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权利与历史》笔记

我有一个小咪咪
2018-11-21 看过

[美]列奥·施特劳斯 著.彭刚 译.自然权利与历史[M].三联书店.2003

导论

1. 法定 实在的权利positive是排斥自然权利的 2

2. 当代对自然权利的拒绝导向了虚无主义——不,它就等同于虚无主义 5

3. 当前科学对自然权利的拒绝主要是从历史的角度,从事实和价值的分野来拒绝的 9

序言 政治哲人施特劳斯

一、引言

1.奇特的现象:施派的学术影响力和政界影响力相差很大。

2.施派孤芳自赏、独往独来,称当代学术为“现代民主的官方高级祭司”the official high of democracy,不可能解决最重大的时代问题——现代性的危机和西方文明的危机。2-3 他坚持必须从西方古典的视野来全面批判审视西方现代性和自由主义,17至18世纪的古今之争或古典人与现代人之争,最后以现代人的全面胜利为结果,但这争论本身并未结束,西方现代性的正当性究竟何在,现代性究竟把西方文明引到何处去。从卢梭到海德格尔都是从西方现代性的方向上批判,实际只是推动了现代性,批判必须有一个不同于现代性的基地,对自由主义的批判必须有一个超越自由主义的视野,这就是西方古典思想。但绝大多数西方学者都认为他们的是时代错乱症anachronism,学界怪胎。

3.但八十年代之后成了华盛顿的官方政治哲学,成了共和党高层的政治理念。 3-4施特劳斯成了“共和党革命的教父”。轶事 卡尔·波普尔50年代在芝加哥大学谋教职时,施特劳斯与Voegelin联手予以封杀,认为他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是纯粹的半吊子说大话,品味低劣至极,是当代不学无术而欺世盗名的典型。 6-7

二、现代性与历史观念问题

1.现代性的本质就是青年造反运动,称马基雅维利是近代以来一切青年运动的鼻祖,主人道德或贵族道德的全部基础在于以最大的敬意尊重老年和传统,而现代性颠倒了这一道德基础,只相信进步和未来。 8-9 现代人混淆了“好”与“新”,不是用“好”衡量是否对,而是用“新”去判断。

2.基本思想:17世纪以来的自然权利或天赋权利带来的历史观念的兴起,导致了西方古典的自然正义或自然正确的观念。 10-11历史观念因此无情地冲刷着人心原有的深度、厚度和浓度,导致人类生活日益平面化。12

3.诸神的冲突实际把我们带回了古代世界的开端,当人类走到现代性的尽头,实际也就必然会回到古代人在一开始面临的问题。 19

三、施特劳斯在美国

1.布鲁姆全盘否定罗尔斯,认为其正义论建立在三大误解之上:误解自然状态;误解康德的道德哲学;误解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论 31

2.现代性建立在低俗但稳靠low but solid 的基础上,最终导致了现代性的最大悖论,现代性最初是要把人提到神的地位,结果是把人降低到了动物的地位。 33

3.德里达的“延异”和德勒兹的“游牧”都是在无处可逃时怎么逃、打不过怎么打的策略(因此后现代理论越来越像是毛主席著名的“游击战术”的文学理论版) 35

4.布鲁姆出版了《蔽塞的美国心智》引起了一场论战,论战的激烈程度被称为美国南北内战以来所仅见。辩论的主题:美国大学生应带读什么样的书?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教育? 37

四、施特劳斯、自由主义、后现代

1.现代性的全部问题,就是哲学家抹杀了哲学家的自由与普通人的区别,他们想当然地以为哲学家所欲就是全人类所欲 57

五、政治、哲学、政治哲学

1.政治哲学的首要和中心问题就是检讨哲学与政治社会的关系,因此最早将他的“政治哲学”称为“哲学社会学”sociology of philosopy。现代哲学家认为哲学家要改造世界,结果是哲学不断批判不符合真理的政治,导致政治的日益走火入魔(不断革命),以及哲学本身的日益走火入魔(不断批判)。 58-59

2.两个现象:政治的哲学化,现代政治似乎必须从哲学的学说和主义出发才能奠定自己的正当性,这是以往的政治没有的,以往的政治以道德、习俗和宗教为基础;哲学的政治化,哲学从以往一种私人性的纯粹知性追求变成了一种公共政治的武器,就像培根说的“知识就是权力”,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导致了哲学和政治的双重扭曲。

