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错误和失误挺丢人,我忍不住指出一下

[已注销]
2019-01-12 看过

当然不是针对译者,有些是责编的责任,最明显的是哈代写的“第五版编者前言”最后一页直接漏译了一个长脚注,如图所示:

译者或有走神的时候,责编出这样的失误,是极不专业的。[此条或有内情,待考,见回复中的讨论]

下面我举一些极其低端的错误,我认为这本书在加印之前需要好好校对一下,不然类似的错误以后被人一一找出,反而有失大出版社的体面。

1 “前言”,第11页

“vast and impersonal social forces”是伯林的一个著名用语,因为余英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引用,早在中文世界广为人知,impersonal译为“客观”显然是错误的。后面译者又将dispassionate译为“客观”,也是错误的。

2 同前页

不以中文版马恩全集为准倒没什么(虽然我本以为这是一条出版纪律),但“批评化的道德”这样的词显得太不马克思,一眼可知。

3 “前言”,第13页

马克思怎么会忽视“人民”?这里的people是具体的“人”,所以后面的从句引导词是“who”,而不是“that”。下面就讲了巴枯宁等和马克思有争执,或被马克思贬斥的“人”,这些人正是伯林的关注点,伯林何曾关注什么“人民”。

4 “前言”,第14页

伯林二战时在英国驻美大使馆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赢得了政界的广泛赞誉,所以是dazzling career,“体面的工作”云云,显得对伯林的经历一无所知,因为他一开始的职位是普通的。

5 “前言”,第15页

不用说,这里的“理想主义”是“idealism”,我认为当提到青年黑格尔派时出现“理想主义”这个译名是有些业余的失误,使人对这本书的印象大跌。

同一页,“有很多人继续推崇马克思为资本主义的灾难之源”,这句话里的“资本主义的灾难之源”英文里是不存在的,原文是“the scourge of capitalism”,显然是化用了“上帝之鞭”(the Scourge of God)阿提拉的典故。

6 “第四版作者序”,第23页

这个错误之所以值得指出,是因为上文刚说马克思的大量早期文章压根就没出版,何来早期出版的文章?这里显然是说20世纪中期马克思早期手稿逐渐问世,引发了理论家们之间的分歧。这样的错误是不需要核对原文就能发现的。

7 “第一版作者序”,第26页

伯林一辈子在牛津,何来做访问学者一说?fellowship译作研究员即可,对全灵学院的制度或伯林的经历稍有所知就不至于犯这样的错误。

8 “导言”,正文第2页。

这也是全书正文真正的第一页(!),然后我们看看第一句(!)

是“十九世纪的思想家”,不是“在十九世纪”,马克思在十九世纪没有多少读者,书就算出版了也往往销量很有限,这恰是伯林一开篇就指出的事实。

还是在这一页,同一段,

这个错误不知道该去哪里说理,译者就算眼花,难道这本书连个责编都没有?


其余语句不通,句式杂糅之类常见问题举不胜举,而且多半举出来别人也不服气,但这种特别丢人的错误和失误,我建议尽快改正,以免谬种流传。


ps. 确实没有说不要买的意思,比起台译本,也算是各有千秋,我觉得编校不合格是主要问题,希望不要误会。

pss. 伯林还真是蛮可怕的,大家可以自己动手试试这个句子:

「He believed, indeed, that the inner experience to which men appeal to justify their ends, so far from revealing a special kind of truth called moral or religious, tends, in the case of men historically placed in certain situations, to engender myths and illusions, individual and collective.」英文p5

「他相信,人们诉诸于内心的体验来证明自己目标的合理,迄今是通过表明某一特殊的被称作道德或宗教的真理来证明的,这种内心体验,在人们历史地置身于一定情境的条件下,总倾向于产生神话和幻想。」台译本p19

「他相信,人们为了给自己的目标正名而诉诸的内在经验,非但不是在揭示某种被称为道德或宗教的特定真理(在历史性地被置于特定场合的人群中),反而往往会导致神话和幻想的产生(既有个人的,也有群体性的)。」大陆新译本p7

1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卡尔·马克思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尔·马克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