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戈多 等待戈多 8.6分

乔伊斯在阴间译介自己的秘书

小手
2018-12-18 看过

绿色的头层封面。书名等待——戈多相互之间离得很远,中间是言语尝试接近又无法接近的地带。纵向上法语版的等待—戈多同样相隔遥远,就像在暗示这份等待的无望一样。寻找!寻找!寻找一种实体来描述背景。身穿绿衣的莪菲莉娅仰面滑进长满芦苇和蒲草的水塘,即使沉到水底也依旧睁着绿宝石般的眼睛。同时具有两种层次的绿。死亡之绿。打开这层绿色的外壳,出现一层黑丝绒衬里。正面印着法语书名:等待戈多。背面是作者塞缪尔·贝克特的名字,也是法语。周围一片漆黑,正中间整齐排列的两行字母,水银在字母本身划定的沟漕里面移动,并蚀入内部,从外部观看则是随时准备逃逸的鼠灰色光芒。醮着银,鱼鳞,水晶头骨的粉末,星尘,往名字所在的地方挤压,沾黏,拼接,镶嵌,好,形成了,塞缪尔·贝克特。从茫茫夜空深处发出的银质颤音。孤寂的黑暗空间两排冰冷的墓碑。往后翻一页。致密的纵向灰色竖条文,没法盯着看。光的栅栏。对你的目光抱以完全拒绝的态度。你的眼睛被排斥在外,挤不进它的致密性之中。盯住看的后果之一是感觉自己的眼睛根本不是自己的眼睛,仿佛被挤出了眼眶一样。一群无眼犹太人站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最前排观看纳粹德国升旗。流着血的你的眼。再往后翻一页,法语的书名等待戈多和作者姓名塞缪尔·贝克特。那么就再翻一页,中文的书名等待戈多和作者姓名塞缪尔·贝克特,对了,还有出版社名称。左边一页的正中间用更小、更可怜的字体印着"贝克特全集",莫洛伊、马龙之死、莫菲等经典读物正在加班加点地印刷、分娩。塞缪尔·贝克特这个名字被提及了多少次呢!不断地重复,在灰尘不降的地方重复,艺术的一种。塞缪尔·贝克特塞缪尔·贝克特塞缪尔·贝克特,提杆火药枪朝夜空连放三枪,轰下三加仑老血,将独眼猫头鹰仅剩的一只独眼、大嘴跛脚鹳鸟的另一条腿、红馕军舰鸟用来勾引母军舰鸟的红馕从飞翔中射落下来。赶紧用装牛奶的镍制奶罐接住。哗啦哗啦哗哗哗哗。塞缪尔·贝克特塞·缪尔·贝克特塞·缪尔·贝克特!抄多了名字会自己扯丝。千万别写成塞缪尔·杰克逊,抄的遍数多了就格外容易写成另一个人的名字。塞缪尔·杰克逊老师。在《低俗小说》中扮演一个黑帮小喽罗,马仔,打杂的。配枪。喜欢梳个鸡窝头歪起嘴背圣经。"所有曾经参演过《所多玛120天》的狗贼们,全球十大禁片之首,所有的抢劫犯、轮奸犯、强奸犯、鸡奸犯、杀人犯、老鸨、姘头、厨娘、稳婆。们。还在等什么!悔罪啊!阿门!跪。把圣经从屁股蛋子下面掏出来,捧在心口捂热。用你们的舌尖,轻轻醮湿右手食指,翻开,圣经-旧约-以西结书-25章-17节,正义之路被暴虐之恶人包围,那些以慈悲和善意为名引导弱者通过黑暗之谷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正当你把书翻得窸窣作响之时,一只巨型黑色甲壳动物迅速穿过森林尽头铺得有蓝天和电缆的铁轨。破手绢遮住它丑陋的脸,和胡须上的一抹血痕。塞缪尔·贝克特,一个不断被重复,被唤醒,又不断地在水印中漂漂荡荡沉睡过去的名字。一个经常出现在报纸、杂志、文学宣传册里的形象。皱纹用玻璃刀镂刻出来。著名的人物形象。每一个见过照片的人都巴不得再往他脸上刻一刀。无声的尖叫裹在阴影瘦弱的大氅里,加强面孔的冷峻程度,和身后宫殿的空旷程度。隐藏在眼镜水雾后面两颗苦杏仁里的名字。幽幽的。再往后翻一页,终于出现了,等待戈多首映的时间、地点、演职人员名单。左边一页解释版权归属问题。"根据午夜出版社1952年法文版翻译并获中文版出版授权"。好吧。往后翻。只写了个"第一幕",如同舞台中央真正的帷幕。赶紧去撸开它吧。出现了,最著名的场面。"乡间一条路,路上一棵树"。爱斯特拉冈正在脱鞋,他前天晚上是在一条水沟里过的夜,洗脸漱口都省了。紧接着弗拉季米尔登场!等待戈多开演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等待戈多的更多书评

推荐等待戈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