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有注释好

剥椰结网
2018-12-26 看过

不知道历史学者或者出版者怎么看待公众史学,公众史学不需要注释是一个看似合理但又很荒诞的想法。如果嫌弃行文中脚注,那完全可以以尾注来替代。注释的意义在于,寻根溯源找到一手史料,验证论述和结论。没有注释怎么办呢?假如作者误解了原材料的意思呢?谁来纠正呢?

史学著作,无论是严肃史学著作还是公共史学著作,终究要戴着脚镣舞蹈,超脱一手材料是不可能的。所以注释是必要的,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李先生屈从编辑或者出版社的需要,费了很大功夫删除注释,非常令人遗憾。

关于这本书。全球史的观念是非常火的,而且有越来越火的趋势。不同的史家当然会有不同的视角,也没有必要求全责备。而且本来副标题,李先生就是要观察这个趋势下的中国。作为中国的史家,观察全球背景下的中国变化,本来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作为15-17世纪,人群“被动”但商品“主动”的大国,从中国视角出发,对于研究全球史的学者来说本来就是比较新的视角。从整体来说,李先生从整体到局部的论述安排,我以为还是比较合理的。

在书中李先生涉及到了很多细节的问题,比如宗教的变化就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当然“火枪与账簿”隐喻军事和经济两个最重要的主题,表明了此时西方人群所主导的这种所谓贸易扩张,是带有暴力性质的。而这一点相较于1498年之前的全球联系非常不同。不同之处就在于大规模组织和暴力。我时常在想的问题是,所谓西方、欧美的先进性,不就是建立在这样赤裸裸的血腥抢掠基础之上的吗?所谓的现代化的世界市场规则,不也是建立在这样的原罪之上的吗?是不是想要获得在国际上的先机,必须经历这样的铁血洗礼呢?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火枪与账簿的更多书评

推荐火枪与账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