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nobody
2018-11-07 看过

《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

  • 牛市在悲观中诞生,在怀疑中成长,在乐观中成熟,在兴奋中死亡。最悲观的时刻正是买进的最佳时机,最乐观的时刻正是卖出的最佳时机。
  • 一般人会通过观察,运用他人的成功方法来获取宝贵的经验,然而,更聪明的人会从他人的失败中吸取教训以免重蹈覆辙。简而言之,聪明人从自己的错误和失败中获得经验,而更聪明的人则从他人的错误和失败中获得经验。
  • 在别人沮丧地卖出时趁机买进,在别人疯狂买进时趁机卖出,这需要最大的毅力,但收获也最丰硕。
  • 资产泡沫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当买家被乐观的行情冲昏头脑的时候,资产的市场价格往往过高;当市场崩溃,买家陷入悲观,价格与其真正价值相比又过低。
  • 有时引起高价的原因就是高价本身。
  • 我们却看到很多投资者,甚至是一些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常常把公司和代表它的股票混为一谈。
  • 人们对讲故事、收集消息以及共同分享谈资有一种天生的渴望。各个公司很容易被编成故事加以谈论,而且也很容易转化为未来和其他人的谈资。
  • 便宜货猎手必须自己估算股票价格是否已经远远低于他们心目中的公司的价值——这是这一行业唯一的指示灯,怀疑主义则是其指南针。
  • 如果你读的是一份研究报告,那么里面的信息早已反映在股票价格中了。
  • 当股票价格发生剧烈变化时,你必须积极研究那些导致变化的信息。仅仅因为价格下跌就购买股票是不谨慎的做法——事实上,这样做太冒失了,只会带来令人失望的投资结果。
  • 情绪化的时候永远不要作投资决定。
  • 作为一名成功的便宜货猎手,市场上有情绪化的冲动买家于你而言是极为有利的,因为他们会给你创造机会。
  • 由于一家公司暂时存在问题,而对其股票价格产生大规模的过激反应,利用这一点对便宜货猎手来说,是一个最基本的实用策略。
  • 了解股市历史是作投资的一个巨大优势。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那些事件会一模一样地重演,而是因为事件的模式和股民们的反应方式具有典型性和可预测性。
  • 历史表明,人们对股市的意外情况往往反应过激。他们总是如此,而且将来也会一直如此。
  • 在我们的故事中,运用合理的推理和逻辑来作决策的买家和卖家实在是太少了。相反,大多数人作出决策的根据是,小摊周围的其他买家,或雷雨这个不利的意外事件。
  • 最出色的便宜货猎手是不需要获得其他人的肯定意见的,那些人往往认定他们在购买股票方面是正确的。要买那些受到人们冷遇的东西,你必须独立思考,依靠自己的判断。对有些人来说,比如约翰,这种性格特质只不过是他们天性的一部分而已;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却必须通过后天学习才能拥有。
  • 预先研究局势至关重要。人们在猝不及防之下碰到消极意外情况会变得惊慌失措,这是个简单的事实,这种情况在股市上一直都在发生。你无法对自己在未来可能会面临的每一个小风险进行识别、预测并作好充分准备,但是你可以为那些常见类型的事件作好准备。
  • 猎取便宜货背后的核心思想是不要变成一个坚定的逆向投资者,而是做一个明智的“冷门”股票的买家。
  • 一些最戏剧性的股价变化通常并非因为资产的价值发生了真正的改变,而是投资者调整自己的感觉和看法造成的结果。
  • 这种专注于未来可能出现的事件,而不是根据当前事件采取行动的能力,正是成功投资者和平庸投资者之间的一道清晰的分水岭。
  • 这些由负面看法所引起的极端情形通常会给投资带来最丰厚的回报。
  • 约翰专门购买那些已经破产或濒临破产的边缘化公司的股票。从他的这种做法中,你也许已经看出,他的策略有两重性:他希望他投资的公司的收益涨幅达到最大,但同时又不希望政府从他获得的回报中拿走最大的一块蛋糕。在这点上,他眼光极其敏锐,简直有点儿令人难以置信,因为他买股票的时候,美国还未加入战争,针对超额收益的税法还未出台。但是,通过研究历史,他也清楚地意识到这种风险可能存在,因为美国政府在过去曾经实行过这样的战时税收政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政府曾对那些在正常状况下运行良好并且赢利的企业征税。
