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林的马克思”or“生成态的马克思”?

snow
2019-01-15 看过

“伯林的马克思”or“生成态的马克思”?

伯林为马克思所做的这幅画像超越了妖魔化和偶像化的两极对立,把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放到它的生成环境(政治的、社会的以及更重要的思想的)中去,“将其放到西方及西方以外智识和政治发展的多元化和不稳定的潮流中来对待”(英文版p.268),展现一种理论在其生成态中的鲜活性,从一个根本特征为封闭性的思想体系中发现某种可称开放性和启发性的东西。

伯林指出了马克思思想中决定论与经验论之间的龃龉:马克思从黑格尔那里继承的辩证法(把黑格尔的“精神”的自我运动改造为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构成的经济结构的矛盾运动)基本上是一种先验性的范式,但他早期受到的培训与他的天资又使他倾向于经验主义,所以他几乎耗费毕生精力为他发现的人类社会运动法则寻找经验上的证据,试图“对资本主义的兴起和即将到来的衰亡做出一个完整的描述和解释”(英文版p.18)。

马克思思想中的这两种倾向并非像教条化、公式化的正统马克思主义说的那样亲密无间,伯林把正统马克思主义弄“结实”的那种结合重新给打散了。但这并未影响伯林对马克思思想重要意义的评价,即便马克思的根本结论是错误的(事实上伯林在此书中并未得出这一结论,伯林对“一元论”错误的评价还是他写作此书很久之后才有的),但马克思以决定论形式对经济力量关系的强调,对此后经济历史学和现代社会学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影响,对这个理论的研究和利用已经改变了我们这个时代社会科学的本质与发展方向。

伯林以一个思想史家的“同情之理解”(或他自己所谓的“现实感”)把马克思还原为一个紧跟时代问题的思想家和批判知识分子,而不是把他看成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或研究社会主义的“科学家”,更加不是革命导师,从而使马克思在平等条件下与他同时代的引领思潮者(对手或非对手)进行辩论成为可能。伯林的马克思书写释放了此后多元化书写马克思的可能。

此外,伯林还指出马克思缺乏自省的性格虽然使他的内心世界既不复杂又很安全,却也在导致自身理论缺陷的同时使真正继承他衣钵的“徒子徒孙”及其对手彻底抛弃了自由主义的宽容。

从特雷尔·卡弗为本书写的一篇极为重要的后记里抄几句出来结束这个读后感(事实上这篇读后感基本上是受这篇后记的启发写出来的):

“我认为,对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来说,看到它们随着语境的变化被给予不同的处理和定位,就像伯林实际上所做的那样,将其放到西方及西方以外智识和政治发展的多元化和不稳定的潮流(这既令人赞赏又令人遗憾)中来对待,这样做对其也是有益的。”(英文版p.268)

“马克思可以被视为一位十分重要,事实上也是第一流的学术人物,超越了与布尔什维克主义、冷战、铁幕和柏林墙相关的过时争论,而这正是伯林的真正成就。”(中文版p.351)

“马克思是幸运的,因为伯林写了他——在伯林之后,他就显得不那么教条和固执了,也更能面对多元化的解释,他成了一位更加多变、更具激励性的思想家,值得求知若渴的人来研究。”(中文版p.325)

1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卡尔·马克思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尔·马克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