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一尾鱼,出没风波里

键盘上的灰
2018-12-24 看过

尾鱼主要的6本书,我读过5本,第一本是大名鼎鼎的《怨气撞铃》。上大学期间我和闺蜜一度很沉迷灵异鬼怪小说,大概是鬼古女那一派风格,比如《碎脸》《伤心至死》之类的。那年代的校园也流行几段鬼故事,比如《冤鬼路》系列,简直是青年阴影。随着年龄的渐长,个人逐渐不再看这类型的作品,对怪力乱神、诡异奇绝的爱好不减,兴趣却主要转移到了《鬼吹灯》《盗墓笔记》这类作品和各类侦探小说上。想想那段时间也真是口味奇特,侦探小说不看东野圭吾,专看金田一耕助,在女生宿舍流行言情小本子的年代,我们俩一头钻进诡谲绮丽令人毛骨悚然的凶杀案中,读得津津有味,拍手称快,实在是俩怪胎。

多年之后,看到网上有人推荐这本《怨气撞铃》,书名就一下将我拉到那个猎奇的年代,于是抱着找回往日兴味的心态翻开了这本书……第一印象,尾鱼讲故事的能力确实不错,想象力也颇为丰富,这一类型的小说最重要的就是求新求奇,以悬念吸引人,以氛围感染人,在这方面尾鱼算是做的不错。在晋江,写穿越重生、宫斗甜宠、霸道总裁文的女性写手太多太多,这类以现代为背景的志怪故事实在有些“非主流”,而且这一题材并非如古言今言一样有很多陈腐的套路和程式可以信手拈来,反而需要吃力地创新,故事里面虽然有鬼怪神仙、法术咒语,然而却偏偏要求前后逻辑的自洽,悬念始终的破解,这对作者来说确是一种考验。勇于挑战这一题材的作家,特别是女作家,应该得到掌声鼓励。

从《怨气撞铃》开始,我又陆续读了她的《七根凶简》、《半妖司藤》、《三线轮回》以及《四月间事》。综合来看,《怨气撞铃》还是最优秀的,从故事一开始的悬念设计、女主季棠棠神秘的来历、手中那串奇异的铃铛,从兰州到丽江、西藏、云南,这一路被文艺青年所熟悉的背景舞台,诡异的杀戮方式,惊天的身世揭秘,爱恨情仇包裹着的故事情节,大山密林中古老的家族传承以及男女主又甜又虐的感情发展,确实带给人非常愉快的阅读体验,是能够让人欲罢不能、一口气酣畅淋漓读完的作品,作为流行小说来说,这就是一种成功。

然而陆续读过多部尾鱼的作品之后,我还是渐渐感觉到了审美的疲劳,虽然通常来说,这类型的作品应该是最不会让人产生审美疲劳的那一型,因为每部总会有新奇的设定和重新出发的探险,比如《七根凶简》中关于老子和《道德经》的传说,故事的开始渔线穿人的离奇案件;比如《半妖司藤》中绵延半个世界的人妖斗法;比如《三线轮回》中关于“水鬼”的设定,以及从黄河、长江到湄公河的广阔地域背景;到了《四月间事》作者已经不满足于将主角的足迹放在东南亚,反而写了一个北到北极圈南过撒哈拉的故事,飞机货轮火箭炮都安排上了。可是我仍然感觉到越来越沉重的审美疲劳,原因主要有3点。

一、男女主设定的一再重复。有一类作家,永远只写一类故事,不同故事里的主人公名字虽然五花八门,但其实都是同一个人。比如安妮宝贝。尾鱼也是如此,无论她的女主叫季棠棠、木代、司藤、易飒还是岑今,她们都是同一类人:永远英姿飒爽、永远性格倔强、永远本事通天,却永远是男主眼中需要疼爱的小女孩,她们一定会有离奇之极的身世,家破人亡孑然一身,在凶险的世间摸爬滚打全身是伤,却眼神清亮从不诉苦、从不祈求、从不妥协,是个让人心疼的好姑娘。