3.哲学就其本性就具有癫狂性madness,与政治社会不相容:哲学为了维护自己的绝对自由,必然嘲笑一切道德习俗、必然怀疑亵渎一切宗教和神圣。从哲学转向政治哲学,转向或返回神志正常sanity,就在于防止哲学的走火入魔。这没有改变哲学的性质,只是改变了哲学的表达方式。 60-61 政治哲人在思想方面与哲人一样的癫狂,但在言论尤其在写作上却变得无比的谨慎小心,从而发现了一种被遗忘的写作方式——古典政治哲人会用一种特别的写作方式,在同一个文本里用两种语言说话,传递两种不同的教导:一套对社会有用的俗白教导,一套是政治上有忌讳而不宜直言的真正的教导。 62

4.古今之争:现代哲人拒绝了古代政治哲人对政治和哲学关系的认识,认为可以用哲学的知识取代政治社会的意见,如果古典政治哲人所谓的俗白教导按柏拉图的看法是某种“高贵的谎言”,那么现代哲人则决心要用知性的真诚去代替高贵的谎言。 64

5.政治哲学是所有社会科学当之无愧的女王 73

6.不成熟的哲学往往好标榜如何爱哲学,如何鄙视政治或人间事,但成熟的哲学即政治哲学则恰恰转向成熟地关心政治和道德事务、关心人事和人 78

第一章 自然权利论与历史方法

1.以历史的名义对自然权利的攻击:历史上有形形色色的正义观念,所以不存在什么不变的正义规则,也不存在自然权利。但首先,所有人同意不是其必要条件,因为自然权利是理性的,而不是所有人类都是理性的 10;其次,这些形形色色的正义观念与自然权利是不排斥的,反而是根本前提,刺激着人们去寻找自然权利

2.习俗主义conventionalism的攻击:所有权利来源于习俗 11。其假定自然与习俗的分别是根本性的,而自然具有最高的尊严和规范;正义是习俗性的,与自然是违背的。 实质上是古典哲学的特殊形式。

3.现代历史观的批判:把人和活动产物(包括正义观念)看作比自然高超得多。 12 如果对于古典派来说,哲学化就是走出洞穴,那么对于现代历史观,所有哲学化本质上都属于某一历史世界。可称之为历史主义,对自然权利的可能性与可知性的哲学批判。

4.历史主义的前身是保守主义。 14 否认了普遍规范的意义,也就摧毁了所有超越现实的努力的唯一稳固的根基,很极端的现代此岸性的形式。 17 但历史学不能承担这一重任,因为无法从历史中得到任何客观规范——根本就没有什么客观的规范。 18 历史主义本身不是一种融通的世界观,而是对一种所有融通的世界观的分析。 27

5.激进历史主义的命题:一切的理解,一切的知识,无论它们如何有局限、如何地“科学”,它们都预设了一个参照系;它们都预设了一个背景、一种融通的观念,知识和理解可以在其中展开。 我们应该在没有任何理性指导的情况下选择其中的一种,选择除其本身外别无根据。 28

第二章 自然权利论与事实和价值的分野

1.历史主义的简化论断:自然权利是不可能的,因为完全意义的哲学是不可能的。只有存在着历史上变动不居的视域horizon,哲学才是可能的。同样适用政治哲学。但如果人们能够理解那些在政治上所能做出的根本性的抉择的话,政治哲学就是可能的。回答,明智的行动的终极目标究竟是什么的问题。 37

2.自然权利在今天遭到拒斥,不仅是因为历史主义,而且也因为诸多关于正义与权利的原则,这些原则彼此冲突但没有一个能证明自己更优越。这在本质上是马克思·韦伯的论断。38

3.然后开始四十页的批评)

4.整个事情的过程就让人想起一种孩子们玩的游戏,在游戏中你只要说了某些词就输了,而你的玩伴们则不断地挑逗你来用这些词。 54

第三章 自然权利观念的起源

1.自然一经发现,区别于神话的哲学就出现了,第一位哲学家就是第一个发现自然的人。自然作为一个区分的名辞,和约定对立。 83 自然权利观念的出现,是以权威受到质疑为前提的。 85对于初始事物的追寻开始区分好的和祖传的,通过感官,初始事物必须是所有人可感知的。区分出人工造物,即由于某种盘算而产生,由思维着的存在者创造的。 88-9自然的发现是对人类某种可能性的确定,这种可能性是超历史、超社会、超道德和超宗教的。自然物的习惯是它们的本性nature,而不同人类部族的习惯是他们的习俗。90-1

