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医的良药

左叔
2019-01-07 看过

文图 / 左叔

每次读李娟,我都觉得写作是人生很好的出口。它将人从贴近地面匍匐姿态中一把拉了起来,然后可以大摇大摆地浪荡在人世间。

虽然字里行间中搪塞着我们的虚荣、伪善、偏执、懦弱……但又如何,我们终究是直面对这些破败不堪的现实和内心。

写作让我们拥有了抽离现实困境的力量,李娟在《遥远的向日葵地》里同样写下了“但我常有幻觉,觉得自己和这片葵花地正渐渐迫向梦境和虚构之中”。

我们为什么要回避现实呢?因为面对现实,我们太过无力,我们只能像唐吉诃德或者阿Q一样,在文字里获得精神胜利和内心的满足。

文字里是无尽的苍穹底下,金灿灿的向日葵花海,绵延起伏直至诗意的远方;现实是什么?

是这本书的最后那附上的几张旧照片里,黄土滚滚之上,不见青禾的原野,高天上是发白的蓝,不见一丝流云。

李娟这样写道,“可现实中的我,衣服塞满衣柜,碗筷堆满

...
显示全文

文图 / 左叔

每次读李娟,我都觉得写作是人生很好的出口。它将人从贴近地面匍匐姿态中一把拉了起来,然后可以大摇大摆地浪荡在人世间。

虽然字里行间中搪塞着我们的虚荣、伪善、偏执、懦弱……但又如何,我们终究是直面对这些破败不堪的现实和内心。

写作让我们拥有了抽离现实困境的力量,李娟在《遥远的向日葵地》里同样写下了“但我常有幻觉,觉得自己和这片葵花地正渐渐迫向梦境和虚构之中”。

我们为什么要回避现实呢?因为面对现实,我们太过无力,我们只能像唐吉诃德或者阿Q一样,在文字里获得精神胜利和内心的满足。

文字里是无尽的苍穹底下,金灿灿的向日葵花海,绵延起伏直至诗意的远方;现实是什么?

是这本书的最后那附上的几张旧照片里,黄土滚滚之上,不见青禾的原野,高天上是发白的蓝,不见一丝流云。

李娟这样写道,“可现实中的我,衣服塞满衣柜,碗筷堆满水池,琐事缠身,烦恼迭起,终日焦灼。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感到还没有做好准备,结束每件事情后都仍患得患失”。

这跟活在朋友圈的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区别,除了修完的照片、晒完的恩爱之外,仍有我们各自的困惑和焦躁,只是绝大多数人都将它们掩饰得很好,并在纵情声色中找到解脱。

可是仍有一部分人需要一处宁静,如同那个“芦苇丛中两张床面积大小的深潭”,高天流云、草木丰盛都倒映在其中,世事纷杂在这里澄明、人情冷暖在这里淡定。

这是一个观照内心的过程,在组织文字的过程中,重新理过思绪,又过滤掉杂念,如同禅定修心。

李娟在后记里聊及了这本书的创作,将十年前种葵花地的旧事一一陈述出来。很多事情既信赖文字和写作,又怀疑和排斥文字和写作,直至最后仍觉得写作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人生安排。

她说,很多时候,我还是很满意写作这样的命运的。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虽然我写得并不好,但我拿它当作自医的良药。

▼ 频聚,与频率相同的人聚在一起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