  • 仅仅对战争的可能性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繁荣局面作出预测是远远不够的,你还要通过认真细致的评估来判断其可能带来的结果。
  • 便宜货猎手应该意识到,对历史的了解在投资中十分重要。
  • 如果你打算购买低价股,那么波动就是你的朋友;如果你打算购买热门股,那么波动就是你的敌人。
  • 当市场被消极悲观情绪所笼罩时,公司价值和股票报价之间出现错位的机会最大。
  • 当持有的股票变得不再热门,投资者一般就会把它们卖掉。股票不再热门通常是因为公司遇到了问题,这种问题在市场上被宣传得尽人皆知。作为便宜货猎手,你必须习惯于估计这些问题的严重程度,以及这些问题对目前公司运作的影响。
  • 公司面临的问题如果是暂时性的,则意味着这是投资的最佳时机,因为目光短浅的股票持有者们会由于近期的期望发生变化而变得消极悲观。公司是一个实体单位,只要它能维持下去,并能为其业主创造高于资本成本的利润,它就会一直运行下去,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
  • 你作为便宜货猎手可能获得的回报,与已经控制了股票价格的悲观情绪的程度成反比。
  • 耐心不仅是一种美德,它还是成功价值投资者的一个关键特质。
  • 当你发现有些股票的交易价格远远低于其估计价值的一半时,把它们全部搜集起来,浏览一遍,你可能会发现绝大多数这样的股票是在某一个国家(比如日本)交易,这时候你可能会说:“日本股票真便宜。”这个过程引导着你对这个国家的宏观经济进行了一次摸底。在约翰的投资生涯中,他由于擅长选择投资国家而名声在外,但很少有人意识到,他对某个国家股票的看法是站在公司的层面上对股票进行深入研究之后形成的。大部分投资者把这称为一种“自下而上”的分析方法,也就是说,寻找投资机会要从市场最底层开始,即从个别公司开始。此处也许是约翰常遭人误解的地方。
  • 便宜货猎手应该意识到,要选对投资国家,首先要选对个别公司,而不是反过来。
  • 历史表明,作为投资者,即使你的股票整体表现要优于市场平均水平,你也要对你的股票有时会落后于市场的情况做到心中有数。
  • 反思自己投资方法的最佳时机是当你最成功的时候,而不是当你犯下最多错误的时候。
  • 通常情况下,投资的唯一障碍其实是你不愿意比身旁的人多付出那么一点儿去寻找答案。
  • 市盈率(市场价格除以每股收益)是一个进行价值判断的很好标准或起点。
  • 大多数投资者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之一是,购买股票时如何承担由当地货币而产生的风险。
  • 资产国有化带来的后果往往表现为外部资金和公共资金长期投资不足,随之而来的是最终国有化资产利用不足和表现欠佳。
  • 企业国有化会导致市场缺乏竞争,而缺乏竞争的环境会让人变得浑浑噩噩、沾沾自喜,这又会进一步导致市场表现平庸。一旦资产所有权发生了转移,其余经营者就会认为资产或与资产有关的活动和他们不再有利害关系;他们会觉得常规性以破产而告终的失败风险很低,这种心态会使企业倒退好几年甚至数十年。
  • 资产国有化不仅意味着失败的投资,而且还与约翰所持的深层哲学理念相悖。他相信自由经济和竞争会带来进步,而进步对商业领域来说是件好事,也非常必要。对各行各业来说,无论是技术、科学,还是其他任何行业,都是如此。如果竞争受到压制,那么进步也就无从谈起了。
  • 此处的一个基本思想是,如果找到了真正的低价股,还需要积极努力地找出这些股票价格偏低的原因。
  • 约翰之所以愿意承担这种无法撤出资金的风险,是因为他坚信日本会继续开放市场并将允许国外投资自由流动。他发现日本愿意在一些政策上作出让步以求继续在世界贸易中占有一席之地。他认为,日本会适时进一步开放市场,并将允许来自国外投资者们的外资自由流动,其中包括允许国外投资者们从日本撤出资金,因为只有这么做,日本才能实现其成为领先工业大国的宏图大志。
  • 藐视传统,你也许会被指责脱离大众,但是如果你接受传统观念并将其视为你的投资策略,你永远也别想取得比大众更好的收益。
