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顶级富婆鄙视链:4星|《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一个耶鲁人类学博士的上东区育儿战争》

左其盛
2019-01-17 看过

作者有人类学的学术背景。书中讲作者在曼哈顿上东区混入妈妈群后的观察体验。基本的观点是:这里的富豪妈妈群有自己比较独特的规则,轻易不接纳外人,群内也有严格的鄙视链,每个人都非常在意自己在鄙视链上的位置,因为身材容貌服装子女丈夫等各种问题经常陷入焦虑。

作者讲述观察到的情况的时候,不时引用学术方面的观点,跟原始部落比较,跟灵长类动物比较,都挺有意思。

本书不算严肃的学术著作,不过依旧是难得的了解曼哈顿上东区生活的资料。

以下是书中内容简介:

1:为了给孩子换一个好的学区,卖了纽约曼哈顿下东区的联排别墅,换成上东区的小公寓;

2:换公寓的时候发现买上东区的房子的门槛特别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如果买的是合作公寓,需要经过一个公寓的委员会评审决定是不是卖给她房子,委员会需要她提交详细的资产证明,会问各种问题,可能会无理由拒绝一个卖家。共有公寓则宽松许多;

3:作者买房子过程中,发现上东区的房子外面看特别高大上,进去后则显得老破小;

4:然后作者开始给两岁的儿子申请托儿所。结果发现上东区从托儿所开始就面临激烈的竞争,不是仅仅花钱就能上好的学校。最后一所好托儿所可能是因为作者丈夫的姐姐的关系,接收了作者的儿子;

5:作者随即进入上东区妈妈们的世界,发现这里等级森严,送孩子上托儿所的妈妈们一般都穿戴特别高档,有豪车和专职的司机接送,看不起作者,不跟她说话,她的孩子想找个玩伴也都碰了软钉子;

6:一次聚会中一个顶级富豪跟作者聊了一会儿,由此作者才被趋炎附势的妈妈们接受,儿子终于可以有玩伴了;

7:作者逐渐入乡随俗,斥巨资买了一个爱马仕铂金包以免被人歧视;

8:作者43岁的时候怀了第三胎,6个月的时候胎儿出现情况被迫手术流产,此后感受到许多有类似经历的妈妈的关爱;

9:作者一家最终给孩子们选择了更开放的曼哈顿上西区的学校,因此搬到了上西区。

总体评价4星,非常好。

以下是书中一些内容的摘抄:

1:我学到的知识告诉我,以狩猎与采集为生的族群,生活方式如同人类的老祖宗——集体养育孩子。母亲、姐妹、侄女、外甥女,以及其他同族的人,组成庞大的人际网络,所有人一起照顾他人的孩子,甚至帮忙哺乳,有如亲生。P2

2:我母亲在密歇根带大我和我弟弟时,也有类似的人际网络提供协助。我家附近住着十几个邻居妈妈,那些全职的现代家庭主妇扮演着亲族的角色。母亲如果得去办点事,或想小睡一下,邻居妈妈会看着我家的孩子。P3

3:在这一连串的摸索过程中,我的心得是:在曼哈顿岛上为人母,已经是在“岛中之岛”生活,而上东区的妈妈们,又自成一个小圈圈。上东区妈咪组成一个秘密社团,有自己的游戏规则、自己的仪式、自己的穿衣风格,以及四季避暑与过冬的迁徙模式。对我来说,那是个全新的世界。P12

4:我发现这群野心勃勃的贵妇的另一面,是极端的焦虑。她们承受着不能踏错一步的巨大压力,必须当完美的母亲,完美的社交对象,完美的衣服架子,还得当完美的性感女人。为了完美,她们投注无数时间与精力,许多人濒临崩溃。P18

5:上东区小孩过的生活,不论从任何人的角度来看,都非同寻常。他们平日出入有司机、保姆陪同,还会搭乘直升机到汉普顿度假。两岁大的孩子,必须上“正确”的音乐课程。到了三岁的时候,就得请家教,准备迎接幼儿园的入学考与面试。到了四岁,不会游戏的孩子得请游戏顾问。P15

6:曼哈顿负责买卖公寓的房产中介专为女性服务,那是女人的世界,上东区尤其如此。人要衣装,衣服会说话。卖方中介所穿的衣服,让外界知道她的客户有多尊贵。买方中介所穿的衣服,则要在气势上压倒卖方中介,她的形象,代表着客户的形象。P38

