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完美or更分化?

明朗之夏
2018-12-20 看过

如果再早两个月看这本书,我也不会有这么大感触。 2018年11月,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健康诞生,而这对据说是对艾滋病免疫的双胞胎在社会上引发了轩然大波。 说实在的,在被科学网站科普前,我对这个热点事件只是感到不明觉厉。艾滋病要被攻克了,这不是一件天大的喜讯吗?即使在看过许多反对者的文章之后,也仅仅是知道原来基因编辑并不是像切除肿瘤那么简单,更涉及到了伦理层面的问题。最直观的问题就是: 基因被编辑过的人类还是人类吗?而在我内心深处,其实触动并不大。因为我觉得人类之所以是人类,在于我们的思想,并不是说多一根手指或少一条胳膊就不是人了。基因编辑作为一种先进的生物技术,只不过会让人类变得更加完美而强大,怎么学术界这么如临大敌。直到这几天,我读完了《美丽新世界》,那股迟来的恐慌、愤怒与不安才开始侵蚀我。 书的内容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总之就是在未来,人类利用基因改造技术将人筛选分类成了不同的阶层,并按不同社会分工,将他们做定向培育。好比发动机负责提供动力,方向盘能够指挥方向,而轮胎啥也不懂,只要转就行了。哪怕他们是最辛苦的也不要紧,没有人会抱怨,因为生来接受的指令如此。美丽新世界中的人类就是这样:共有、划一、安定。在这个社会里,人人都很快乐,即使有痛苦,一克“索麻”可以解决所有烦恼。但是这种快乐是真实的吗?当然不是,但人们不在意。在长久的催眠中,他们更在乎的是感官的愉悦。所有令人讨厌的事物都赶尽杀绝就对了,所以书中唯一真实的“野人”最后也被逼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最让我震撼的是,这是一本1932年出版的小说。虽然写在将近100年前,却真实描绘了我们可能面临的一种社会现状。撇开基因改造,先不谈我们来看看这一段:

野人沉默了一下。“不管怎样,”他顽固地坚持道,“《奥赛罗》是好的。《奥赛罗》比那些感觉电影好。” “当然是的,”元首同意道,“然而那是我们用来偿付安定所需的代价。你必将在快乐和从前所谓的高级艺术之间做出选择。我们牺牲了高级艺术。我们已感觉电影和香味机器取而代之。” “可是他们什么意义也没有。” “他们的意义就是他们自己,他们对观众的意义就是大量愉悦的感觉。”

大家读这一段的时候,是不是都感到有些熟悉? 如果赫胥黎身在现代中国一定会恍然大悟,然后会心一笑:“哦,原来你们这个世界的感觉电影叫做‘抖音’啊。” 科技越来越发达,人类面对困难的勇气仿佛却越来越少,有时候他们宁可选择逃避。贪图享乐其实不一定是真正喜欢那些虚无的快乐,也可能仅仅不想面对真实的痛苦。所以,换个角度来看,人们害怕基因编辑出的那两个婴儿是真的觉得人类的基因库被污染了吗? 社会发展的进程总是极具人性特点的。自从人类有了私心就注定不会再平等,哪怕有着“先富带后富”的政策,大多数人也是希望自己能是先富的那一部分。基因改造技术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把所有人都改造得完美强大。那如果先进化的那部分人在抢跑后也如书中所描写的那般,为了安定将人类进行阶层划分怎么办?与其起跑输了只能眼看着被规划,不如大家都不要跑好了。毕竟,谁真能肯定前面的人跑远了之后还能回头拉自己一把?这才是真正的伦理问题。 自数千万年前,智人踏上了探索世界的旅程之时起就在不断地征服。他们灭绝了美洲和澳洲的各种大型猛兽,又使尼安特人消灭,他们不惧怕未来的任何可能性。或许,我们害怕的只是被α们变成ε。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