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的兴亡

木子南
2019-01-31 看过

一部以纳粹德国(希特勒及其党徒)的兴衰历程为核心的二战史。希特勒是通过合宪手段上台的,他在真正踏上从政之路前便深知演讲在政治中的重要作用,并在此后借助话语的力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以扭曲现实规律为意志的力量是不可持续的,一时之胜也许只是命运一时的眷顾。好在希特勒只是徒有话语和意志的幻觉,并不懂得军事和经济。

希特勒的上台并非是他个人意志冒进之果,实则极度契合了一战后作为战败国的德国整体对于一个强大、兴盛、统一的国家向往。希特勒代为实践了这种强国梦想。作者在书中用不少的篇幅讲述德国国内在第三帝国期间始终存在的推翻希特勒的密谋,他们错过许多次时机,最终还是以失败结束。除了密谋团体缺乏强有力的领导等原因外,最重要的是他们其实潜在地认可希特勒对德国的贡献,甚至在与英美私下谈判时,也要求英美在他们推翻希特勒后、认可希特勒扩张的德国领土版图。

书中描述的很有意思的一组关系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互称元首和领袖,彼此交织着仰慕与鄙视的情愫,又时时唯恐对方抢占自己的风头。之前一直以为俩人是齐名的,阅读此书才知道墨索里尼面对希特勒多时还是怂的,意大利军队也比较不堪一击。墨索里尼总是在抱怨和咒骂后又接受了希特勒的洗脑,而希特勒却明知墨索里尼的实力仍对他恭敬有礼。

书中与自己职业相关的一处是《泰晤士报》当年为绥靖政策唱赞歌的社评。这份赫赫有名的报纸也曾为第三帝国的侵略卸责美化。社评的站位是有历史来检验的。

书中提到了惨无人道的各种灭绝与屠杀行径。印象最深的是一位战后受审判的上尉,他说,自己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毫无感觉,“我正是按照这种方式训练出来的。”想到那句“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写诗的是人,杀人的也是人。

一个疑问是纳粹战犯似乎受到刑罚的很少,很多还获得了减刑。作者在注里记载了大量的类似判例,但没有给出整体的解释。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三帝国的兴亡(上下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