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十字军东征前因后果及其影响

公爵博雅
2019-01-10 看过

最近颇为沉迷有关于十字军时期的历史,相信绝大部人都曾听说过“十字军”这个词,也许并不是很了解,但十字军的历史在整个世界史上地位极为重要(中国大学以前的历史课本基本没有提到十字军,我觉得是很不正确的,也许是因为宗教问题敏感的缘故)。 为何我这么说呢? 首先是因为,长达200年的八次十字军东征(一说九次,即英王爱德华圣战)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也是规模最大的宗教战争。在这期间,欧洲历经了由中世纪向文艺复兴的过渡,实质上便是天主教由极盛走向衰弱的过程。 其次,十字军东征带来的后果延续至今,《阿拉伯人眼中的十字军》中说到,当今中东问题的根源便是“十字军”,十字军给伊斯兰文明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使曾经开放的伊斯兰文明变得畏惧外来文化,变得更为保守,给中近东人民带来深重持久的巨大灾难。 而另一方面,十字军运动期间,两个世界也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英雄,可谓群英荟萃,例如有名的“狮心王”理查德,“红胡子”巴巴罗萨(腓特烈),而伊斯兰那边则有比骑士更骑士的萨拉丁,有世界史上最神秘刺客之称的“山中老人”哈桑(阿萨辛)…… 那么十字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皆起源于1096年,教皇乌尔班二世的呼声。我们都知道在中世纪的欧洲,教皇的权力一手遮天,每个基督徒的受洗、婚礼、葬礼等都要经过教会牧师的仪式,没有教会的允许,基督徒的一切都会变得不合法,皇帝和国王的加冕需要教皇主持,被开除教会的国王会面临整个政权崩溃的危险——失去教籍的统治者,其领地的所有教堂都会关闭,以至于每个基督徒的生活都无法继续,进而导致民众的造反、王权的不合法、政府的垮台。 在英诺森三世时期,教会更是达到了顶峰,英诺森三世曾说∶“教皇是太阳,而皇帝和国王是月亮。”,但在乌尔班二世时期,精神世界的领袖教皇却有一个强劲的对手,那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世俗世界的最高统治者。乌尔班二世时期的神罗皇帝正是当年在卡诺莎受到侮辱的皇帝亨利四世,不同的是,课本没有提到之后发生的事情,那位皇帝后来忍辱负重,终于把乌尔班的前任教皇格里高利七世给软禁,教权一度受到严重威胁,教皇迫切需要一个重建权威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便是圣城耶路撒冷。 我们都知道,耶路撒冷是有名的三教圣地,基督教的耶稣在此死去又复活,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在此得到真主的教诲,加上其又是犹太人古国的都城,耶路撒冷的地位可见一斑。当时,耶路撒冷被穆斯林所占领,每个欧洲的天主教徒都迫切渴望圣城的收复,直接为乌尔班二世号召十字军提供了最佳的历史机会。 十字军们对耶路撒冷前赴后继。第一次东征以穆斯林的惨败告终,十字军一路烧杀抢掠,在攻克安条克城的时候甚至杀光了所有非天主教徒。一向仁慈的教皇唯独在对付异教徒上不会手软,凡是参与十字军的人都会被赦免世间一切罪行,死后升入天堂,因而十字军往往毫无顾忌,对异教徒极为残忍。 而十字军为何能够横行中东?究其根本是伊斯兰世界的不团结,萨拉丁说∶“法兰克人(阿拉伯人对欧洲人的称呼)勇猛无畏,而我们的战士却对圣战毫无奉献之心。”当时的伊斯兰世界充满着尔虞我诈,各大埃米尔(领主)互相征伐,利益至上,在十字军压境之时仍然首先考虑如何对付政敌,如何从兄弟或者父亲儿子手里争夺地盘,最终酿成了第一次十字军的惨剧——前前后后,塞尔柱土耳其的二十万穆斯林大军以及从罗姆苏丹国到耶路撒冷的十万人,还算上埃及来的军队,如此庞大的军团却被五万十字军(实际只有三万人左右,很多人被饿死或者仅仅是老弱病残)给杀得惨败而逃,还被夺走了所有基督教圣地。 但也正是这场教训,伊斯兰世界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团结历程。 反观欧洲。耶路撒冷的收复,使教会的权威空前强化,彻底压倒了神圣罗马帝国,整个欧洲都处于极度的宗教狂热。人们相信,是教会的号召和人们的虔诚打动了上帝,让十字军战无不胜,此后两百年里,十字军从最初的平民十字军到诸侯十字军,到后来的名王会战,甚至英诺森三世期间,有上万的儿童自发组成了十字军……几乎整个欧洲都参加了对异教徒的圣战,从一开始攻击巴勒斯坦,到攻击东罗马的君士坦丁堡(东正教),甚至攻击同为天主教的匈牙利(威尼斯十字军),愈发失去教廷的控制。 