人乐于将它拉下来” ,说实话我不太认同这点,除了热爱战斗的一群艺术家,还有一群人沉迷创作纯粹就是为了好玩。不仅要让自己觉得好玩,也要让看的人觉得好玩。书里通过教科书的方式陈列了波普艺术的历史:一切的起源都必须要非常严肃,所以艺术史学家们将一群1940-50年代的英国艺术家总结为波普艺术历史的开端。"他们通过质疑需要提升艺术的社会中的地位这个理念,开始沉醉于美国大众文化的视觉刺激和发自内心的活力。"

Roy Lichtenstein, Masterpiece, 1962.Oil and magna on canvas, 137.2 x 137.2 cm. Agnes Gund collection, New York.

1956年,自称“独立团体”的艺术家组织在伦敦Whitechaple Art Gallery举办了名为“This is Tomorrow”的展览。展示了《七年之痒》里的玛丽莲梦露,科幻电影《紧急星球》里的机器人Robby,还有啤酒的海报。

战后的英国,甚至真个欧洲都进入了萧条时期。彩色电影,英俊美丽和俗气的爱情都是不爱国的表现。这时候的美国有猫王,米老鼠和《花花公子》,人们自然会把注意力放到闪闪发光的东西上。波普艺术的开山鼻祖Richard Hamilton写道,

“《花花公子》杂志中的当月玩伴的活页海报为我们提供了最接近绘画中宫娥的当代等价物。汽车车身设计师比任何艺术家都更好地理解了这个太空时代的象征。社会评论留给了连载漫画和电视。史诗已经成为某种电影的代名词,英雄的原型被深深地埋藏在电影知识体系当中。如果一位艺术家还不想忘记初心,那他就不得不从流行的艺术中盗取灵感,来重新获取本该由他集成的意象。”

Andy Warhol, Green Coca-Cola Bottles, 1962.Silkscreen ink on synthetic polymer paint on canvas, 211 x 144.8 cm.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David Hockney, “Christopher Isherwood and Don Bachardy,” 1968

傲娇代名词王尔德写过,一切艺术都是无用的。关于这点,当然很多人都有意见,不过难看的的艺术绝对是大多数观众无法买单的。特别是要主动掏腰包买单的时候。所以当Andy Warhol决定要好好赚点钱的时候,他把工作室和街头生活搅和到了一起。他开了叫“工厂”的小作坊,谁都能来做客。Claes Oldenburg1961年在曼哈顿租了一个店面,出售小饰品,小雕塑和吃的。这样他喜欢的创作对象就会经常主动跑到他面前来,充当模特,表演吃冰淇淋,买东西,评价他售卖的物件儿。

Claes Oldenburg and Coosje van Bruggen, Spoonbridge and Cherry, 1987-88. Stainless steel and aluminium painted with polyurethane enamel

我们在今天大概都觉得,玛丽莲梦露是俗气电影的代表,这个印象因为她过于性感而深深地植入在了我们的常识里。而奥黛丽赫本则是优雅,高级的代名词。

Mimmo Rotella, Marilyn, 1962. Torn posters, 125 x 95 cm. Maria Cohen collection, Turin.

最近我重看了一系列奥黛丽赫本的电影,《窈窕淑女》,《龙凤配》,《偷龙转凤》和《甜姐儿》。大概讲的都是一个美女如何被重塑,建立自信,获得爱情的故事。最重要的是,大部分电影里,她都从一个土妞儿,被巴黎时尚产业认真打造了一番之后,走上了时尚的巅峰,获得了爱情。获得了爱情,这一点是最重要的。变时髦之后,她基本不需要任何额外的努力,只要快乐跳舞就可以获得爱情。就是这么简单。

时尚不是简单的好看,还要反映社会风潮,所以赫本打扮成了小男孩,书呆子,小秘书,但最后都需要有一个美丽的裙子,带她走向王子的怀抱。虽然很蠢,但是我看得超带劲。

就像Wayne Thiebaud的小甜点们,还有Wisselmann的大珠宝,都是甜蜜毒药。书里对现在被评为大师的一群人,David Hockney, Keith Haring, Cindy Sherman, Jeff Koons 都有提及,以上帝视角普及了关于波普的框架,让你知道除了好看之外,他们意味着什么。

Tom Wesselmann

Tom Wesselmann

Tom Wesselmann

Tom Wesselmann, Still-Life #30, 1963.Oil, enamel and synthetic polymer paint on composition board with collage of printed advertisements

Richard Estes, Welcome to 42nd Street (Victory Theater), 1968. Oil on masonite, 81.2 x 60.9 cm.The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Michigan.

很快这种玛丽苏类型的艺术也遇到了瓶颈,大概所有艺术最害怕的就是无聊和套路。“波普艺术所表现的意象起初看起来是革命性的,因为它们是人们生活中司空见惯的,而讽刺的是,如今波普艺术本身也变成了司空见惯的东西”。

Wayne Thiebaud

Wayne Thiebaud

Wayne Thiebaud

这本书不是用来让人钻研艺术史的,但看过会发现很多欣赏作品的角度,作品里面的有趣之处也都会像泡泡一样浮出水面。不妨把它当做一本杂志来阅读,每天给你一点eye candy。

2 有用
0 没用
波普艺术 波普艺术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波普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