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满身的缺点,你能爱我吗? ——《金粉丽人》书评

燕音羽
2018-11-06 看过
—— “德音,我们做过了很多年的夫妻,从前在你的面前,我是毫无保留的。我对你好过,也暴露过我最阴暗的一面。”
—— “曾经我厌恶你身上的自大、专横以及一些别的在我看来无法与你共处的缺点。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爱上了你。因为你是如此的值得我去爱。”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和婚姻的故事,有时候对完美婚姻对象的追求会蒙蔽我们的双眼,让我们看不清爱情的真相。你需要的不是一个完美的生物,而是一个你需要的人,这个人可能有着满身的缺点,问题是你能接受吗?

(一)

你说吧 要我等多久
把一生给你够不够
背离了 冥冥中的所有
离乱中 日月依旧

武汉“4.29”空战中,第四大队飞行员陈怀民及其殉情的女友

萧梦鸿是一个未来的建筑师,刚毕业就进入了美国极富盛名的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可惜猝死了,她穿越回到自己的前生萧德音身上。

萧德音因为丈夫顾长钧在婚姻中表现出来冷漠,她遇到并出轨画家丁白秋,阴差阳错下被丁白秋误杀。

故事就这么展开了。

萧梦鸿其实是一个很固执的人,这种固执导致了她穿越后和顾长钧的冲突,她对顾长钧有成见,她一直都在追求着原来的自我,忽视顾长钧的改变和自己心底的感觉。

她永恒的主题只有一个:和顾长钧离婚,继续自己的建筑设计事业,成为曾经的那个萧梦鸿。

在她的眼里,顾长钧满身都是缺点:

刚刚穿越成为萧德音,在她的眼里,顾长钧是一个冷漠的人。

或许,就是因为丈夫身上的这种冷淡和凉薄,才会令萧德音无法在婚姻里得到想要的,继而做出原本不该做的那些事吧?

京华大学文联的同学支持萧梦鸿追求个人自由,顾长钧要求萧梦鸿不要再和他们来往以后,萧梦鸿对他这个要求大为光火。

我只告诉你,光是你的臭脾气和你近乎变态的苛刻生活习惯,有这两样,就足够让我想摆脱你了!你的性格脾气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明白。不要以为不打女人就不是暴力了。这世上还有另一种暴力,叫冷暴力!冷暴力加大男子主义,我觉得你也真的是够了!还有,你到底知不知道,和你一起生活会累死人的?为了照顾你变态的爱干净的习惯,每天梳完头要拣掉在地上的头发就不用说了,那也是应该,连洗完脸要把漱台边溅上的水珠擦干,一滴也不能留!是,这些事情我即便自己不做,家里佣人也会代替我做的。但你知道你的这种生活习惯会给伴侣带来怎样的精神压力吗?

在萧梦鸿的心中,顾长钧冷漠,自私,他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妻子从来都只是他的一个附属品,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

他不懂得怎么去尊重自己的妻子,也不能理解事业对于自己妻子的重要性,对于妻子所犯的过错耿耿于怀,连一丝信任都没有。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本身就是由一天天的琐事构筑而成,我们的光明面、阴暗面在最亲密的人眼中无处隐匿,我们的想法、做法都可能会消磨我们的爱情,直至摧毁婚姻。

(二)

告诉我 你要去多久 用一生等你够不够 驱散了征尘 已是深秋 吹落山风 叹千秋梦

笕桥中央航校门口的标语: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

顾长钧,他是一个矛盾的人。无论是家庭的熏陶,还是他的思想、行为,都充分地体现了这一点。

顾长钧的父亲是司法总长,有着政治家的大局观,思想开明,他尊重自己儿子和儿媳的选择,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头上,他没有大家长包办的作风。

顾长钧的母亲是一个传统的家庭妇女,她的思想中女人应该相夫教子,而不应该出去抛头露面。

顾长钧出身在这样一个家庭,他自己更是中央航校经过层层选拔后首批赴美留学的飞行员之一。于是在书中,他时时刻刻表现出来开明做派和封建思想的冲突。

当他的母亲顾太太阻挠萧梦鸿参加京华大学校舍的建筑设计时,他在看到设计图纸之后,没有指责她爱出风头,反而阻止母亲的阻挠行为。

“你坚持一定要做的话,我不会阻拦你。……我母亲那边,我明天也会找她说的,让她不要再干涉你这方面。”