  • 有时候,最佳良机就隐藏在平淡无奇的观点之中,但是,当有些投资者看到其他人对某些股票视而不见或不屑一顾的时候,他们自己也会忽略这些股票。社会观点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但是你自己要努力不要让它左右你的投资决定。
  • 购买被忽视的股票很像钓鱼:有时候,你明明知道鱼儿在哪,而且也准确地知道该用哪种鱼饵,但你还是要乖乖地坐在那儿等着鱼儿上钩。由于水流的原因,鱼儿也许不上钩,但是水流的情况会发生变化。你无法预测鱼儿何时才会上钩,也无法告诉鱼儿什么时候该上钩,但是,当鱼儿最后终于上钩了的时候,你就会大有斩获,这时的你就成了所有钓鱼者羡慕的对象了。
  • 比率并不一定代表投资的开始或投资的结束,除非你对其中的所有情况进行了调查并相信这种比率关系是真实的。
  • 谨记,要始终以比率为参考并解读出其中的含义,要将比率分解然后对其构成成分进行仔细考察。
  • 如果一只股票的价格正在接近你对它的估计价值,那么搜寻替代股票的最佳时机也就到了。在常规搜寻过程中,你可能会发现某只股票的价格远远低于你对其企业的评估价值,这时,就可以选它来取代你当前持有的股票。但是,这么做应该遵循一定的原则,而且不应该成为反复无常或毫无必要地变换投资组合的借口。
  • 约翰建议,只有当你已经找到了一只比原来股票好 50%的股票时,才可以替换掉原来的股票。
  • 有人问约翰如何寻找极度悲观点,他的建议是“等到 100个人中的第 99个人放弃的时候。”
  • 每当市场陷入迷失、偏离正轨的时候,这些观点就会像钟表一样准确地按时出现。当市场价格过高或出现泡沫,你就会经常看到这种情况。然而,长期以来人们都知道,股市的悲观情绪压低价格的程度至少和亢奋情绪抬高价格的程度一样大。
  • 要记住一个简单的基本事实:资产价格和资产价值之间的关系永远适用,忽视这个关系只会使你陷入危险。
  • 为什么在别人碰都不愿碰的时候,约翰却看好美国股票会大涨呢?原因之一很简单:正因为没有人愿意碰它们。原因之二是,市场上对待美国股票的这种普遍态度使得美国一些最知名、呼声最高的公司的股票,也就是道琼斯指数股的交易价格相对于其收益以及账面价值,跌到了历史低点,其他测量数据也是类似的结果。
  • 约翰始终强调,对价值的分析要从许多不同角度进行,不能仅凭某一个方面(如市盈率)。“
  • 如果仅局限于使用单一尺度去衡量股票,在周期性的一段时间,甚至数年之内还可能管用,但时间再长这种方法就会失效。
  • 因为利用单一衡量尺度找到的低价股,可选范围有限,所以有时就会找不到价值更高的股票,但是如果运用另一衡量尺度(如市现率),也许就能找到。
  • 约翰认为,所有经过时间证明的有效的选股方法都会被人们普遍采用,可是一旦人人都在用,这种方法最后就会不起作用了。
  • 对市场价值和账目上的资产价值进行比较的时候,最广为人知、运用最为广泛的方法就是看市净率。用最简单的术语来说,就是用公司的股票价格除以总资产和债务(票面价值)相减所得数字之后的结果,这个结果再除以已经售出的股票数量(亦即找出每股资产减去债务所得数值,并用股价除以这个数值),所得的结果就是市净率。计算这一比率,便宜货猎手要找的是一个很小的数字,也许约等于 1甚或小于 1。
  • 如果你支付的股票价格低于公司的价值总额,你也许就找到了一只低价股。当然,公司也可能正处于经营不善的低谷时期,而且市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如果是这样,股票价格低于其每股票面价值或资本净值就符合情理。市净率为 1或小于 1的时候,股票市场对该企业的期望值就很低,而这会反映在股票的价格上,明白这一点十分重要。
  • 第一条——对便宜货猎手来说也是最实用的一条——要积极主动地分析理解财务比率的各种数据。
  • 对公司进行研究调查的同时,还要花几乎同样的时间对其竞争对手进行研究调查。约翰总说,有关任何一家公司最重要的信息通常来自于其竞争对手,而不是该公司本身。
  • 当约翰注意到被收购的公司数量开始越来越多的时候,他把这视为除了他所观察到的其他信号之外,市场发出的又一个信号,表明与公司的内在价值相比,股票价格正处于极低的水平。
  • 企业价值 =股票的市场价值(市值) +债务总额–现金
