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最亮的星

艾迪森
2018-11-06 看过

我认识的那个作家邓安庆出新书了。

还是跟他之前几本书一样,先有了书名:《天边一星子》,才有了这本书。书名出自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信:“天边一星子, 极感动。” 书中除了一篇简短的自序, 就是八篇短篇。每一篇都是一个饱满感动故事,有故乡的少年(《跳蚤》)和疏离的亲人(《分床》、 《寄宿》、 《天边一星子》), 也有租房时“舍友”的母亲(《北京阿姨》)和学生时代的老师(《戏子老师》),还有工作中遇到的“诗人”(《鬼城诗人》)和实习时候的学生(《迷路火光》)。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邓老师近来频繁出现在我的朋友圈,以至于一个大学同学在其中一条下评论:这个安庆是男人还是女人啊?感觉你好喜欢ta,像个迷弟一样!我的天啊,感觉你恋爱了!虽然不知道恋爱是啥滋味,但是是真的喜欢邓老师的作品。很多人问过我:你为什么喜欢邓安庆?每次我都回答到:“我跟他很像!” 这本《天边一星子》也不例外,几乎每一篇都能读到跟作者产生强烈共鸣的地方。如何形容这种特别的感觉呢,就像是有一把不是特别锋利的刀。一刀划在心口,心脏没有完全被切开,马上又顺着之前的刀口又来了一刀。对,就是这种又刺激又痛的感觉。

《跳蚤》描写的是邻居家的“半留守儿童”姚超短暂一生。“跳蚤”在经历亲妈和后妈相继离开亲爸离世后,自己也在打斗中与世长辞。读完不胜唏嘘,惨!真的是惨!读完我停下来陷入长久的回忆,自己初中时有个同学经历了“校园霸王”们的长期霸凌,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分床》写的是邓老师的父母分床睡的事情。每次读到邓老师写他父母的文章,总有一种浓稠感涌上心头。他这样写母亲:各种细微的问题,贴合着你的生活,吃喝穿住,都一一问到了,这就是母亲。母亲在,家就在。他这样写父亲:我一直觉得父亲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他自我的一面始终都在。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只是说,他没法体贴,这个需要耐心和细心,他做不到。当我意识到这像极了我对自己父母的态度时,才明白那种浓稠感的由来。反观邓老师的成长历程,总是在“被迫”成长的他经历了太多的无奈和无能为力。也正是由于这种无奈和无能为力才成就了今天我所认识的邓安庆。

《寄宿》写的是邓老师上初中寄宿在姨娘家的那段经历。邓老师笔下的自己所呈现出来的孤独感还是能感同身受的。“笨拙敏感,脱离在外,无能为力,没有出息。”邓老师从小就活得小心翼翼,读完总觉得心疼。

《天边一星子》讲得则是邓老师与表弟灿的成长故事。从无话不说到渐行渐远再到长大成人后经历的种种。好像每个人生命里都会有这样一个朋友。曾经亲密无间无话不说,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沟通越来越少几愈形同陌路。但是时间到了总还是会回到当初,兜兜转转,原来你还在这里。

《北京阿姨》、《戏子老师》和《鬼城诗人》写的是三个不同的女性。退休后去北京与女儿小文同住出租屋的阿姨,被在学校教书的丈夫“弄”去学校教书的陆春枝和工作中遇到喜欢诗歌的王姐。邓老师对生活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个事件都保持着习惯性且异常敏锐的观察,进而用他自己的文字再次还原之前观察到的场景,立体且形象。

最后一篇《迷路火光》写的是邓老师大学没毕业去一个学校实习的经历。这一篇感触也颇深。之前有家长很直截了当地问我:“你每年接这么多学生,你会差别对待学生吗?” 迫于家长的“民意”且不想破了他们的期许,我回答道:“不会差别对待学生,我们都是实实在在做事情的。” 但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是:“怎么可能做到公平对待每一个学生呢?人是有感情的,事实上有很多学生确实是值得我给予他们更多关注。”所以我很能理解邓老师对学生张清宇的那种微妙的情感。能遇到有共同话题的人已实属难得,难道不应该给这样的人多点关爱吗?

很久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读完一本书,合上《天边一星子》自己快笑成“傻逼”。无论是故事载体,还是写作本身,安庆还是那个安庆。只不过这一次,邓老师更加成熟,以一个更加冷静的“局外人”淡定从容地去书写他笔下的自己和那些可爱的人们。

我总觉得还是要书写,还是要有一个人来记录这“操蛋”的生活。邓老师一直在书写,从《纸上王国》到《柔软的距离》, 从《山中的糖果》到《我认识了一个索马里海盗》,从《望花》到《天边一星子》。邓老师,一直写下去吧!

我认识了一个作家叫邓安庆,我喜欢这样的作家!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天边一星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边一星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