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一家之言——评刘勃《传奇中的大唐》

谈春
2018-12-10 看过

新世纪文学发展到现在,在逐渐多元化的同时,有些作品多少还是掺杂了些市场经济的因素。现在读者,更倾向于购买营销得比较成功的书,换言之,广告打得好,销量就不会差。文学报微信公众号推荐过这本书,大体内容就是豆瓣这本书下面的第一篇长评写的内容。读过《传奇中的大唐》以后,才发现原来微信公众号以及豆瓣上的推荐来源于这本书的后记《唐传奇的作者、读者及其他》。这篇文章拉高了我对这本书的阅读期待,于是购买后花了一天时间来阅读。

在评论这本书之前,想讲讲我大学时候一件比较傻的事情。某次中文系请来一位研究唐宋词比较有名望的学者来坐讲座,这位学者在讲座里,对于杜甫的评价非常高。当然,杜甫继承《诗经》、《离骚》的批判现实主义精神,内容上忧国忧民,风格上沉郁顿挫,确实担得起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然而,当时我在图书馆里借阅了一本有关杜甫的评传,里面写的是对杜甫生平事迹的吐槽,说杜甫总是理所应当借别人的钱,如果别人不接济他,他就写诗骂人家。作者根据各种史书记载,列出某某句杜甫的诗,就是在他到了某个亲戚家,打秋风不得而“发愤著书”的。具体的书名和作者现在已经淡忘了,但是当时非常信以为真,在讲座结束前的提问时间,当着所有人的面,以那本书上的几个点,问那位学者,既然如此,杜甫真的称得上是诗圣吗?

一个中文系的本科生,读了一本批判杜甫的书,就当众否定他千百年来既有的文学地位。问题问出去的那一刻,当然是一片哗然。幸好来做讲座的学者比较有耐心,还跟我讲了他的看法,但我自己回想起来,尤其是熟读了文学史,渐渐有些人生经历以后,总觉得无比羞愧。

《唐传奇的作者、读者以及其他》这篇后记,颇有点《名作欣赏》的风格,语言通俗流畅,又像论文一样有可以深挖的点。本来以为《传奇中的大唐》也是类似风格的书,然而整体读下来,是比较失望的。

可以肯定的是,这本书对于唐代门阀制度、妓女、科举制度、长安城整体布局等细碎背景知识的补充,还是较为严谨的。但它对于《莺莺传》、《霍小玉传》、《李娃传》、《柳毅传》、《任氏传》等篇的解读,虽然作者旁征博引、切入的角度新颖,但语言流于口语化和网络化。另外,作者对于这些唐传奇的解读,也是一家之言,并不能具有文学史上的权威性和普世性。

结尾代后记里,作者说,“学院之君子,往往长于堆资料,对世道人心却比较隔阂,并且很有些以此为荣,让他们说两句和普通人能正常沟通的话,也真是挺难为他们的。所以这本小书,或许还不无存在的价值吧。”来为这本书的口语化、网络化辩护。但在我看来,并非如此。书里大约有25%左右是唐传奇原文引用加作者自己口语化的翻译,这是摆脱了材料堆砌的弊病,但这种材料解说也未见的高明多少。而论述的部分呢,则将张生形容成一个渣男前任,将李益说成是“电话不接、qq头像永远灰暗、朋友圈也从来不更新”的冷暴力逃避男……等等。口语化是有了,普通大众也一定能看得懂,能理解了,但这种科普这种理解难道不会把没接触过唐传奇的读者带跑偏吗?中文系的读者,有时候是不需要材料解说的,在学术的阅读期待里猛然看见各种网络词汇,恍惚之中又觉得非常违和。

由此看来,这本书的读者定位是非常尴尬的。营销宣传的文章,看起来非常有学术性,然而整本书的内容却非常有“爆点”、借助网络化的语言和刁钻新颖的切入点企图吸引浮躁的阅读大众。这让我想起以50年代周作人为典型,后期不断兴起的各类知识小品文,内容涉及三教九流、花鸟虫鱼、衣食住行、文史掌故,同样是商业化、同样是为了向阅读商业小报的普罗大众做一个文化上的科普,但那类文章的格调要高很多。

新世纪文学发展到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读者越来越多,为什么在文学上反而出现了倒退呢?这到底是作者的原因还是读者的原因。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传奇中的大唐的更多书评

推荐传奇中的大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