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苏轼诗随感

胡了了
2018-12-07 15:32:35 看过

这次细读完《苏轼诗选》,我更加坚定了苏轼诗的地位被高估这一看法。民国时人中,推崇苏轼诗的二位,钱钟书和林语堂,他们的文字也都有似于苏轼的特征:轻盈的理趣、雅致的感怀。这种特征或许适于写散文,但确实不合诗的生命力。 对苏轼的批评,纪昀指责他那首《琴诗》所说的“此随手写四句,本不是诗”。我不赞同纪昀“不是诗”的论断,但同样认为这样单薄的理趣直白地写在诗中并不高明。小学时学过的《赠刘景文》和名作《题西林壁》,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题西林壁》作为诗有什么好呢,思想没什么新意,在文章里可以论得更精彩,文字也不美妙。王安石也有许多这样的诗,在我看都是属三流及以下的。 苏、黄经常被拿来与李、杜相比,认为是宋朝时的李、杜。两人当然都与李、杜相差甚远,但如果要说谁离前人更近,那还是黄庭坚。而且黄庭坚确实造就了新的诗风,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代诗风的老辣瘦硬。相比而言,苏轼在诗上的创造没什么好看。黄庭坚开玩笑的话或许是事实:“人人都夸我老师诗好,其实都是效仿我的体式罢了”(原文见吉川幸次郎《宋元明诗概说》) 苏轼诗的问题在于他用心不专,诗艺不精,所谓“肤滑”。他大部分诗的词句显然没有经过深思和锤炼,顺滑着下去了。这或许可以被理解成才子的率真自然,但苏轼才气虽大,却也大不到能靠才华把诗自圆(而不太被认为是天才的黄庭坚做到了)。苏轼和李白的差别在于,苏轼是小才子,他依赖的主要还是文学经验和机智;李白是天才,无所凭依,写诗有自然清逸的神性。读苏轼的诗,我觉得不伦不类的是,一方面他常用宋诗风格的典故、造句,但用得并不自然,逞才和炫知的痕迹明显(这种痕迹与缺乏剪裁不无关系);另一方面,他还是向往唐人气象,所以想写出雄壮的感觉,但写到雄壮,又忍不住搜罗腹中书卷来形容,语调也并非唐人之铿锵。可谓两头不讨好。 苏轼诗有句无篇的情况很常见,而这在宋诗人中是少见的。宋人普遍重视诗本身的自足和完整,而苏轼的一首诗常有好句,却带不出整首诗的生命力。苏轼确实是多面手,也没有把精力集中在诗上,既然如此,就不该因为他附着的文化光环而强说他是北宋第一大诗人。我认为他散文最佳(苏轼的写作也皆是散文家气质而非诗人),词次之,诗又不如词。他的诗到山谷、剑南都有并不算小的差距,甚至未必及得上梅尧臣与范成大。读《苏轼诗选》抄《和子由渑池怀旧》、《法惠寺横翠阁》、《除夜野宿常州城外二首》、《杜介送鱼》五首。

胡了了 2018.12.7

13 有用
3 没用
苏轼诗选 苏轼诗选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苏轼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苏轼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