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战记 高卢战记 8.5分

凯撒《高卢战记》中的东方思想

邓莹
2018-11-12 看过

老子思想一言蔽之,崇本息末。——王弼

凯撒的《高卢战记》非常有意思,这是一篇凯撒下基层在高卢镀金后递交给元老院的工作报告,本应该像罗马神话一样壮阔,勇敢和荣耀,充满了喜闻乐见的文明战胜野蛮。但没想到他用“正言若反”的方式,写了一部宫廷讽刺小说,既讽刺了罗马元老院好大喜功和名不副实,也讽刺了其政敌庞培将军的“用兵如神”。全文充满了堂吉诃德式的滑稽的英雄幻想主义——桑丘在一旁急的把胡子直抓——英勇的罗马士兵扑向羊群,并把羊群想象成披发文身的巨人和野兽。面对二十个男人享用一个女人,并且在战车上表演杂技的野蛮民族,不得已,高贵的罗马军团还使用了夜袭和暴风雨中的突袭战术。在每一仗都以少敌多的情况下,罗马军团有如神助般的展示了魔法的力量——3个月不到的时间造出600艘战舰,一夜之间修建一座跨河大桥,以及永远吃不完的粮草——正可谓阎王算个屌,小鬼算个鸡巴毛,只有天才是老大,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文明终将驯服野蛮。也难怪大仲马笔下的山贼和强盗,最爱读的就是亚历山大和凯撒。元老们读完之后给出的批语是:朴实无华的文风,真诚感人的态度,实乃世间罕见!

凯撒之所以是凯撒,肯定有其过人之处,如果只破不立,那就成卡尔维诺写《疯狂的奥兰多》了——在那模糊的边界处没有态度唯有虚浮二字——凯撒的立是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强梁者让你萎靡,阳痿者让你雄起。封建社会大抵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所标榜者无非是文明(富贵)、美德和勇气。凯撒正是看出了这当中虚伪的表象,所以反其道而行之——正如老子所言——我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一、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慈能生勇。爱兵必胜。

恶!何言是!——朋友,这是什么话——孟子说勇有三种,最末为庶人/剑客之勇, 蓬头突鬓、瞋目语难;恶声至、必反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其次为将领之勇,视不胜犹胜也;审时度势,无勇也;哪里有必胜之战,能无惧而已矣。最高为浩然正气之勇;无理,对方弱鸡我也不打;有理,对方虽千万人吾往矣 。执其志,无暴其气 。最终可修炼成为行走在原始丛林里的凝固汽油弹,当爆则爆,十步爆一人,千里不留遗体。正可谓目无全敌,动刀甚微。敌死矣而不知其已死。浩然正气果真天下无敌。

无敌毕竟太浮夸,还有点极端民族主义。所以凯撒说,爱兵如子,记住他的名字、填饱他的肚子,审时度势打胜仗,士兵才能有勇。当退不退,意气用事,无勇也; “用极多勇士的性命换来将领的个人荣誉” ,事后哭哭啼啼假慈悲。兵以诈立,哀兵必败!

二、俭能生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封建社会,崇高莫大于富贵。可这富贵怎样来,无非是文明驯服野蛮。

所以这本《高卢战记》一开始就把高卢分为三个部分,文明程度按照与罗马远近来分:离罗马越近就越文明,离罗马越远就越野蛮。不列颠人被他描述成了纯粹的野人,因为他们离罗马最远,还要渡海!多么野蛮!这是罗马人以自我为中心的看法,实际上凯撒多处故意自相矛盾:高卢有大港口和商船,山脉间有商道,他们甚至居住到了不列颠,那里的财富堆积成山,非常富有。被形容为最野蛮的比尔及人,根本不爱打仗,他们商业非常发达,有一部分居住在不列颠的就是比尔及人。所以凯撒是按照元老院的“大国主义”来丑化野蛮人的,跟西汉丑化匈奴人一样。霍去病长驱直入,打得匈奴人如见鬼兵,得胜回朝,马车上的酒肉臭了,士兵们却饿得要死,这样的骠骑大将军能打胜仗,可见当时征战匈奴本不需要举全国之兵力,耗时四十年。

正如凯撒笔下所谓的“野蛮民族”,有富饶的土地,有农耕经济,有稳定的部落与氏族,这种“野蛮”的定义就和美国屠杀印第安人的理由一样。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其实大致可以判断为来自比希腊文明更古老的民族,所以他带来了知识与火种,但是历史的结果是,这些获取了古老文明的野蛮民族,最终就和宙斯驱逐泰坦一样,杀掉了他的爸爸。西方人的弑父情节,其实不是一种性冲动,而是新文化对老文化野蛮的替代,并且包装上了文明的外衣。

凯撒不信神,所以他不喜欢包装在众神争斗下的野蛮征服,他常常赞扬野蛮的日耳曼人的质朴,并通过这种质朴来反思罗马帝国的奢侈和虚浮,而在第六卷凯撒则真诚的说,他选择去年造过工事的地方驻扎,这样可以让士兵休息,意思是元老院喜欢的“排场”,其实是劳民伤财的。

凯撒的时代相当于中国的西汉,按照凯撒的行文风格,他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视名实相副,实事求是的人,所以他用“后现代”的方式,写了一部黑色幽默小说,按照小说年代来说,他称得上罗马版的司马迁。谁说先锋派创作技巧一定产生于现代,读读凯撒,可比不上现代任何一位大文豪吗?不过是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游刃有余矣。

我看网上很多军事迷和历史爱好者居然把凯撒的小说当成兵法,仔细研究,不得其解。正如庄子所言,吾当善刀而藏之,为之踌躇满志。我读秦汉及罗马历史,认为人之性与情,已经尽在其中,究竟是越进化人越聪明,还是越进化人越蠢呢?

三、不敢为天下先,“慎”能成其私。

不敢就是“慎”,慎就是返身循理。凯撒的书中最不缺的就是反思,把自己的位置看得很清楚,知道什么是好什么不好,不会被“文明”弄瞎双眼,这就是罗马成就伟大的原因。无论是古希腊神话还是是骑士小说, 强调的还是进取精神,对于奢侈浮华都是有提防的。

凯撒《高卢战记》可有私心?当然有,人固无私乎?读书人总想读到完全客观的书,这怎么可能呢?多读几本左右平衡一下不就行了。凯撒的思想不过是顺应了当时的时势而已,历史学家常说只有时势造英雄,没有英雄造时势。这话不错,但同时也要强调时势常有,英雄不常有。

古时候,无论一个帝国的宫廷文化有多么奢华,其人民大多处于食不果腹的状态,更别提战乱和奴隶制,凯撒一怒拔剑而解天下之倒悬,还要减轻奴隶的负担,甚至给予奴隶公民权,在当时肯定是极大的惠民政策。都说凯撒狼子野心,拉拢民心。那么我试问,可有徒有其表的人敢得罪自己的金主(元老院),并且坚定地执行与贵族体系相悖的政策以至于被刺杀,那凯撒岂不是连一俗吏都不如?

大道坦途,但人好捷径。一个爱,一个俭,一个慎,说起来太朴实,但做起来就太难——油盐鸡蛋饭里变不出花样,顶多加个荷包蛋和叉烧——以至于让人觉得形式高于内容、兵以诈立才是途径。冯内古特说一个艺术家五十五岁出作品,你认为他指的作品是极精妙之形式吗?也不怪后来西方人喜欢读老庄,他们读老庄,学的是崇本息末;中国人感兴趣的是得意忘形,相去甚远。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卢战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卢战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