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情抄古龙,这锅谁来背?

启风
2018-12-21 看过

欢迎关注公号“启风居”(qifengju727)

启风/文

了解古龙的朋友,应该都知道丁情。这个被称为“古龙最得意弟子”的人,是古龙最重要的代笔者。他写过一本《边城刀声》,号称是《边城浪子》的续集,让马空群及关东万马堂“复活”过来,和叶开、傅红雪再次对决不说,还把90多岁的王怜花拉出来组织了一场“人猴换脑”的科学实验。

情节荒诞之外,《边城刀声》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书中大量内容改头换面自古龙《九月鹰飞》《萧十一郎》等名作。看过这本小说的人,多半要在心里暗骂一声丁情无耻。

今年看到丁情的回忆录《我的师父古龙大侠》,才知道这些年骂错了人。原来想出拿旧书情节凑新书这个主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古龙自己。

图:手持回忆录的丁情

丁情为古龙代笔之初,不知从何下手。古龙于是向他传授秘诀,

“当初我开始写武侠小说时也是一样,所以那时候我就观摩别人的小说来做参考,慢慢地再走出自己的风格。”

古龙告诉丁情,

“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你对我的小说简直可以倒背如流,挑个适合你小说里的情节,改改人名、时间、地点,再稍微修词一下,就可以写进你的小说里。”

听了这个办法,丁情为之一愣,问道:“你是说……抄写你的小说?”这时古龙估计把他的大头一摇:“什么抄写?古龙写古龙的小说,怎么算抄写?”《边城刀声》《怒剑狂花》等书后来合署“丁情、古龙”,果然至今没被人指责过抄袭。

在指点丁情“仿写”时,古龙的身体已非常糟糕,他一来急着署名卖版权;二来也是想在有生之年领丁情跨进武侠的门槛,让这个亦徒亦友的“小乌龟”靠写小说过上舒服日子。可惜的是,丁情既无才华,又少积累,终究只是古龙一个并不成功的代笔者。

作家自己复制自己的情况,并不少见。前几天仔细看《白眉大侠》的文本,就发现单田芳老爷子在一部书中,都能出现完全雷同的情节。

图:整理成书的《白眉大侠》

比如,这部书的前半部分,假徐良、“紫面金刚”王顺被开封府的人追捕,藏身范继华(宋仁宗母亲救命恩人的后代)的安乐宫。蒋平等报请包大人批准,搜查后,在安乐宫暗室里发现贼人,并通过点辣椒烟熏的办法,把贼人给逼了出来。

后文书又有开封府追捕古月等人,到了晋王赵吉的乐善宫,同样是请旨搜查,只不过多了一部分八贤王恳请仁宗的情节,最后还是烧辣椒,把地道里的贼人给呛了半死。

作者自己抄自己,就不怕读者发现吗?说起来,古龙亲自创作的小说有五六十部,加上各种冒名之作,当年市面上署“古龙著”的书少说也有上百种。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大多数读者看到《边城刀声》,估计至多感到一点似曾相识吧。更何况,各种真、伪古龙作品原本就是水平参差,读者早也是见怪不怪。

评书也是一样,《三侠五义》《七侠五义》《小五义》《续小五义》,乃至集大成的《白眉大侠》,很多地方情节雷同,但最早在天桥和茶馆听书的人,是不会看,也没处看评书文本的。人们听了前面,忘了后面,或者只听过后面,没听过前面,自然无法发现评书艺人们的“乾坤大挪移”。

相信不管是古龙,还是单田芳,不到山穷水尽、万不得已,断然不会去抄自己的旧作。这个时候,作者想的是什么呢?估计是盼着读者都有点健忘症吧。

图:《我的师父古龙大侠》一书附录的“丁情作品年表”

最后,给不了解丁情和评书的朋友附录两个实例:

先来看《边城刀声》第三部第6章《卖鸡蛋的老太婆》:

叶开只觉得手里的酒壶越来越重,似已变得重逾千斤,手臂由酸而麻,由麻而疼,疼得宛如被千万根针在刺着。 他的头皮也犹如针刺,汗已湿透了衣裳,但他还是咬紧牙关,忍耐着,尽力使自己心里不去想这件事。 因为他知道现在绝不能动。 他们全身虽然都没有任何动作,但却比用最锋利的刀剑搏斗还要险恶。 壶中的酒若流出,叶开的血只怕也要流出来。 这是一场内力、定力、体力和耐力的决斗。 这是一场绝对静止的决斗,所以这也是一场空前未有的决斗。

再来看《萧十一郎》第21章《真情流露》:

萧十一郎只觉得手里的酒壶越来越重,似已变得重逾千斤,手臂由酸而麻,由麻而疼,疼得宛如被千万根针在刺着。 他头皮也有如针刺,汗已湿透衣服。 但他还是咬紧牙关,忍耐着,尽力使自己心里不去想这件事。 因为他知道现在绝不能动。 他们全身虽然都没有任何动作,但却比用最锋利的刀剑搏斗还要险恶。 壶中的酒若流出,萧十一郎的血只怕也要流出来。 这是一场内力、定力、体力,和忍耐的决斗。 这是一场绝对静止的决斗。 所以这也是一场空前未有的决斗。

按照单田芳同名评书整理的《白眉大侠》,第37回:

房书安出主意:“咱们开封府对面是个杂货铺,昨天进了不少辣椒,用大车全拉来,抹上油,点着扔进去,用风车往里扇风,用烟呛,非呛出来不可。”于是大伙儿真的一齐动手,拉来三车辣椒,大捆小捆,洒上油,连柴禾卷成包,点着扔进去了。房书安摇风车,“呜——呜——呜——”佛堂里外全是烟,把大伙儿呛得一个劲咳嗽。佛堂里呆不了,都跑到院里。房书安直淌眼泪,觉得差不多了,果然估计对了。洞里这几位开始捂鼻子、嘴,可是全是烟,怎么也不行了,得喘气呀。他们商议,宁愿战死在外头,也不能被呛死,往上冲吧。“啪、啪、啪”先打出一溜袖箭,再扔出几支镖来开道,紧接着“噌——噌——噌——”钻出七个人来。他们晕头转向,院里的人转圈站着,手里拿绳索准备抓贼。

这本书第136回:

这一下暗道里可热闹了。一点气都不透,浓烈的辣椒味和烟雾直往里钻,谁能受得了啊,先听到一阵阵的咳嗽,接着有人喊道:“别薰了,咳,咳,我们出去,全出去!”徐良等人就作好了拿贼的准备,洞里有人往外摸。冯渊让暂时熄了火。这些人被薰得双目红肿,流着眼泪,有的连眼都睁不开了。出来的全是和尚,一共抓了三十七个,再听里边,没了动静。徐良一看,不对,里边还有人,继续薰。冯渊命人二次点着了柴草。眼看一麻袋辣椒要烧完了,就在这时,洞里又有人喊话,接着爬出来六个和尚,第五位是那个被徐良打瞎一只眼的披红袍的和尚,又过了片刻,“噌”,蹿出来一个穿黄袍的和尚,像瞎子一样,拿钢刀乱砍。徐良早有准备,“腾”地一脚,踢飞了他手中钢刀,又一拳把和尚打翻在地,跃前一步,踩住了这位穿黄袍的大和尚的后背:“别动,动一动就要你的命!三老子等的就是你!绑!”过来一群军兵,把这个大和尚四马倒攒蹄捆了个结结实实。
3 有用
1 没用
边城刀声 边城刀声 5.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边城刀声的更多书评

推荐边城刀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