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流亡!

Lynn
2018-11-14 看过

《怒目少年》是王鼎均回忆录四部曲的第二部,记录了王鼎均作为流亡学生,从家乡山东兰陵到安徽阜阳,再到陕西汉阴一路的颠沛流离、受想行识。

“流亡学生”这词总引发我的浪漫想象。少小离家,与伙伴们一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用脚步踏遍祖国的大好河山。真实的流亡,远没那么美好。

王鼎均在书中写道:人人心里有三个“怕”字,怕日军扫荡,怕盘缠用光,怕中途生病。行期必须缩短。流亡不是东张西望,看山看水。流亡不是前仰后合地唱歌,看见一块草地就坐下来。流亡甚至不是中夜辗转,想家,掉几滴清泪。流亡者没有那份闲心。

“出门一步,便是江湖。”作者十七岁离家,再也没有归去。

从兰陵到阜阳,提着脑袋穿越日军封锁线,恰有伪军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侥幸通过。

在阜阳读书,床位是水泥地上一个六十公分的方格子,米饭是混合稗子、小石子、稻壳、老鼠屎、蟑螂腿的“抗战八宝饭”,服装是几片土布装半袋棉絮、陪学生穿越春夏秋冬的棉军服。阜阳的士绅们有如下对话:“流亡学校简直就是难民营,不像话。”“你愿意要皇宫一样的赌场,还是要难民营一样的学校?”青年只要能有书读,一切困难皆可克服。

一九四四年,日机轰炸阜阳,战局最紧张的时候,王鼎均突发高烧,不能起床。同学们半夜起床,出发疏散,不准点灯,他被遗漏了下来。淮上将士死守阜阳,平汉线将士丢地致使日军目标达成,阜阳转危为安,王鼎均也由死入生。这是作者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

二十二中西迁陕西汉阴,那是两千里的流亡。受先天体能缺陷影响,王鼎均一开始就掉队了,被迫与二姐分开,一人独行,向着日落的方向。

从掉队地蜂蚁店,经沁阳、南阳、镇平到内乡,这是世界上最长的散步,它并不美好。“我第一次全无遮掩、全无依傍、完全暴露。每一个问题都要自己解决,每一种后果都要自己承担。前面的村子里传来枪声,我必须想一想这是国军的中正式还是日军的三八式,射手是不是瞄准了我。中午打尖,绿豆稀饭里翻出苍蝇,我必须决定喝还是不喝。晚上实在疲倦,有些事不能等到明天。烧热水烫脚,把脚上的水泡血泡刺破,咬紧牙关,用食盐水杀死伤口的细菌。事情是痛苦又无聊,我逼迫自己,毫不姑息,学会了自己对自己严厉,人生在世最忌顾影自怜。”

由宛西到陕南,要穿过伏牛山脉和武当山脉,翻山越岭,那是八百里的崎岖,男生走到脚烂,女生走得闭经,死神第二次降临。感谢上帝,王鼎均此时右大腿内侧长了脓疮,护士替他向学校争取到了水路坐船的资格,他也得以逃脱死亡。

学校迁到陕西后,也没平静多久,日军投降,山东混乱,王鼎均故土难归,再次流亡,西安、南京、上海、沈阳、天津乃至台湾。一路上曲折坎坷颇多,却也惊险度过。

年少时,我是无神论的忠实信徒,年长后,历经风雨,开始相信上帝的存在。王鼎钧以孱弱之躯,历经磨难而幸存,书写《昨天的云》、《怒目少年》、《关山夺路》和《文学江湖》,让后来人为之鉴,知晓流亡之苦,知晓战争制造流亡,从而反思战争。“我来了,我看见了,我也说出来了!”这是上帝对作者、对读者、对社会最好的安排。

2018年11月14日写于深圳

1 有用
0 没用
怒目少年 怒目少年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怒目少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怒目少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