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山河空念远 &只是风前有所思: 兴于微言之词,竹垞浅书

苦吟入定
2018-11-13 看过

朱彝尊有首小词《桂殿秋》,内容不长,摘录于此:

『思往事,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共眠一轲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

读此词,想到不久前有人问我心目中白描写得好的作品。是为答。

词本不同于诗。古人常以诗言志。而词则是“极命风谣里巷男女哀乐,以道贤人君子幽约怨悱不能自言之情。”词的本意只是花街柳巷歌酒宴席的助兴之作,它写的就只是男女之情,它不像诗,它本无意着墨于君子圣贤之思,但当你细细读来,不料其间自有君子圣贤之心。

若此词之『共眠一轲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共眠”二字,给人一种暗示,暗示的是一种真正爱情的事实。可在这种朦胧后面,接下来是“听秋雨”三字,即:不能成眠意。自间有种微妙幽微的隐意与转折。 “小簟”是竹席;“轻衾”是轻薄的衾被。

你身下是短小的一片竹席,我身下也是短小的一片竹席。你身上盖着一床清冷的薄被,我身上也盖着一床清冷的薄被。你静静谛听那淅淅沥沥的秋雨夜不能寐,我也静静谛听那淅淅沥沥的秋雨夜不能寐。你不能对我诉说你的孤冷难眠,我也不能对你诉说我的孤冷难眠。你要独自忍受你生命之中那重重的人性薄凉,我也要独自忍受我生命之中那重重的人性薄凉。

这就像《红楼梦》里面所说的:“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况且又从何奢望另外一个人能够为你担荷什么,或是奢求你能够为另一个人担荷什么呢?『共眠一轲听秋雨』每个人都有各自所要经历的风雨。『小簟轻衾各自寒』每个人都有各自所需忍受的苦难和严寒。

虽然在竹垞笔下,这首短词不过是一个爱情事件,可若要说这短短十四个字诉尽了人世辛酸,读来基于真实的人生体验之上,给人以无穷的丰富联想亦不为过。 从宏观角度讲,生活在世间的每一个人,都可以看作『共眠一轲』,且各有各的『小簟轻衾』各自担荷忍受自己人生中的苦难与寒凉。这就是诗有诗的要眇宜修。词有词的微词大意。

王国维《人间词话》有一段论述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三种境界的引词,使我从夏悟到秋,每每读来都有新的、不同的领悟与体味,其间自有禅意。

他说,『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是第一种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试想门窗前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在其遮蔽之下,有一女子的视野就被局囿其内,于是她就只能观赏到眼前的这株独守于她的大树,她就看不到远方。直到有一天,或许这一天正是秋天,那树枝上的树叶完全凋零坠落『昨夜西风凋碧树』寒冷的西风把树叶都吹落了。

她这才『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没有了树叶的遮蔽,这同样还有一重意思是,她也失去了大树的荫蔽,这才能看到那天尽头的远方。

可看到远方了,又有什么用途呢?看到远方了,又何尝不是新一轮的徒劳呢?

晏殊词之:“满目山河空念远。”

你向往远方的山河,心怀遥不可及的爱人,可你所怀恋的远人不会因为你站在这里“满目山河”,站在这里“望尽天涯路”就能回到你的身边,或是你就能陪在他的身边。

《孟子》把伊尹称为“圣之任者”。伊尹五次到行仁义的汤那里去请命,也五次到暴虐无道的桀那里去请命。他不在乎你是仁义还是暴虐,他不在乎你是汤还是桀,他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救人民于水火,所以自他有了这样的志向,外界的毁誉于他而言便是无碍的。

《孟子》说伯夷叔齐是“圣之清者”。纣王暴虐,武王英明。武王伐纣,但是以臣伐君就是不义。为了自己的清白,为了明哲保身,伯夷叔齐就能够做到,宁可饿死在首阳山,也不食周粟。

有些人,他们过的是形而上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是一场清白的幻影。有些人,他们谈的是形而上的爱情,他们的爱情是一场晕眩的柏拉图。而现实的本质,往往才是一场乌托邦。体制、法制、金钱,不过是一场沉湎于集体幻觉的游戏。你说,游戏的方式有很多种。我说,游戏何尝不是建立于规则之上的。

《庄子》看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但“犹有所待”,这还是要有风的介入,还是要受制于外界条件的支配。所以庄子说,“道”就是“无待于外”。

韩愈《原道》论:“博爱之谓仁,行而宜之之谓义,由是而之焉之谓道。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

张惠言《水调歌头.疏帘卷春晓》写的与王国维的“三昧之境”第一境有所契合。但却是那般一波三折,反复凌乱。

上榷开篇即是『疏帘卷春晓,蝴蝶忽飞来。』在春天一个美好的清晨,一个人,她把一直闭锁的帘幕掀开,忽而发现天地、宇宙之间存留着那些美好的事物,豁然开朗,豁然清明。

经过种种考验,事态演发到上榷结尾『银蒜且深押,疏影任徘徊。』“银蒜”就是蒜形的帘押。我再次把帘幕放了下来,怕帘幕受风鼓动而动摇,故而还用重物把它押住。一心一意要与外界那些令人失望的景象自此隔绝。这次就算“云破月来花弄影”我也绝不动心。

下阕却说:『罗帷卷,明月入,似人开。一尊属月起舞,流影入谁怀?』

到了晚上,那人又把罗丝帷幔重又卷了起来,一轮明月清光皎洁如柱,就像有人把天幕都打开了那般明晰无暇。『疏帘卷春晓,蝴蝶忽飞来。』前有蝴蝶的撩动,现在又有月光缭乱,撩拨我的感情与理想。 『一尊属月起舞,流影入谁怀?』可是那般清澈明洁的月亮,你要把你的光影投入到谁人的怀抱?谁人会懂得你?就像卡夫卡《饥饿艺术家》里面的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看到食物就产生欲呕厌烦感觉的艺术家一样,没有人相信他是真的绝食,因为别人都是竞相逐利,他又怎么可能是个特例呢?

『迎得一钩月到,送得三更月去,莺燕不相猜。』我的心悬挂在天上,是那一轮光明的月亮,人间莺燕不必要再来猜忌我。 『但莫凭栏久,重露湿苍苔。』虽然你倚靠着栏杆能够看到清明的月亮,但浓重的露水又在染污你的衣裳。你若不想再次失望,必须尽早学会“无待于外”。 ——秋末记小词杂念,只是风前有所思。

4 有用
0 没用
清词选讲 清词选讲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清词选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清词选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