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戈 挥戈 8.6分

亿万沟壑如迷宫

夏侯雁
2018-11-23 看过

时隔多年,终于能完整地读完小说《挥戈》系列,与当初在网上的零散阅读不同,如今实体书在手,加上扉页题赠,更觉沉甸甸的。腰封上印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一排大字,揭开后,黑色的护封上还有两行小字——“孤独是英雄的常态”。读书时习惯卸下这些无用的外壳,于是,灰白封面上竖列的“人总要找到一个大于自己的东西”又映入眼帘。

“自己”究竟是什么?当“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之时,处于“愚昧的山峰”,当“知道自己不知道”之时,处于“绝望之谷”,随着经验与知识的增长,逐渐“知道自己知道”,便开始爬上“开悟之坡”,最终达到大师的境界,即“不知道自己知道”。大师境界类似于林青霞的美貌,美得不自知。这是著名的“邓宁克鲁格心理效应”,把这种认知偏误说得好听点,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小说中“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吴戈,是“牛犊”吗?在少年吴戈的心中,其实是充满恐惧的,他不是不知道敌人的强大,但因恐惧而勇敢,他能闻到“那狼口里腥腥的死亡气息”(第19页)。然而,比躯体之死更可怕的是精神之死。“我不走,

...
显示全文

时隔多年,终于能完整地读完小说《挥戈》系列,与当初在网上的零散阅读不同,如今实体书在手,加上扉页题赠,更觉沉甸甸的。腰封上印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一排大字,揭开后,黑色的护封上还有两行小字——“孤独是英雄的常态”。读书时习惯卸下这些无用的外壳,于是,灰白封面上竖列的“人总要找到一个大于自己的东西”又映入眼帘。

“自己”究竟是什么?当“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之时,处于“愚昧的山峰”,当“知道自己不知道”之时,处于“绝望之谷”,随着经验与知识的增长,逐渐“知道自己知道”,便开始爬上“开悟之坡”,最终达到大师的境界,即“不知道自己知道”。大师境界类似于林青霞的美貌,美得不自知。这是著名的“邓宁克鲁格心理效应”,把这种认知偏误说得好听点,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小说中“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吴戈,是“牛犊”吗?在少年吴戈的心中,其实是充满恐惧的,他不是不知道敌人的强大,但因恐惧而勇敢,他能闻到“那狼口里腥腥的死亡气息”(第19页)。然而,比躯体之死更可怕的是精神之死。“我不走,你们不能恨我爷爷”(第11页)。

第一篇《吴村之战》,少年吴戈为了给爷爷正名并报仇,仅凭一柄长刀、一人杆三尖猎叉、一柄五寸解腕匕首、一副弓箭、一只小弩、三个猎熊用的夹子,单枪匹马挑战武功远在自己之上淮北七虎。短短几页纸的武打描写精彩纷呈,字句间碰撞的刀光剑影挟裹雨夜的腥风扑面而来,少年胆气,宁死不辱。类似的濒临绝境的武斗场面在书中举不胜举,《风神镇》与铁塔的决斗;《南京的残夜》河房一战;《寻找吴戈》被官兵围困;以及最后一篇《烟月京华如梦寐》与崔翼野的比武。

少时读武侠小说之速度,皆因跳跃式的忽略了很多千篇一律的武打描写,几百个回合直接拖至结果并不影响情节推动。而《挥戈》里的招式乃斗智斗勇,对手强大,招招致命,弱者却随时都有绝地反击的可能。譬如:“吴戈从未见过这种长鞭,这一鞭已打得他后背的衣服几乎全碎了”,又“这人长鞭不及撤回,反手从腰间抽出一柄短斧,斧柄一转,就用斧刃锁住了猎叉”,又“吴戈这一脚蹬出,顺手就抽出了右腿绑腿上的匕首,顺势插进敌人的小腹”。(第14至15页)。这些镜头感十足的武打动作描写,大多集中在前两个故事。

后三个故事与之相关联,却把江湖恩怨逐步引向官场内部和日渐衰落的大明王朝,由此与吴戈的成长穿插在一起。《烟月京华》中的耿思明是吴戈少年时期的朋友,他从当年的犯颜直谏变得如今与贪官同流合污,他与吴戈有一场对话,那也是很多人的内心独白,“我们怀才不遇。我们志大才疏。我们什么都想改变,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们只能继续活下去。我们没有未来”。(第247页)

吴戈一直追寻的东西,那个大于自己的东西,在哪里?书中反复提到——“他看到无边的沟壑从大地的尽头竖立起来,地平线缓缓耸立了,翻转了。天地翻覆。大地如同莲花生大师的手掌,劈面倾覆下来,将自己蝼蚁一般埋入地底深处。无处可逃。无边的黑暗。十几年前的那个身影在眼前飞速逝去。而自己已永远沉埋。”(第228页,第281页)

成年的吴戈是不快乐的,如某位兄弟所说,他一直都在努力地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人在江湖,却无法快意人生,连喝酒都得对自己千叮万嘱。“克制,克制,克制是你从小到大最擅长的事情”,喝了又如何?他接着安慰自己“你仍是一个绝对自律的好人,这是最后一次,保证最后一次”(第245页)。如此纠结同样也反映在他的感情世界里。

在《挥戈》的五个故事里,吴戈身边出现过几位女子,小莲、石姑娘、舒玉笙、虞畹兰、何丽华、雪汀、狄小姐……有评论说杨虚白不擅描写女性角色,这点我不能完全同意。他对反面角色刘氏的刻画,那是入木三分,尤其语言描写(第258至260页)大家自己看。篇幅有限,以下只列举与吴戈有感情互动的几位。

《风神镇》石小姐的出场应是最惊艳的,只可惜人物描写除了“娇柔羞涩”,还是“羞涩”,如此这般,其他人便看得眼睛都直了……好在写到男主角的时候,就不止是“心中一荡”那么简单,如“吴戈看着她洁白的后颈,还有未编入发辫的茸茸散发,鼻中闻到那股淡淡的少女清香,耳中更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第69页)。

《南京的残夜》中虞畹兰是一位貌美而又个性极强的歌女,吴戈却选择了姿色才艺稍逊的玉笙为未婚妻,虽不爱,但适合过日子。两位女子的结局最终令人唏嘘,其命运悲凉,连角色也无甚存在感。虞畹兰之死有些出戏,狗血台词批判之(第122)。

《烟月京华》中的狄小姐,算是吴戈感情线中的重要人物,其中有一场戏,“狄小姐一勺勺喂骨骨喝药,她的一缕头发从鬓边掉了下来,却腾不出手来拢上。吴戈几乎想伸手去帮她拢一拢头发,却终于不敢”(第261页)。狄小姐是钟情于吴戈的,于是他难过,他想喝酒、又想到答应了狄小姐戒酒。如此这般,既知个人之渺小,要寻找大于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容易了。一锭银子?一杯酒?又或者一个承诺?

以上都不是。

亿万沟壑如同迷宫,其中,只有一条,能抵达彼岸。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挥戈的更多书评

推荐挥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