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历史上的小插曲

雾凇
2018-12-14 看过

说到中医,是有很多争议和矛盾的。有人觉得很多中医的五行、阴阳相克等说法太玄,摸不着头脑,又有人觉得这正是中医学的精髓所在;有人觉得生病了吃中药根本没用,又有人觉得中药比西药副作用小。

不管怎么说,总有相当一部分人非常信任那些有经验的“老中医”,觉得他们的确能够对症下药,开出灵验的方子,做到药到病除。医学本来就是非常依赖于实践经验的学科,“老中医”的灵验,也依赖于数十年的深入钻研和临床经验的总结。

当我们争论对中医可信与否的时候,其实多数人对中医并不是那么了解。中医医史文献学家范行准就编写了一本《中国医学史略》,系统梳理了中医学在几千年中的发展历史。从起源、发展到充实、衰落,中医学在医经、本草、经方、临床医学各方面都经历了摸索和实践的过程,也都有丰富的成果。

《中国医学史略》是一本资料丰富、论述严谨的中医史书。行家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非专业人士不一定能看得那么深入。作为业余兴趣来看的话,除了大概掌握医学发展脉络之外,大可以把它当作一本中医资料库,需要的时候拿来查阅和验证。另外,了解点儿医学相关的小插曲,也是一个乐趣。

日常生活离不开医学。从古至今,每个人都会关注自己的健康状况。在“人民少而禽兽多”的原始社会,人们最怕被虫兽所伤,那可是事关生死的大事。早晨见了面,互相问候一下“无恙”“无它”,就是最大的安慰了。这里的“恙”,是一种食人兽,“它”是蛇。所以,那时候的人们,没被虫兽咬伤,平平安安的,就是幸福的一天了。

医学知识跟实践经验分不开。我们最早的解剖生理学知识,就是厨子从鱼类身上学到的。《尔雅·释鱼》中就说,“鱼枕谓之丁,鱼肠谓之乙,鱼尾谓之丙”,区分鱼的不同部位。庖丁解牛,“目无全牛”,也是熟悉牛身上不同部位的结构才能做到的。

现在孕妇都比较注重孕期的保护。其实我国古代很早就有了妇产科的知识。南朝时期,出身于医学世家“东海徐氏”的名医徐之才,就写过《逐月养胎法》指导孕妇养胎了。他也是师承了前代的知识,比如先秦时期的《青史子》就记录了胎教的说法。

在架空的历史小说和剧集中,曾经借用过《金匮要略》之名指代重要的文件。实际上,《金匮要略》是东汉张仲景所著的《伤寒杂病论》中分离出的杂病部分,而主要的伤寒部分变成了《伤寒论》。

古代有些药物也是很稀缺的,所以嗜好囤货的人又把目光放在了珍贵药材和药品上。宋神宗时期由太医局设立了卖药所,这就开始出现国营的药店了。据说童贯被没收财产的时候,从他家搜出了上千斤的理中丸。童贯可真能囤啊!这跟唐朝时候元载家搜出来的八百石胡椒有的一拼了。

很多历史类文学和影视剧作品中,都有医生这类重要的角色。这不光是因为医学是日常生活必须的学科,更是因为我国医学发展久远,诊脉、开方、用药相关知识丰富,也留下了不少经典的医学典籍,有充足的资料用于还原或者架构历史场景。不管是展现医生治病救人的情景,还是运用中医学知识逗趣、巧妙斗争的情节,中医始终是大家乐于见到的元素,为作品增添了真实性和乐趣。

2018.12.14雾凇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中国医学史略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医学史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