7:每一栋楼都有电梯服务人员帮你按楼层。然而不管是“理想楼盘”、“优秀楼盘”或“白手套楼盘”,等级都不如“高级楼盘”。“高级楼盘”可能和其他等级的楼盘位于相同街区,基至外观也一模一样,但"高级楼盘"要求你付巨额首付款,而且不能贷款。想买的人,必须证明自己的流动资产至少是房价的三至五倍,基至是十倍。P41

8:我们这次准备买房的钱,足以买有游泳池的豪宅。然而在上东区,只够买间破破烂烂的小公寓。每一间房子都一样,都位于公园大道、麦迪逊大道或第五大道等"尊荣"的地址,大厅都很豪华,闪闪发亮,还有人帮你开门,但上去之后······我每次看到房子内部都差点昏倒。上东区全身名牌的女人们,都住这种鬼地方吗? P44

9:我身边所有的女性,不管是有孩子的中介,或是我看的房子的业主,或是上东区朋友的朋友,她们每天谈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上哪所学校。她们会用孩子的年纪与校名自我介绍。P47

10:很多在曼哈顿租房的人,对我隐瞒自己的房子是租的,或至少不会到处宣传,因为租房子就是低人一等。租房子的人是次等人,意味着漂泊不定。P49

11:合作公寓的住户,没有谁真正拥有公寓,只拥有“股份”——公寓面积较大的人,一般拥有较多股份。谁的股份多,说话声音就大。想买合作公寓的人,几乎毫无例外,一定得先接受委员会面试。先生和英嘉事先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委员会面试时什么都可能问,而且可能毫无理由就拒绝你的申请。P50

12:不管那栋公寓属于哪种公寓,申请书很长,而且巨细靡遗。我和先生得把自己的个人资料通通公之于世,包括我们的信用卡号码、大学GPA(平均成绩点数)成绩,以及我们两个,我们两个的父母、我们两个的小孩念过的每一所学校。P59

13:东区比我想象的还古板,还正式。我第一次到转角的杂货店时,发现自己穿得实在太随便,居然套上牛仔裤和木屐就出门了。杂货店里所有的女人都盛装出席,花枝招展,虽然那只是一个平日周二的早上十点。所有的女人仪态端庄,一双靴子不晓得要几万,P64

14:为了未来可以进高级的私立学校,先在托儿所卡位;但没想到在上东区,抢托儿所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不管是普通的,或是顶级的,通通都一样。P69

15:这一派的学者认为,孩子是小帮手和保姆,可以让母亲休息与恢复体力,母亲才有办法养大他们,接着生出更多孩子。一起帮忙养孩子的人不是男性伴侣,而是孩子。其他的人属动物消失在地球上时,现代人类却活了下来。儿童期是拿来工作,不是拿来玩的时期。P80

16:西方做了和进化结果相反的事,结果就是母亲身处特殊的生态、经济与社会环境。无忧无虑的童年是富裕的现代西方发明出来的东西,照顾孩子、陪伴孩子主要是母亲的责任这种观点,也是现代的产物。人们认为母亲除了要负责让孩子活过婴儿期,也要负责他们整个童年期的幸福安康,甚至为他们一生的成功负责。P82

17:但我能怎样?其他妈妈又能怎样?我们只能任由托儿所宰割。感觉得出来,那些托儿所的人,很多眼睛长在头顶上,盛气凌人,但事实上他们只是一些小人物。大家之所以都得求他们,完全只是因为托儿所不足,僧多粥少。P87

18:在被排挤的那段时间,我的身体变得很差——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恍恍惚惚,觉得脱离现实,脑子和身体分家,接触不到身边的人。一天晚上,我告诉先生这件事,然后才想起自己以前念书的时候,读过这种症状。我碰上了文化冲突——人类学家、国外的交换学生,以及进入贵族大学的穷孩子,都会被这种症状所扰。P92

19:本来觉得这个邀约有点奇怪,也太奢华了吧,结果保姆莎拉告诉我,在儿子的学校,每个人都有私人飞机。儿子接到邀请,是因为每个孩子讨论自己的哪架飞机有什么优点时,只有儿子一个人说家里没有飞机。特莎因为可怜儿子,才邀他一起搭飞机。P95

20:最后,上帝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救了我。要是我把以前学过的东西记牢一点,我原本可以在上帝救我之前,就先扭转自己的命运。许多人类以外的母灵长类动物在身处困境时,就是靠这一招拯救自己:通过引起高阶层雄性的注意。P99