男主呢?无论他叫岳峰、罗韧、秦放、宗杭还是卫来,他们都是同一类人——简单说,就是女主的“忠犬”。尾鱼的小说可以说某种意义上是真正的“大女主”小说,因为女主完全是女王范,掌控全场,人物塑造上,她占据着所有高光的投射,情节推动上,她身上围绕着本书一切的谜题。那么男主的作用呢?男主除了爱女主之外没有其他的行为动机,他甚至是功能性的,为了辅助女主的探险他需要有健壮的肌肉、高强的武力值、取之不尽的钱财,他是女主的ATM、司机、保镖和打手,以及在一切合适不合适的场合陪女主耍贫嘴,谈情说爱,强调女主的美貌和可爱。

在不同的故事里一再见到熟悉的面孔是讨厌的事情,喜欢这样塑造人物的作者,我建议她最好是写系列小说,比如《狄仁杰探案》比如《哈利波特全集》铁打的主角,流水的配角,变换的场景,新奇的故事,作者省力,读者容易和角色建立长期的感情纽带,何乐而不为呢?

二、永远流动的故事背景。流动的背景本身没有错,比如《鬼吹灯》这类小说,你不能每部都可着一个深山老坟挖,是吧?一部去西夏古国、一部去云南虫谷、一会儿南海之下、一会儿长白之巅,地点的转换是阅读乐趣的来源。但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到了尾鱼这里,这种频繁的地点变换没有了探索的乐趣,反而有一总无聊的烦躁。也许是因为她缺乏对每一个地点进行精准描摹的能力,反而更像是写流水账游记。我知道尾鱼是一个旅游爱好者,所以她的书中,女主永远是在走动中,但是她去的却往往不是人迹罕至、千百年无人踏足的神秘领地,倒很有些文艺青年扎堆的旅游景点和打卡圣地的感觉。总有油腻的商业感冲刷掉了故事本来的遗世独立的氛围。也许这就是兼具市井与猎奇,却又绝非写实类的小说难以处理的地方。它做不到现实探案小说对社会现实环境的刻画,又无法像奇幻文学一样脱离时代的背景架设空中楼阁,于是一切显得真实又虚假,读者只能抛开对现实的认知去阅读,以便忽略掉种种奇怪的违和感。

三、文青之病。尾鱼的小说,披着志怪猎奇的皮肤,但是骨子里还是言情小说。根子上是个男女主在谈恋爱的间隙打怪升级、破案抓鬼、拯救万民的故事。无论干的是多大的事儿,他们总能找到时机耍嘴皮子打情骂俏。我想男女主的原型一定是在某次云南、青海、西藏、新疆自助游途中风水相逢的俩“驴友”。一个认为自己有不羁的灵魂,一个认为自己有成吨的秘密,在艰苦卓绝甚至有些危险四伏的环境中,男人和女人天然的贴近了,一个是孔武有力的霸气帅哥,一个是楚楚可怜的弱质女子,在月夜摇曳的篝火下讲述一段段不堪回首的过往,感情的发生简直太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不费吹灰之力。当你和你的“驴友”聊天的时候当然是天南海北,胡吹乱侃,只求犀利有趣,不必认真深刻,这就是男女主在小说中常常呈现的语言风格。所以,尾鱼所有的小说都可以看做是这样一场女文青在旅行途中所期望的一场幻梦。而且身为主角的这个女孩子一定像我前面说的看似柔若实则无比独立强大。上一个这样塑造角色与故事,文青之病这么严重的作家是安妮宝贝。

在尾鱼故事里,主角永远相识于“江湖”,相知相恋于“江湖”连绵不绝的风波中,你不能想象他们真的安下心来过柴米油盐的日子。所以虽然故事的结尾都是happy ending,男女主永远能冲破一切难关在一起,但是读者不会有“王子公主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和旅行中约到的炮友结婚成家的违和感。尾鱼的故事往往高开低走,最后的结局常常有些不清不楚,乏善可陈,而且惯常的女主一定要临了“作”一回,整出些不知生死,难续前缘如“小龙女”一样的虐心状况来,让男主苦等“16年”守得云开见月明,以表明男主情深似海,女主是失而复得的稀世奇珍……这种老套自恋的情节,实在有些让人吃不消了。

文青之爱长在山水客栈间,死于市井生活里。尾鱼的小说翩翩于江湖之中,出没于风波之里就好。毕竟,故事还是好故事。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天地璇黄”,不定期更新各类影评、剧评、书评。

寂寞都市里,一个人读书刷剧看电影,与自己谈心;

茫茫尘世间,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寻知己为伴。

7 有用
5 没用
四月间事 四月间事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四月间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四月间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