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思想如何汇通的问题

闲止
2019-01-02 16:13:21 看过

1、中西哲学如何汇通的问题:余英时内在理路说认为,对于中国思想与学术的发展脉络,需要从其自身发展的内在理路出发考察(但余并不排斥从外在经济、政治等具体理路出发作具体的考察与研究)。但所谓的内在理路似乎又很难成型。余氏对戴震与章学诚的考察(阳明学如何转出浙东史学的问题),还是要比较性的运用到詹姆斯和柯林伍德等的历史观念,是否意味着,纯粹的内在理路说并不存在?所有现代学者对过往思想的考察,都是现代学者的问题拷问。只是程度上的差异,并没有质的差别。完全用外在的结构形式来裁剪古代学术是不成熟的,而一味延续传统(内在理路)的研究方法也是没有前途的。学术之能,重在以时代问题为出发,在历史长河中,做具体的拷问。

2、余的高明之处在于,问题的产生并非外因,而是中国传统学术自身的问题。例如,尊德性与道问学之别,这一问题当然可以化约为西方概念范畴之中的某个问题(例如知识与德性),但余的做法并非用西方相关概念与逻辑来考察传统,而是认清传统发展的理路之后,再去考察西方对此一问题的考察是否有相通之处。所以汇通的前提是先理清楚彼此独自发展的脉络,之后才是汇通。这一点非常重要,近代以来,多少学术史的写作都是以既定的范畴来裁剪已有的历史(傅斯年,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已开先河)。近来学者研究传统动辄以“现象学”、“德性知识论”、“美德伦理学”、“角色伦理”、“语言哲学”等等诸如此类的学术规范来拷问中国传统,除了能放进去,和不能放进去的材料收集之外,其意义何在?(抑或对某一问题的发展有所贡献)。从胡适、冯友兰开始,传统的精髓大概已消失殆尽,剩下的不过一堆材料而已,而精髓已渐被马克思主义、新实在论、逻辑实证主义、存在主义、现象学等取代。相比较而言,余承接钱穆,注重从文化内在脉络出发,贡献甚伟。

3、金冯学脉研究中国文化历来重视理论,但理论从何而来?是否只要按照西方某个逻辑结构去裁剪中国传统即可?金岳霖《论道》背后流露出的是一个逻辑学家如何认识中国哲学中的“道”,对“道”的理解究竟有无益处呢?是否失去“道”本有的特质呢?冯契“广义知识论”试图打通知识(逻辑)与德性(智慧)之间的关联,试图为科学认识的前提提供一种哲学的根据,而为形上智慧提供经验材料的可能,又如何看待近三百年来经验科学对形而上学的超越与否定呢?经验究竟能不能推出形而上学的命题都是问题(分析哲学拒绝这种可能)。而以某种形上学作为理论预设的科学研究是否能现实的促进科学的发展,似乎也称问题。当然冯的这种思考路径(试图打通形上与形下)还是很值得重视与思考。

4、回到一个基本问题:中国思想的理论性问题。应该如何重构理论范畴?在重构的同时,如何有效的与其它文化之间展开有效的对话(不一定是融合,很多人喜欢讲文化融合,似乎不融合就是对立冲突,其实大可不必,文化之间保持基本的宽容,在宽容的基础上各自在其系统中寻找与对方可能的共通点,形成有效对话即可)。在对话的过程中如何如何不失去其文化的“本来面目”非常重要。就目前来看,中国文化的本来面目已经不见踪影。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论戴震与章学诚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戴震与章学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