  • 克服人类这一缺陷的办法是借助定量而不是定性的推理方法。
  • 在投资里,代价最昂贵的一句话是:“这次情况有所不同。”——约翰·邓普顿
  • 一旦整个股票市场与大众意见相一致,就会产生一个大的泡沫,投资就会因此面临极大风险。
  • 许多当日股票交易者都犯了一个大错,他们把牛市当成是自己的投资天分使然,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把全部时间都用于股票交易。
  • 如果相当一部分公众将消费模式与股票价格上涨的预测联系起来,那么当股票价格崩溃时,消费就会回落,从而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 在一个较长时期内,如果越来越高的股票价格使得消费也越来越高,就会带来毁灭性的结果。
  • 人为增加股票的价值,其所用伎俩是向人们许诺资金投入会带来可观的股利,从而激起并保持大众对股票的狂热追捧,而这些承诺其实永远都无法实现。
  • 无论何时,无论市场状况如何,如果看到首次公开募股出现,作为便宜货猎手的本能都应该让你心生戒备。不要轻易相信那些激动人心的花言巧语,那些伎俩只是为了把股票价格推到最高,从而让公司从大众筹集到更多的钱。很多公司在筹集资金智穷技竭的时候,就经常利用首次公开募股或二次发行股票的方式继续筹集更多的资金。
  • 约翰很少购买首次公开发行的股票,甚至管理自己的共同基金时也是如此,因为他发现,在那些股票首次发行数月甚至数年之后,他能用更便宜的价格把它们买到手。
  • 约翰研究了所有即将进入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的科技股后发现,这些股票的禁售期期满之日,也就是内部人士开始把自己的私人股份卖入市场之时。他对于内部人士会卖掉自己的股份深信不疑。他还认为,内部人士在卖出股份时一定会制造出一个催化剂,用以向股票销售施加大范围的压力。
  • 市场从狂热走向悲观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至少是数月,更多时候长达数年,就像从悲观走向狂热一样,如果不是数年,至少也要经历数月的时间。
  • 中文里的“危机”一词由两个字组成——一个代表危险,另一个代表机会。——约翰·肯尼迪
  • 在约翰投资生涯的那个阶段,他很清楚地知道应该如何将市场的恐慌转化为未来的收益,也明白和战争有关的危机会带来绝好的投资机会。
  • 当市场在恐慌或危机中抛售股票的时候,便宜货猎手所期待的所有市场现象就会浓缩到一个短暂而密集的时期:也许是一天、几个星期、几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但是一般而言,各种事件以及人们对此的各种反应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 历史表明,危机一开始的时候,情况看上去仿佛特别糟,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恐慌都会渐渐趋于缓和。恐慌消失之后,股票价格就会回升。
  • 年收益率中的小小差距一旦随着时间开始利滚利之后,就会使收益天差地别。这就是复利的魔力,
  • 要使自己的投资方法和投资结果都高人一筹,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利用市场的恐慌。
  • 由危机引发的抛售有时可能会持续 50天,有时只有 1天。
  • 尽管股市的反应会让人面临心理上的挑战,但是作为最坚定不移的便宜货猎手,如果想要做到在那种环境下大胆买入,就应该有无视股市行为、只专注于自己投资回报增长的魄力。
  • 每当你看到股市上人们争相卖出的时候,就应该产生买入的紧迫感才对。
  • 尽管常识告诉我们,当市场出于恐慌开始抛售的时候,要放手买入,可是真正做起来却很难。问题依然在于,当股市所施加的强大心理压力扑面而来的时候,你很难抵抗得住。
  • 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最佳时机,甚至包括你自己的血在内。
  • 大众将眼睛盯在坏消息上,媒体又乐于向大众提供坏消息,这使得股票市场会周期性地受到人们过度的负面关注。
