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金钱与信仰之路

月亮上的六便士
2018-12-27 看过

当1093年东罗马帝国皇帝阿历克塞一世请求教皇伸出援手驱赶土耳其人时,他一定不会想到在1204年是他的后代子孙阿历克塞四世引狼入室,第四次十字军东征,那些来自于西方的曾与他同根同源的人洗劫了他的城市,他曾惧怕的并未摧毁它,他所依仗的反而轻易的吞噬了它,这是君士坦丁堡的悲剧,也是一个贪婪战胜信仰的悲剧。

最初,乌尔班二世发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原因不外乎拜占庭历来拒绝承认罗马教廷的权威,当拜占庭皇帝的私人代表前来求助时大大满足了教皇的称霸心理;同时教皇深知伊斯兰教对西欧的威胁,如果拜占庭再被征服,基督教世界相当于被穆斯林全面包围了。除了精神地位超然的教皇,并无其他国王或皇帝具有一言九鼎的地位可以号召人们反攻穆斯林。事实证明,教皇的理想是完美的,理智的,但是现实却脱离了他的掌控,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只有神才能将它关上。

第一批前往耶路撒冷的是贫民十字军,在极具感染力的演讲面前,贫困潦倒的俗陋之辈反而更容易被煽动,因为本就一无所有,所以并不惧怕改变,他们在煽动的言辞中看到崭新生活的可能,犹如飞蛾,除了奋力前行,并无规划。贫民十字军高举信仰大旗,却沿途抢掳,当基督教在罗马兴起时,它原是服务穷人的宗教,可偏偏在这场东征中恶披上穷的外衣,以为可以凭借信仰的旗帜得入天堂,最后的一败涂地并不意外,乌合之众并不因人数众多就能获胜。

十字军东征在整个中世纪历史上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但其实穆斯林并没有给予太大重视,伊斯兰教关于洗劫事件的首份记载在近50年后才出现,虽然耶路撒冷是穆罕穆德登宵夜游的圣地,但彼时的阿拉伯人已拥有四分之三的基督教世界领土,耶路撒冷很重要,但对于阿拉伯人而言并未那么重要。对于欧洲人来说,发动十字军东征是为了从伊斯兰教政权手中夺回圣地,而不是为了与穆斯林做交易,但耶路撒冷离欧洲太远了,对于西方人而言它过于东方,但对东方人而言,它过于西方,生存于十字军国家的基督徒一开始是为了信仰而夺取它,但得到以后却不得不接受穆斯林是永远的邻居的现状,与激怒穆斯林邻居相比,在夹缝中努力生存来的更为重要。这是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所有的完美主义总会屈从于现实的狰狞。

在整个十字军史中,我最喜欢的是关于狮心王理查与萨拉丁的对战,他们的对决是强者的对决,因为强大而足够宽容。他们订立的和约几乎是个奇迹:虽然狮心王并未攻占耶路撒冷,但萨拉丁愿意让十字军在海岸占领的地区仍归基督徒所有,基督徒可以自由出入耶路撒冷朝圣。据说萨拉丁曾说如果耶路撒冷注定要陷落,他很愿意看到它被这样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征服。我喜欢这样的结局,不需要两败俱伤,不需要你死我活,因为强大,所有宽容,因为强大,所以眼光并不局限于一城一池,这才是属于伟大君王的气度。

这是关于信仰的故事,也是关于贪婪的故事,历史无法重复,但人性大抵相同。你可以凭信仰而号召人们,却无法凭理想而约束人们。人类可以高尚到为了信仰而倾尽全家财产,花费不知道多少年时间,前往未知的地点面对真实的死亡威胁;人类也可以卑劣到为了金钱而洗劫伙伴的城市,用别人的鲜血铺就自己的康庄大道。世间只有一座耶路撒冷,世间只有一座君士坦丁堡,人们为了世间的城不惜杀戮,却不知离天国的城越来越远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燃烧的远征的更多书评

推荐燃烧的远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