2.自然与习俗的区分是自然权利观念出现的必要条件。 94

第四章 古典自然权利论

1.苏格拉底转而研究人间事物,对那些事物提出“是什么”,并对人间事物本身是什么继续追问。从而区分了作为一个部分而存在与整体的存在,整体必须“在存在之外”。 122-3

2.事物本性的意见是我们通往实在的最重要的渠道。方法为辩证法,乃是交谈的或者是友好辩论的艺术。人们需要超出意见之外,去寻求有关相关事物本性的融通无碍的观点。那种融通无碍的观点使得人们能够看见互相冲突意见中的相对真理,而融通无碍的观点是完备的或总体性的观点。 所以,诸多有关权利和正义的意见是自然权利和正义观念所必需的。125

3.古典自然权利论对享乐主义的批判即认为,善的事物比使人快乐的事物更根本,快乐是以欲望为前提的,欲望有着自然的顺序(驴和人的需求不一样),这个顺序指明了存在者的构成 127 如果其分内运作良好,就是善的,有序的。 128

4.三种类型的古典自然权利论

(1)苏格拉底-柏拉图式:给每个人依据自然他所应得之物 148-149

(2)亚里士多德式:一种必然要超越政治社会的权利不可能对人是自然的权利,因为人按其本性乃是政治动物159 所以,自然权利乃是政治权利的一部分。 160

(3)托马斯主义式

第五章 现代自然权利论

一、霍布斯

1.至关重要的观点:政治哲学或政治科学是可能的或必要的 170

2.起点:传统政治哲学假定人天生就是政治动物,霍布斯拒绝了这一假定,就爱如了伊壁鸠鲁的传统,还接受了他的前提即善就是快乐。他给非政治的观点赋予了政治的内容,试图将政治理想主义的精神灌注入享乐主义传统之中。其自然哲学:数学的机械论者,也是唯物主义的机械论者,是柏拉图和伊壁鸠鲁的物理学的结合。172-3

3.方法:在极端怀疑论的基础上建立绝对可靠的教条主义大厦。数学是成功的,因此要“只对图形和运动进行比较”,反对任何目的论,有利于机械论。 174-5考虑一个自然的安全岛的可能性。他渴望成为一名“形而上学”的唯物主义者。 176-7

4.自然法:目的是为了正当社会秩序的实现奠定确定的准确的知识与可能。所以其必须从人们实际生活的情况,从多数人最强大的力量中推演出来。而所有情感中最强烈的乃是对死亡的恐惧,对暴死于他人之手的恐惧。或者说,死于暴力的恐惧最深刻地表达了所有欲求中最强烈、根本的欲求——自我保全。所以基本的道德事实不是一桩义务,而是权利,而且是无条件的和绝对的。因此,公民社会和国家的职能与界限一定得以人的自然权利来界定。如果自由主义就是把人的权利视为基本的政治事实,国家的职能在于保护这些权利,那么自由主义的创立者就是霍布斯。 183-5

5.自然法转型:前现代自然法关注的是人的义务,而霍布斯将重点从自然义务转向了自然权利——使一项无条件的自然权利成为一切自然义务的基础。以人的义务来界定社会秩序的实现注定是乌托邦,而权利则是每个人所欲求的东西,前提都在激情中,只要启蒙与宣传就好了。古典论认为人在公民社会中,公民社会优于个人。霍布斯从而将自然状态改造为核心议题,那里只有不折不扣的权利而没有不折不扣的义务。186-7 自然状态原为神学概念,与蒙恩状态the state of grace相区别。霍布斯将公民社会代替了蒙恩状态。 188

6.16 17世纪倾向于简化道德教条,马基雅维利将德性简化为爱国,霍布斯简化为为获取和平而必须的社会德性 190-1,这种替代是社会享乐主义的核心。在自然状态,自然欲望与非自然欲望区分(从而倡导苦刑禁欲)上,霍布斯不同意伊壁鸠鲁,从而将所有限制和对权力的追求统统解除了。 192-3

7.主权学说。其实是法学理论,17世纪自然公法出现的新学说,其要旨不是说把足够的权力赋予统治权威乃是合宜的,而是说,那足够的权力乃是作为权利而属于统治权威的。区分于马基雅维利的国家理由reason of state,其以有效政府代替了最佳制度,自然公法反之。古典政治哲学认为制度的合法取决于环境,自然公法关心一切环境下都有可能实现的正当的社会秩序。 194-5

