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透视 符号透视 8.2分

《第六章 话语与权力》读书笔记

见招拆招
2018-11-23 看过

第一节 巴赫金:交往与对话

“交往与对话”是巴赫金的基本思想,即是说,人与人的存在以及存在方式,都是相互依存的对话关系。

巴赫金的“超语言学”是一种融会着交往精神、话语理论以及符号意识的宏观语言学。

(“镜中我”理论、彼得斯“交流的无奈”)

“超语言学”的核心内容就是话语问题,所谓“话语”,就是生生不息的言说活动以及制约言说的潜在社会机制,如新闻以及决定新闻的价值观。

话语与意识形态的关系,是话语理论的核心。

针对索绪尔以及结构主义的“系统结构符号论”,巴赫金提出了“意识形态符号论”,认为在符号及其实际应用中,起到决定作用的不是非历史性、非社会性的系统结构,而是源于现实生活中的“意识形态充盈物”。(即是说,话语不可能不体现为某种现实世界的欲望追求、利害关系或者意识形态背景。)

第二节 意识形态话语观

葛兰西,“西马”鼻祖

“霸权”(“领导权”)是葛兰西思想体系的关键词,指的是意识形态上的控制权,它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有点类似于文化的作用。

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观

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观,直接受教于葛兰西关于政治社会与市民社会的理论。他认为,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包括两个部分:莉萨司(强制性的国家机器)、意萨司((意识形态国家机器)

阿尔都塞对意识形态的定义:“意识形态是个人与其生存的真实条件的想象关系的再现”。

第三节 福柯:话语理论

福柯的研究的出发点与目的地基本都在于对资产阶级“知识/权力”关系进行深刻的揭露与敏锐的剖析。

知识考古学,是以知识为研究对象的。在福柯看来,一门知识同时也是一种话语,知识考古学就是话语考古学,考察各种话语的生成机制。

知识/权力

福柯所说的“知识/权力”问题,主要是针对“权力如何构成知识”和“知识如何效命权力”这两对关系。

“规训”是福柯创造的新术语,用于指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控制机制——它一方面体现为权力的干预、监视与训诫,另一方面体现为知识的生产、生发与生成。

第四节 话语分析举隅

传播学批判学派的三种研究路数:

一是政治经济学,此路数从经典马克思主义出发,分析揭示传媒所有制结构与利益关系;

二是文化研究;

三是文化帝国主义,此路数从国际传播与全球传播视野入手,探究西方传媒运作及其产品对世界格局与人类命运的影响。

国家并不是主导权力的唯一形式,权力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每一个层面。即使统治阶级瓦解、国家消失,社会生活层面的权力关系仍然存在。福柯的“话语”与“权力”的关系实质更偏向于“话语构建权力”的单向关系。

比如,占统治地位的阶级通过主流话语劝说、掩饰和操纵等策略来塑造他人的思想,使之符合自己的利益。他们不断声明,精英阶层在制定计划、做出决策和对权力实施的关系和过程进行控制等方面具有特殊作用。这些观点一旦为他人所接受,就成为一种社会共享知识,支配着社会的权力运作。因此,当国家总统或政府首脑代表一个国家对他国宣战时,民众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们所掌握的“共享知识”使他们相信总统或政府首脑有这样的权力;相反的,一个平民做同样的事只会被认为是“疯子”,因为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权力。在此情况下,

权力得以运作是因为主流话语成为大家共同接受和使用的话语,而权力的事实又加强主流话语的地位。另一个方面是那些仅掌握在少数专业人士手中的专业知识。比如,医生可以给病人看病,因为医生掌握了有关疾病治疗的知识,他有能力也有权力给别人看病,其他人没有这种权力。与前一个例子不同的是,医生有权治病的首要保证并不是因为民众的“共有知识”,而是因为医生掌握了有关疾病的专业知识,即福柯所说的学科话语和文本提供的逻辑和思维模式。这说明,此时共有知识在为权力实施提供保证的过程中只是一种必要条件,但掌握某种学科的专业知识是它的核心条件。当然,不管是共有知识还是专业知识,其实质都是为权力实施提供合法途径,而一旦权力得以实施,它将反过来加强知识的作用,为权力的进一步实施创造条件。

福柯对“话语与权力”的思考本身体现一套不同于西方传统主体哲学的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福柯思考的是西方社会的局部理性化过程,这不同于马克斯·韦伯以及法兰克福学派对西方社会宏大理性化过程的反思。在福柯那里,社会现实是被建构出来的,认识主体不是传统主体哲学中的超验主体,而是形式主体,因社会实践位置的差异而拥有不同的主体性。

新闻传播学的话语权力

新闻传播学是社会科学体系中的后生者,在话语权上基本不占优势。在这样的情景下,他类社会学科对新闻传播学发挥影响与感召作用,作用于新闻传播学话语产出进程,致使新闻传播领域自主生产率较低。新闻传播学中很多重要概念、命题、方法以及格式都是他类学科的“克隆产品”,新闻传播学科依赖他类社会学科的辅助,进而实现累积学科知识的目标。在上述情景中,新闻传播学处于被影响、被塑造、受辅助的弱势位置,其话语生产依赖他类学科。在学科间话语权的战斗中,新闻传播学科经常是固守原态。因为新闻传播学不能自主生产话语,所以不能构成强大的聚合力,不能应对他类话语权力的侵袭。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符号透视的更多书评

推荐符号透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