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记 昆虫记 8.6分

生如行舟

懒惰是有惯性的
2019-02-01 看过

周作人说:“见到这个'科学诗人'的著作,不禁想起往事,羡慕有这样好书看的别国少年,也希望中国有人来做这番编纂的事业。”

可惜小时候没看《昆虫记》,但长大了再看,还是觉得好看。

法布尔写动物,像写家里的客人,他用好奇地仔细观察的眼睛看着它们,昆虫在他的笔下,有千种性情,万般人生。

他写蝉饮树的汁液:“它纹丝不动,若有所思,完全沉浸在琼浆和歌曲的魅力之中”,好像是种豆南山下的陶渊明,怡然自得中,悠然见南山。

写雄螳螂的伤口:“如果在强行挣脱之前不把刺到肉里的弯钩拔出,就会被划得一道一道的,如同被玫瑰花的刺划过一样。”像“玫瑰花的刺”——这个比喻很浪漫,对于雄螳螂来说,被玫瑰花的刺划过是甜蜜的, 因为代表和雌螳螂的爱情到来;对法布尔来说,螳螂和爱情一样可爱。

写劳作的蟋蟀:“如果它偶然感到疲乏,便回在未完工的房门前休息片刻,将头露在洞外,触须乏力地抖动几下,然后又回到洞里,继续用钳子和耙子劳作。”好像只要看到了它们感到疲惫的样子,你就不忍心再把这些生物看作没有情感的一伙了,因为它们疲惫的样子使你能想到无数在田间劳作的人也是这个面目。

写《胡

...
显示全文

周作人说:“见到这个'科学诗人'的著作,不禁想起往事,羡慕有这样好书看的别国少年,也希望中国有人来做这番编纂的事业。”

可惜小时候没看《昆虫记》,但长大了再看,还是觉得好看。

法布尔写动物,像写家里的客人,他用好奇地仔细观察的眼睛看着它们,昆虫在他的笔下,有千种性情,万般人生。

他写蝉饮树的汁液:“它纹丝不动,若有所思,完全沉浸在琼浆和歌曲的魅力之中”,好像是种豆南山下的陶渊明,怡然自得中,悠然见南山。

写雄螳螂的伤口:“如果在强行挣脱之前不把刺到肉里的弯钩拔出,就会被划得一道一道的,如同被玫瑰花的刺划过一样。”像“玫瑰花的刺”——这个比喻很浪漫,对于雄螳螂来说,被玫瑰花的刺划过是甜蜜的, 因为代表和雌螳螂的爱情到来;对法布尔来说,螳螂和爱情一样可爱。

写劳作的蟋蟀:“如果它偶然感到疲乏,便回在未完工的房门前休息片刻,将头露在洞外,触须乏力地抖动几下,然后又回到洞里,继续用钳子和耙子劳作。”好像只要看到了它们感到疲惫的样子,你就不忍心再把这些生物看作没有情感的一伙了,因为它们疲惫的样子使你能想到无数在田间劳作的人也是这个面目。

写《胡蜂》的两章最精彩:

“可是现在,死亡开始侵袭整个蜂群,而且没有任何明显的原因。一只工蜂在阳光里,一动不动地附在一片巢牌的斜坡上。它身上毫无不适的征兆。突然,它掉落下来,仰面朝天,腹部抽搐了一阵,腿脚蹬了几下,然后就停止了活动:它死了。

……那些工蜂会猝死,他们来到巢牌表面,任自己滑落,仰面掉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似乎被雷点击中了一般。他们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当发条松开最后一圈的时候,机械就停止运转了。

一开始,这群胡蜂们各司其职,兢兢业业,在但繁荣之下,瘦弱的幼虫不断被清理,之后幼虫开始出生,但是晚熟的幼虫们被抛弃。工蜂们一直都会吃一些幼虫,但随着严寒到来,最后整个胡蜂王国成为了其他猎食者的餐桌。

蜂窝如纸片般坠落,不管这个王国曾经因为想要生存延续,有否过无私奉献和种族相残,最后都消逝了。犹如《百年孤独》最后的一阵狂风吹走了一整个村庄。

法布尔对于昆虫的观察是细腻的,谈起的语气也是平等的。

但有时候他会接受到家人谴责的目光,因为他又干预了一只昆虫的生死。他在昆虫身上做实验,虽以爱怜的语气谈及,但仍免不了割去它们身体的某部分,以做控制变量的实验。

柔软和冷硬同时在一个昆虫学家身上出现——法布尔说着“我很想知道”,而当他插手干预后,他说:“第四天,我不想看到的结果出现了,那只幼虫死了。”

即便如此,他仍是一个好昆虫学家。他亦是一个好作家。

好作家眼中的自然景色是这样的:

“我很快乐地跑到家附近那座小山上去玩。那里被童年时代的我当作是世界的边缘。在那座山的山顶上,长着一排树,它们经常被风吹得东摇西晃,有时甚至要挣扎着离地而去的样子。从我家的窗户往外看,它们是那么饱经风霜的一群。无数次,我看见它们在暴风雪中忍受折磨,很想去近距离看看它们。”

“积雪覆盖的山顶,小鸟们的星形爪印清晰地印在白雪上面。”这样的优美的语言,是受诗人维吉尔和贺拉斯的影响。

看科学家写的书,很容易被感动,他们通常有着赤子之心,回忆小时候,对于昆虫了解的开始,法布尔说:“神父无意中说出的一个词为我打开了一个世界大门。那里万事万物都有自己亲切的名字,如浩瀚烟海一般。”

于是,生如行舟。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昆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昆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