8.局限

(1)如果自我保全压倒一切,那么参战和被处死时怎么办?所以政府权利与自然权利有无法解决的冲突

(2)死于暴力的恐惧比之死于地狱之火或上帝的力量,其力量更加微弱。所欲霍布斯蕴含的前提是民众需要被启蒙。 201-2

二、洛克

1.理性就是自然法。只有在和平状态下,生命是可以保全的,所以理性愿望着和平,任何人不应该伤害别人,而伤害了别人的人因此就弃绝了理性,人人都可以惩罚他。 233自然状态无法忍受的弥补方法就是政府或公民社会,理性亦即规定了其权利和界限。 234霍布斯自我保全的原则不是有利专制政府的,而是要求有限政府。 236

第六章 现代自然权利论的危机

一、卢梭

1.现代性的第一次危机出现在卢梭的思想中,感受到现代性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并渴望回到古典的世界里,卢梭并不是第一个,如斯威夫特,但是卢梭不是反动——自霍布斯以来,理性释放了激情的力量,但卢梭认为激情本身就是主动的,并且夺去了理性的位置 257

2.以两种古典观念来攻击现代性:城邦与现代性;自然。对于前者,城邦神圣的统一性被二元论破坏了,对于后者,需要证明自然状态比公民社会更加可取。 258-9 在返于城邦和自然状态之间有着明显的紧张关系,这种紧张是卢梭思想的实质,问题在于他如何看待这种无法解决的冲突。 260

3.《论科学与艺术》中,德性与自由社会是彼此相属的,证明科学与自由社会不相容,那么科学与德性也就是不相容的。262

4.接受禽兽乃是机器的观点,认为人类与禽兽之间在知性understanding上只有程度的不同,或者说机械的规律就可以解释观念的形成。不能从物质角度加以解释的,是人进行选择的能力和和他对于这种自由的意识,这就证明了他灵魂的精神性。此即二元论的形而上学。他继续用“可完善性”perfectibility来代替自由,这样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依赖二元论的形而上学是要遇到无法化解的反对意见的,271这样就可以在唯物主义和反唯物主义之间的冲突中保持中立或科学——今天意义上的科学。 272

5.卢梭脱离霍布斯和他脱离此前的政治哲学传统的原因一样——自然状态和自然人应该是观察现代人来确立的 274;社会的纽带必须强有力,霍布斯的盘算和一己私利明显不够,必须要到人的激情或情感中去寻找。

6.霍布斯的自由是从属于自我保全的,而对卢梭,自由是比生命更高的善,自由,或者说成为一个人自己,就是成就善,这是对人新的定义——不是理性而是自由成为了人的特质 284-5 自然自由是公民自由的样板;自然自由公民自由道德自由之间的区别被模糊,并非是偶然的错误:道德自由的观念来源于——最初的道德现象乃是自然状态下的自由。

7.霍布斯洛克认为自然状态是必须超越的标准,而卢梭不这么认为,自然状态是一个积极的标准,所以公民社会必须被超越,但不是朝着人的最高目的的方向,而是朝着人的开端时期。善的生活就在于在人道的层次所能达到的限度内最大程度地接近自然状态。 288-9

8.自然权利被一个社会的实在法所合法地吸纳于其中,那种实在法是符合于自然权利而建立起来的,公意取代了自然法的地位。 292 社会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使得公民们淡忘掉社会之基础何在(自然权利)的这一问题,而那正是政治哲学的关注焦点。自由社会的兴衰取决于某种特别的模糊,而那是哲学所必然要反抗的,倘若政治哲学的解决要有用的话,就必须忘记政治哲学所提出的问题。 而立法者的学说并不是一种实际解决问题的办法,其替代品就是公民宗教(只有公民宗教才能产生公民必须的情感)与风俗(个人的意志社会化)。294-5 民俗和民族哲学乃是公意的发源地,正如情感是理性的发源地。 296

9.一切为着某种东西的自由,一切由于某种比之个人、比之纯然的人更高的事物而得到其合理性根据的自由,必定会限制自由,或者——也是同一回事——在自由与放纵之前树立起牢固的分界线。

10.孤独的梦游者仍然崇敬着普鲁塔克笔下的英雄们。

(一)伯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自然权利与历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然权利与历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