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离变成灵魂多么接近

拔刀诀
2018-11-08 看过

《小银和我》不是童话,也不是小说,全书138章,更像泰戈尔、纪伯伦那种风格的散文诗。小银是西班牙诗人胡安•拉蒙•希梅内斯的一头小毛驴,这本书就是他和小银在家乡安达卢西亚省莫格尔乡间生活的记录。

希梅内斯用印象派画笔一般的文字,写故乡的田野山岗,带笑容的沼泽,庭院里的树,面包,葡萄,金丝雀,孩子和水,痨病姑娘和拉洋片老头,蟋蟀的歌声,街巷,黄昏,月亮,路边的花朵,耶稣圣体节……这样的书,不应该从头到尾一气呵成看完,它适合放在桌上,枕边,随意拿起来花几分钟读上一两章或者三章,静静体会什么是故乡,体会诗人和小银的热烈又轻盈的情感——

井!小银啊,这个字是多么深奥,多么幽绿,多么清凉,多么响亮!这个字好象在阴凉的地面上旋转,钻进去,一直达到沁心的凉水。你看,无花果树装饰了但同时也损坏了井栏。里面,在手可以够得着的地方,在砖壁的绿苔之间,有一朵蓝色的花儿开放着,香气袭人。再往下,是一只燕子的窠巢。然后,下面便是一间阴暗坚实的厅堂,一座翡翠的宫殿,一个湖沼;你若向它的宁静投进一粒石子,它就会生气而嗡嗡地抱怨起来。到最后就是一片天空。
(夜进去了,月儿在里面点上了灯火,底下衬作装饰的是闪闪的星星,一片寂静!生活沿着道路走向远方,经过这井时,灵魂却逃进了它那最深的地方。穿过它,甚至可以看得见黄昏的另一边。在它的口里,好像会升起一个夜的巨人,世界上的全部的隐秘都被它掌管着。奇幻而宁静的迷宫,幽暗而芬芳的花园,具有磁力的奇妙的大厅!)
“小银啊,假如有一天,我跳进了这个井里,那不是为了自杀,请你相信,而只是为了能更快地拿到闪烁的星星。”
小银叫着,渴望着饮水。从井里惊慌地飞出一只寂寞的燕子。
——《小银和我》五十二、井

我是一口气看完这本小书的,有点后悔。看到后来就没什么感觉了,因为书里太多的意象,太多的形容词,填满了想象的空间,就像一个人因为美味吃撑了一样。

虽然希梅内斯说,这本书绝对不是为孩子们写的,但我想,如果在少年时看到,肯定会更喜欢,因为那时的心又贫瘠又敏感,渴望着寻找着凡俗生活中的诗意——

这个儿时的幻想多么的迷人,小银,我不知道你可曾有过这种幻想!所有的来去之物都在十分有趣地变化;刹那之间,全部的画面都在你眼前闪过……一个半盲的人在走着,望着内心也望着外界,有时候翻转颠倒过来,在灵魂的影子里装着生活的形象;或者打开在阳光下,象一朵真正的鲜花,开放在真正的岸边。啊,这种心灵如水的诗意,是一去再也不会复返了。
——《小银和我》六十七、溪流

希梅内斯生于1881年,195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抒情诗歌在西班牙语中构建了一种崇高精神和艺术纯洁的典范”。但喜悦和悲伤相随而至,两天后,他的妻子——西班牙裔作家、翻译家和诗人塞诺维娅•坎普鲁比因卵巢癌去世。两年后,1958年5月29日,他在妻子去世的同一家诊所去世。两人都葬在他的家乡莫格尔。

从《小银和我》中,可以看到希梅内斯对家乡的感情,在诗人心里,那不仅仅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灵魂栖息之所。他有一首诗,诗名即为“莫格尔”——

莫格尔。母亲和兄弟。
房子,清洁又温暖。
还有那阳光,那宁静
在发白的墓地!
一时间,爱变得遥远。
大海不存在;葡萄园的
田野,微红而平坦,
是全世界,像一道亮光照耀于空无。
而且轻薄,像一道亮光照耀于空无。
在这里我被骗得够了!
在这里,唯一要做的健康的事情是死。
这是出路,我迫切需要,
它逃进了日落。
莫格尔。只要我能够上升,圣洁地!
莫格尔。兄弟和姊妹们!
(李晖译)

在读过的希梅内斯的短诗之中,我最喜欢下面这首,就像所有的好诗,能让我们瞬间超脱尘世生活,去到更深更远的地方——

有些东西离变成灵魂多么接近
有些东西离变成灵魂多么接近,
在距离双手还无限远
的时候,
像星光,
像莫名的声音
在梦里,像恍惚的马匹,
我们听到它,当我们压低喘息,
将一只耳朵挨在地面;
像电话中的海……
而生命开始在我们内部
生长,那不可关闭的
令人愉悦的白昼之光
正变得稀薄,此刻,在某个别处。
啊,多么美好,多么美好,
真的,即便它不真实,多么美好!
(李晖译)

�^�?�?1�ޜ

3 有用
0 没用
小银和我 小银和我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小银和我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银和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