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勒的“文学理论”

多瓜瓜的妈
2019-01-03 看过

1. 卡勒怎样定义“理论”?

(1) 理论是跨学科的,是一种具有超出某一原始学科的作用的话语。

(2) 理论是分析和推测。它试图找出我们称为性,或语言,或写作,或意义,或主体的东西中包含了些什么。

(3) 理论是对常识的批评,是对被认定为自然的观念的批评。

(4) 理论具有自反性,是关于思维的思维,我们用它向文学和其他话语实践中创造意义的范畴提出质疑。

理论这四个特点存在着相互包容的关系,或者说,“理论”的四个特点其实生成于同一个根源,这个根源就是“理论”具有颠覆现代学科界限的跨学科性。“理论”具有超出现代建构的“文学”这一“原始学科”的跨学科性。“理论”的其他特点,如“理论是分析和推测”、“理论是对常识的批评”以及“理论具有自反性”等,或者是“理论是跨学科的”这个基本特点的衍生形态,或者是“理论”跨学科性的延伸和细化。

卡勒所以把“跨学科”视为“理论”的第一特征,提醒我们“跨学科”是理解“理论”的关键,是因为只有从现代“学科”的划分和建构出发,我们才能真正认识“理论”对于文学研究的意义就在于它让我们认识到,被视为天经地义的文学观念其实是历史的产物,它的合法性并不是来自它对“真理”的掌控,而源于现代学科建制给它赋予的权力。换一个角度讲,“文学理论”之所以坚持文学研究的任务就在于读解作品本身,“把文学作品作为作者的成就去解读”,而文学作品的价值就在于“它们的复杂性、它们的美、它们的洞察力、它们的普遍性,以及它们可能会给读者带来的好处”(p. 49),并不是因为这些标准具有普适价值,而是因为“文学理论”固步自封于现代“学科”为其设置的领域。可是,正如卡勒所说,“文学的现代含义才不过两百年”,(p. 22)这种文学观念的形成源于浪漫主义的文学理想,“可以追溯到18世纪末德国浪漫主义理论家那里”(p. 22);文学“学科”正是在这种历史语境中建构起来的。

由此来看现代“文学理论”的价值和缺陷,应该说都和现代文学学科的体制建构息息相关。而学科的划分和建立则与国家的文化体制存在着某种关联。或者用福柯的理论来解释:学科知识和权力有关。学科的建立和发展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学术行为,“学科的连贯性是具有统治力的国家文化的产物”,学科的“知识实践是学术圈内的权力关系和社会结构建构的。学科的兴衰是权力联盟作用的结果。因此,学科视角的介入为我们认识“文学理论”知识的有限性提供了新的维度。强调这些是为了说明,学科实质上是历史的产物,学科和学科知识都有不可避免的历史局限性。

可是今天人们似乎己经习惯在普适的意义上理解各种知识,忘却了知识与学科之间的关系,忘却了专业知识的形成乃是学科划分与学科建构的产物,以致忽略了知识的学科性或学科给予知识的限制。或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认识,人们往忽略了现代“文学理论”与学科建构的关联,看不到“理应如此”的文学“常识”“实际上只是一种历史的建构”,那些“被指定为自然的事物其实都是历史和文化的产物”(p. 15)“理论”与“文学理论”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它颠覆了现代学科划分“文学理论”设置的知识结构和认知方式,从而使“理论”的文学研究拥有了不受学科知识限制的想象空间。“理论”研究因为摆脱了学科框架的限制形成了“分析和推测”的特点;被“学科”知识指认的文学“常识”也因此成为“理论”的批评对象。“理论”打破学科界限是因为被研究的文学现象本身越来越多地显露出被历史文化和学科知识遮蔽了的特点与内涵。正是那些潜藏在文学对象自身中却又被学科知识遮掩了的因素,要求“理论”打破现有的学科边界,将文学现象置于学科之外的知识、理论和经验中重新审理。这说明学科边界的颠覆同时意味着研究对象和认知方式的重构。

在卡勒归纳的“理论”特点中,第四点“理论具有自反性”是从一个特殊的角度阐述“理论”研究的特点。此处所说的自反性(reflexive),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反思性”;

自反性 :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用(reflexive modernization)“自反性”诠释“现代化并提出“自反性现代理论。吉登斯指出,社会的现代化发展经历了一个由“简单现代化”到“自反性现代化”的历史过程。“简单现代化”是指工业化的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对传统的农业社会结构和生活方式的解体,后者被前者所取代的过程充分体现了现代对于前现代的优越性。在这里,以“新”去“旧”的历史趋势无可置疑,现代化过程的进步性和神圣性清晰明了,所以是一个“简单现代化”的过程。但是后继的现代化过程就非常复杂了,其表现为随着现代化的发展,作为现代性标志的工业社会及其生活方式,逐渐成为一种新“传统”并成为现代化进一步发展所要取代的对象,已意味着构成现代性的某些要素本身开始成为现代性的变革对象,从而引发了“多数社会活动以及人与自然的现实关系依据新的知识信息对之作出的阶段性修正“,这是一种现代性对另一种现代性的批判与消解。与“简单现代化”不同,这种发生在两种现代性之间的冲突,似乎没有径渭分明的新/旧界限,这种模糊性和由此产生的矛盾,甚至会引发对现代性自身的进步性和神圣性的质疑。这就是吉登斯所说的“自反性现代性”,其特点在于显示了现代化过程本身存在的矛盾与背反。

理论家所以要用“自反性”而不是“反思性”来概括现代化的特点,是因为:1、这种矛盾冲突并非来自现代性之外,而是内在于现代性本身,是源于现代性本身的一种构成要素反身于现代性所造成的; 2、它存在于现代性的社会实践,而不是思维活动反思现代性所产生的观念结果。或者说,反思性是一个发生在认识、意识领域中的观念事件,而自反性则是发生在现代化历史过程中的实践事件。

“自反性”对“理论”的意义:

用“自反性”界说“理论”有助于我们认识“理论”的两个特点:第一,就“理论”本身而言,自反性是“理论”特有的一种品格和运作方式,它表明不同学派相互对立的文学观念和问题意识在“理论”中有了一定的交集和碰撞,“理论”的自反性在这里体现为从不同学派知识中获得认知和调节自身发展的资源。第二,从“理论”与“文学理论”的关系看,自反性使“理论”在发掘“文学理论”知识的内在矛盾,“向文学和其他话语实践中创造意义的范畴提出质疑”( p. 16)的基础上,实现了“理论”对自身阐释话语的构建,使“理论”话语具有了“激励你重新思考你用以研究文学的那种范畴”(p. 15)的启迪功能。

2.卡勒怎样定义文学?

l 文学是语言的突出。(文学是一种可以引起某种关注的言语行为或文本)

l 文学是语言的综合。(比如诗把语言按声音的差别排列组合起来)

l 文学是虚构。

l 文学是审美对象。(文学使读者去思考形式与内容之间的相互关系)

l 文学是互文性的或者自反性的建构。(一部作品通过与其他作品之间的关系而存在于其他作品之中)(文学是作者力图提高或更新文学的实践,因此它隐含了对文学自身的反思)

3.卡勒的“文学性”是什么?

“文学性”就是使文学成为文学的特点,文学的“文学性”不是单一的,而是综合以上所有的特点,文学的“文学性”也可以存在于语言材料或读者对什么是文学的程序化期待之间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张力。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学理论入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学理论入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