  • 当大多数人毅然决然地采取与你相反的行动之时,没有极大的勇气就无法面对这一切。当投资面临着赔钱的危险时,人更容易缩回到大众堆里去。人们常常更容易顺势而为。然而,在股票市场,顺势而为会加快你变成一名平庸投资者的步伐。
  • 领袖之所以是领袖,靠的是他在危急关头的表现,而不是在天下太平时的表现。
  • 最成功的投资者之所以最成功主要看他在熊市中的表现,而不是在牛市中的表现。
  • 权益负债率 =(短期债务 +长期债务) ÷股东权益
  • 净权益负债率 =(短期债务 +长期债务–现金) ÷股东权益
  • 在那些有关一次性政治或战争事件的例子中,大多数时候,股票市场面对打击都是首当其冲,过后不久就又恢复如初。
  • 随冲击或危机而来的一个问题是,尽管某次危机的具体情况看起来可能有所不同,但总体上说来,它与从前的危机事件仍有相似之处,尤其是当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其造成的后果上的时候。
  • 每次危机都是让人感到无比震惊的战争或侵略行动。从创世之初开始,或至少早在有史书记载以来,这一类型的事件就一直在发生。事件当中人们的反应也一样,不外乎震惊、迷惑、恐慌而已。这是人类的本性使然。
  • 和大众背道而驰的做法会让你获得回报,在这些危机的例子里,无论具体情况是多么千差万别,结果通常都一样——当市场走出恐惧的时候,你的买入已经让你美美地大赚了一笔。
  • 便宜货猎手要牢记这一永不过时的历史经验之谈:危机就是生机。
  • 对真正的便宜货猎手来说,没有必要在每种情况下都深入挖掘买入个股,当所有人都对某个市场避之唯恐不及,而你却在这个极度悲观点进行投资的时候,尤其如此。
  • 追逐表现良好的共同基金通常无异于追逐表现良好的个股。
  • 仅仅因为价格升高就购买股票的做法是荒唐可笑的,仅仅因为共同基金的价值升高就对其进行投资同样很危险。同时,如果因为投资基金表现良好而将其拒之门外,这也不免过于冒失了,毕竟我们的核心思想是通过投资赚钱。要想作出明智的决定,唯一的方法是:仔细调查基金经理运用的投资方法和程序。
  • 日本和韩国的经济机构和实现工业强国的过程都很相似,其过程中运用的策略也相同:高比率的储蓄、早期的资本管制以及转变成为高级工业产品出口商的不屈不挠的强大动力。
  • 了解历史、把注意力放在长线上、在极度悲观点寻找机会买入,只有这样的便宜货猎手才能真正理解这样一个事实:这些模式会随着时间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期,相同的情节,相同的结果。
  • 向知识投资,收益最佳。——本杰明·富兰克林
  • 关于债券,如果你只记得一件事,那就应该是:债券的价格和利率走势相反。
  • 利率被表述为一个数字(例如 5%),但事实上,它却是三个不同数字的集合体。首先,是人们所知道的无风险利率。
  • 一只 5年期或 10年期美国国库券的利息通常被拿来当做无风险利率的例子,
  • 组成利率的第二个数字被称做预期通货膨胀率,这个数字之所以包含在利率当中是因为上涨的通货膨胀率是债券持有人所面临的较大风险之一。
  • 利率当中的第三个数字与借款人的信用有关。
  • 如果某公司过去的财务状况不稳定,与美国政府这样的借款人相比,该公司需要支付的利率中就要更多地包含违约风险因素,而美国政府的违约风险为零。这种信用价差是判断债券发行风险的基础,至少从市场角度是如此。
  • 一旦股市泡沫破裂,美联储和其他国家的财长们就会同意降低利率而不是提高利率。如果利率降低,长期债券的价格就会上升。
  • 最有用的信息往往来自该公司的竞争对手,而不是该公司本身。对公司的竞争对手进行分析是为了帮助我们大体了解一家公司在未来维持其利润率的能力有多强。
  • 寻找投资机会的时候,始终和其他人保持不同(无论是投资国家不同、投资方法不同、投资年期不同、乐观情绪的程度不同,还是悲观情绪程度不同),这是使你有别于众人的唯一方法。
  • 趁别人在市场上沮丧卖出的时候买进,趁别人急切买进的时候卖出。
  • 如果你想比大众拥有更好的表现,行事就必须有异于大众。——约翰·邓普顿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的更多书评

推荐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