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啊小明

二钱铜币
2019-01-08 看过

[黑与白之间的真实]

“小明啊小明,办案不可以墨守成规。警队里已经有太多因循苟且、只按照死板的规则做事的人,虽然纪律部队遵从上级指示是铁则,但你要记得,警察的真正任务是保护市民。如果制度令无辜的市民受害、令公义无法彰显,那么,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去反抗那些僵化的制度。”

[囚徒道义]

“在「囚徒两难」中,假设警方拘捕了两名嫌犯,并向他们说明,如果他们不招供出卖对方,两人只需服刑一个月;如果他们一同招供,两人服刑一年;如果一人招供,出卖同伴的嫌犯会变成证人,即时释放,被出卖的人就要服刑十年。两名嫌犯在隔离之下,必须选择「沉默」或是「出卖」,讽刺的是,如果两人保持沉默,二人的刑期就会最短。可是因为他们都无法确定自己会否被出卖,为了减少刑期于是只能招供,变成两者服刑一年的情况。「囚徒两难」指出合理的利己主义无法达至团体的最大利益,理性的选择反而得出不理想结果。”

“小明,你是我的好徒弟嘛。”关振铎亲切地说。

[最长的一日]

“还在发什么呆?我还有几个钟头就退休了,要争取时间哪。”

“案件中的细节,有九成是无用的,但万一错过余下的一成,却往往令案件破不了。”

[泰美斯的天秤]

“Ellen的决定是对是错,都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你跟她说了,她不听,你就没权力扭转她的想法。如果你自问是她的朋友,你只能做的,是在她孤立无援时站在她身旁,而不是硬把自己的价值观硬塞进对方脑袋。”

“天秤代表法院会公平地衡量罪责,剑则是象征无上的权力。我一直想,警察就是那把剑,为了消灭罪恶,警察必须拥有强大的力量;可是,我们不是天秤,判断罪责、刑罚是法院的责任。我可以用尽一切手段捉拿犯人,诱骗他们招供,但我所做的,只是把他们送上天秤上,让公义去衡量他们是否有罪。我们没有权力去决定什么是「大义」。”

[Borrowed Place]

“夏家瀚读到此处,便觉得香港不过是一片借来之地,今天他到这城市工作,跟其他英国人一样,只是在别人的土地上讨生活而已。”

“我一向很讨厌「跟车跑」的懦夫做法,既然挡在车前会被撞,我便在车旁做手脚,偷偷从中破坏,令这台车子被瓦解吧。”

[Borrowed Time]

“双方都自命正义,而我们这群民众束手无策,在强权和暴力下任人宰割。”

“你为了什么『警队的价值』,连命也可以不要,去拆一号车的炸弹。可是,昨天有两个无辜的小孩,却因为你失去宝贵的性命。你要保护的,到底是警察的招牌,还是市民的安全?你效忠的是港英政权,还是香港市民?你,到底为什么要当警察?”

0 有用
0 没用
13 67 13 67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13 67的更多书评

推荐13 67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