21:感觉上,怀孕在上东区是一场比赛,比谁怀了孕还依旧最瘦、身材最好、最时髦。换句话说,如果怀孕了,你得表现出一副完全没怀孕的样子。就算是怀孕,你依旧得自动自发遵守严苛的标准,让自己美艳动人,不会因为怀孕就享有特权。P140

22:西方世界的富裕母亲生完孩子后,几乎毫无例外都会给自己强大的身心压力,“一定要回到生孩子之前的身材”。这句话听起来是如此熟悉,如此乐观向上,也如此无视现实,如此残酷,就好像这种事真的有可能一样。P144

23:他们梳妆打扮,他们身边全是任君挑选的超级美女。不止一位来自欧洲的女性朋友告诉我,纽约男人在派对上,或跟你共处一室的时候,感觉永远都在看你后方的人。他们在看下一个女人是不是更好、更漂亮、家世更显赫。我猜纽约女人会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这个原因。P163

24:坎迪斯是对的。上东区没有“低调”这回事。不管有没有男士在场,女人花了无数小时在Physique57与SoulCycle锻炼出来的身材,必须搭配高级服饰,以及浓妆艳抹的脸庞。发型必须完美,但不能看起来刻意整理过。每一个人脸上毫无皱纹,头发整整齐齐,随时都能近距离拍照上杂志。P172

25:由于展露敌意可能招来危险,散发竞争信号的代价又高昂,学界目前认为雌性的哺乳动物,包括灵长类动物,经过千万年后学会“以不受侦测的方式”竞争。也就是说,她们不会施加肢体暴力,但会通过组成小圈圈,以及散发巧妙信号与非肢体的威胁,用社会压力霸凌其他雌性。P178

26:每次我参加这种全是女人的早餐或午餐会,都会想起灵长类动物帮彼此梳毛的行为——卷尾猴、吼猴、狒狒会帮忙整理“朋友”的毛,有时一整理就是数小时。它们花时间待在一起,亲密地触碰彼此,以强化彼此之间的关系,为未来的结盟铺路,这种结盟有时甚至可以救命。P198

27:也因此好几名女性告诉我,妻子会有“年终奖金”。这种奖金有的会在婚前协议书里明白写好,有的则是丈夫很大方时会发放——也或者丈夫可以随便找理由不给钱。这种事在太太的社交圈里是公开的秘密, P204

28:从人类学的角度来看,那群有钱的女人似乎是够幸运,但同时她们也被关进一个性别隔离的世界,只能担任次要董事会的董事,只能出席慈善早餐会与午宴,只能和孩子的同学家长社交,整个暑假只能待在汉普敦的避暑豪宅。上东区的上流社会女多男少,男人很珍贵,资源也都在男人手中。P206

29:不过,在我观察周遭的母亲后,我发现相关研究是对的:太多选择会带来压力。人们面对三四个以上的选择时,反而会出现负面效应,例如惋惜感、期望过高与失望感。选择越多,负面效应就越大,进而导致焦虑。P227

30:除此之外,上东区的妈咪还面临一个无从解决的三重诅咒:卡路里的限制、雌激素的下降,加上如影随形的失眠问题。我访问过的每一个家有幼子的女人,全都被这三件事同时轰炸。P230

31:以我研究的瘦到皮包骨的中年女性来看,下降的雌激素的确会让人侵略性大增。P233

32:然而,酒精还不足以协助女人克服最大的焦虑。上次去过瑞贝卡家后,我发现众人最大的焦虑是自己得仰人鼻息,靠别人生活。我每天和周遭的上东区妈咪一起吃饭喝酒,我观察她们,听她们讲自己的遭遇。我发现很多人的人生,以及她们的幸福快乐、她们存在的价值,都得仰赖她们完全无法控制的人事物。P238

33:有些女人经济上不只要靠丈夫,还得看公婆脸色。上东区的庞大财富许多都掌握在上一代手里,导致下一代的年轻成人(以及不那么年轻的成人)在面对自己或另一半的父母时矮了一截,举止奇怪,还像个小孩一样。P240

34:我原本以为,失去孩子会加深我与其他女人之间的鸿沟,但却相反,因为她们也曾经失去。P279

全文完


2018左其盛好书榜,没见过更好的榜单

2018左其盛差评榜,罕见的差书榜

2018读过评过的400多本书

本号810篇书评的索引与书单

想跟小编讨论请移步知识星球

更多毒舌书评参见我的公众号:左其盛经管新书点评

17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