十字军逐渐壮大,也变得开始偏离最初的目标,许许多多杀人犯和强盗为了赎罪(包括获取财富),将罪恶转化为屠杀异教徒的所谓“因父之名”。尽管有伊贝林的巴里安、“狮心王”理查德和圣路易这样的高尚人物,但依然不能改变十字军变质后的罪恶本质。 战争与屠杀绝不是耶稣基督所期望的,也许在神圣的天堂,上帝也会为人与人之间的残杀而叹息。 面对一浪强于一浪的十字军,伊斯兰世界也终于开始觉醒。在一代雄主萨拉丁号召的“武力吉哈德”(在伊斯兰面临灭亡危机时号召的武力反抗运动,常被误翻译为“圣战”)下,伊斯兰世界终于从混乱中统一,在哈丁战役一举歼灭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主力,打败耶路撒冷国王居伊,收复圣地。   在历史上,人们对萨拉丁这个人物褒贬不一,他为人正派,光明磊落,却比十字军骑士更富有骑士精神,据说他去世的时候,身边只有五枚金币,他曾为被俘虏的敌人交纳赎金,为战死的部下流泪,为被杀害的百姓悲伤,如果以儒家的标准来看,萨拉丁无疑堪称贤君的典范,甚至连残酷的本拉登与萨达姆都是萨拉丁的崇拜者。 但萨拉丁的“武力吉哈德”依然没有终结十字军东征,他的正直和过度仁慈引起质疑,收复耶路撒冷不久,英王理查德、神罗腓特烈、法王腓力组成了国王十字军再度进犯,除此外,欧洲又继而进行了五次十字军东征,第七次第八次的法王圣路易皆率领了十多万人的军队,企图深入伊斯兰世界的心脏,但最终都被击败。 漫长的宗教战争彻底改变了穆斯林的思维。加上蒙古帝国西征摧毁巴格达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伊斯兰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灭亡危机,他们迫切需要强有力的政权去拯救穆斯林,他们再也不愿意妥协。 《十字军的故事》里提到,穆斯林最终由企望和平走向了以暴制暴,奴隶阶级建立的埃及马穆鲁克王朝取代了文明的阿尤布王朝,彻底改变了萨拉丁留下的温和政策,再度发动“武力吉哈德”,以同样血腥残酷的手段处死战败的十字军,彻底驱逐欧洲人,从此欧洲再也无力发动圣战前往中东,人类历史上最后一场真正意义也规模最大的宗教战争终于宣告结束(后来也发动了许多次十字军,例如匈牙利的白骑士匈雅提圣战,但历史学普遍认为这主要是民族和领土冲突而非宗教冲突)。 然而十字军的后遗症是深远的。它激励西班牙以狂热的手段征服新大陆,粉碎印第安人的信仰;也导致伊斯兰世界开始弥漫起憎恨西方的情绪,成为了后来穆斯林国家近现代化的重大阻碍。 书中提到,上个世纪一名土耳其极端主义者仍然认为,中东战争的根源是教皇,便毅然决然走上了刺杀教皇的道路;在英法争夺苏伊士运河控制权的时候,穆斯林认为这又是一场“法兰克人的十字军”;包括巴以冲突,局势一度面临圣战的境地…… 可见十字军东征造成的危害是巨大深远的。 但另一面,随着欧洲人对十字军的反思,对宗教狂热的淡化,十字军的结束意味着文艺复兴的到来。十字军东征带来了几乎被遗忘的希腊罗马文化,以及先进的阿拉伯文化,直接刺激了对人性的思考及思想专制的反思。   教皇的权威开始降低,最直接证据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再度崛起。参与第六次十字军的皇帝腓特烈二世曾遭到教皇的两次绝罚,即否认皇权的合法性,并要求其领地所有的教堂关闭,但皇帝并没有放在心上,而且疆土内的主教也没有认真履行教皇绝罚的命令。   甚至,腓特烈二世还喜欢和穆斯林来往,能说好几国异教徒语言,在耶路撒冷用阿拉伯语以写诗的形式擅自和埃及人和谈,他手下军队和官员里的穆斯林比例让埃及人都感到吃惊。   长期的十字军东征耗费人力物力,它的失败沉重打击了教会的权威,希腊罗马及阿拉伯文化也唤醒了对人的思考,加上教会对德意志等地的压榨(什一税)引起了人们的不满。除了一些由教会煽动的叛乱外,这次绝罚自然对腓特烈二世的统治影响不大,叛逆者也迅速被镇压,而最后的结果就是无可奈何的教皇只能同意与腓特烈二世和谈,解除了绝罚。 在日本大学世界史教材中,还有提到“阿维农之囚”的内容,这真正标志着教权走向衰弱,世俗君主开始崛起。十字军运动失败不久,法国国王囚禁了罗马教皇,使教廷一度陷入真空,并在法王威逼利诱下,教皇解散了圣殿骑士团。奉献十字军最大的法国人从此对十字军东征再无兴趣,一切关于十字军的故事,从此都成为了吟游诗人与圣战老兵口中悲伤雄壮的歌谣。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字军的故事(全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字军的故事(全四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