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

个亭
2018-11-25 看过

P11 考證四“禮之用”條

著者曰:這段話現今許多注本都這樣標點:“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何晏《集解》引馬融說:“人知禮貴和,而每事從和,亦不可行。”這似乎是當今諸多注本的依據,從“每事從和”可知。但皇侃《義疏》卻認為“小大由之”應該下接“有所不行”。邢昺從之。

按:著者以為當於“美”下絕句,固是;下段另有論證頗為精彩,茲不贅言。但著者以為何晏《集解》為今本標點致誤之由,且又不敢斷言,故用“似乎”二字;“從‘每事從和’可證”一語,則頗為籠統,故不足為據。

P13 考證五“因不失其親”條

著者曰:因,通“姻”。何晏《集解》引孔安國說:“因,親也。言所親不失其親,亦可宗敬。”

按:尋上下文意,著者以為孔安國以“親”釋“因”,是“因,通‘姻’”的證據。但孔安國注並未將“因”解作“姻親”或相近之類。“因”有“親”意,如《詩》“因心則友”。著者新解當另尋他證,不應曲解孔說。

P22 考證九“退而省其私”條

著者曰:朱熹《集注》卻認為孔子退而省顏回之私,“則見其日用動靜語默之間皆足以發明夫子之道。”……如朱說,則是孔子“退而省其私”,而顏回“皆足以發明夫子之道”,文氣不相連貫。

按:著者曲解朱熹注文,而後攻訐之,以朱子之博學豈不知“退”字之意!朱熹注曰:“愚聞之師曰:‘顏子深潛純粹,其於聖人體段已具。其聞夫子之言,默識心融,觸處洞然,自有條理。故終日言,但見其不違如愚人而已。及退省其私,則見其日用動靜語默之間,皆足以發明夫子之道,坦然由之而無疑,然後知其不愚也。’”朱子分明言“及(颜回)退省其私”,哪里指涉孔子?讀書如此,情何以堪! 又按:此条继承《译注》。

P24 考證十“所以、所由、所安”條

著者曰:何晏《集解》云:“以,用也,言視其所行用也。由,經也,言觀其所經從也。”通過對《論語》時代典籍中這兩個較常見的用語的全面考察,我認為此說比較可靠。“所以”往往表示行事的方法和途徑……“所由”則往往表示如此行事的緣由。

按:著者認為何晏《集解》“比較可靠”,姑且不論是否“可靠”,但著者下文卻明顯與何《解》矛盾。以“方法和途徑”釋“所以”,與“行用”近似;以“緣由”釋“所由”,與“經從”何遠!同樣貌合神離的情形,還見考證五十三,王肅“務所以化道民之義也”,豈能等同著者“管理人民的要義”?

P181 考證八十二 “子曰譬如為山……往也”條

著者曰:這一章的解釋有歧義。一為:“好比堆土成山,只差一筐土了,如果[應該]停止,我便停止。好比平地堆土成山,縱是剛剛倒下一筐土,如果[應該]前進,我便前進。”……前者為何晏《集解》引包咸、馬融之說……我們取前者。

按:僅舉包咸注:“簣,土籠也。此勸人進於道德。為山者其功雖已多,未成一籠而中道止者,我不以其前功多而善之,見其志不遂故不與也。”包氏言此為“勸人進於道德”之言,與“當止則止”之意何干!“見其志不遂”,則孔子“不與”,其中褒貶之意顯而易見,怎可譯作前文?縱為新解,亦不當歪曲前人注文,然後以為佐證!

P349 考證一四五 “吾老矣,不能用也”條

著者曰:何晏《集解》說:“以聖道難成,故云‘吾老,不能用’。”可見,何晏認為這兩句話是孔子說的。

按:“可見”云云,過於武斷。“故云”二字非“故某某人(孔子或齊景公)說”之意,乃舉經文,釋作“故《論語》說”,與“故曰”同例。孔子見景公時尚在壯年,何晏豈會不知?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论语新注新译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语新注新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