但是当萧梦鸿接手燕郊工厂项目的时候,他又傲慢地表示反对,他没有尊重妻子的选择,反而是理所当然地替她下决定。

而他反对的真正的理由是他的嫉妒心和多疑。他对萧梦鸿是不信任的,他对萧梦鸿的才能和独立是欣赏的,但他不信任她对婚姻的忠诚。

萧德音的背叛对于他来说只有震惊和厌恶,而萧梦鸿的背叛则是他不能想象的,他希望她对自己死心塌地,希望自己的爱能得到她的回应。

婚姻的维持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奴役。如果我们以为对一个人的爱能让我们对他为所欲为, 那么你根本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婚姻的失败也在所难免。

(三)

前世天注定悲与喜风雨里奔波着
如今已苍桑的你
那去了的断了的碎了的何止是一段儿女情
所以生命的传说里
因为你已变得如此的美丽
就让我知道他知道天知道地知道你的心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
落满山黄花朝露映彩衣
我再次看到你在爱的故事里
起阵阵烟波你往那里去

中央航校第12期第一批留美学员,其中30人在抗战中殉国

就这样固执、矛盾的两个人,他们都在自己的思维圈子里转圈,执着地用自己的方式来爱着对方。

萧梦鸿以为他的自大、专横、不懂尊重妻子和不信任等缺点会让自己彻底厌恶他。

但是顾长钧对于所爱的人,对于婚姻他认识到错误后会做适当的退让;虽然他的表达方式错误,但他对萧梦鸿的爱不可否认;还有无论经历了什么他始终忠诚。

这一切虽然萧梦鸿一再否认,但是潜意识中她早就接受了这些事实,她爱上了顾长钧而不自知,最终在抗战爆发后才意识到。

顾长钧不喜欢萧德音,是因为那是一个软弱没有主见的人;他喜欢萧梦鸿,因为她有自己的主见,她的自尊自爱甚至自傲,都让他倾倒。他以为自己只是想征服她。

假戏或许早已真做,亦或许从头开始,一向高傲如他,那不过就是个能说服自己向她低下头颅的一个最好的理由罢了。

他知道萧德音对自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却没有意识到她对他的吸引力已经深入骨髓。

幸好,最后两个人都彻悟了,萧梦鸿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都是爱着顾长钧的,她写了一封长信给他告知自己的心意;而顾长钧也放开了自己的不甘心,做到“爱一个人就是祝她幸福”。

让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协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它们长在同一个人身上;让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保持步调一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他们是不同的两个人,所以维持婚姻是困难的。

如果婚姻出现了问题,从来不是单方面的。指责别人总是容易的,反省自己总是困难的。如果对方值得爱,不如直面问题,修补伤痕,共同克服婚姻中的困难;如果对方不值得爱,放手也很好。

书中的长信有一段很好,也许我们看了对于婚姻会有更多的想法。

我想告诉你的第二件事,是我爱上你了。一个女人对于男子的爱。曾经我厌恶你身上的自大、专横以及一些别的在我看来无法与你共处的缺点。但即便如此,我还是爱上了你。因为你是如此的值得我去爱。扪心自问,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个满身缺点的人,共同相处的几年光阴里,同样也给你带去了无尽的困扰。从前的许多年里,当我们还在一起时,我们双方因为各自的骄傲和随了骄傲而来的盲目,都未曾学,也不肯用宽容和理解的心去对待另一半。直到我们分离,再次相见,而现在,被迫要再次分离了,我才终于意识到了我对你的爱情,并且,这种爱的情感早已经压过了别的一切。我似乎明白的有些晚了。但又不晚。那天你走的时候,态度犹如与我诀别。我甚至来不及告诉你我想说的话。现在我来告诉你,那绝不是诀别,只是暂时的再见。我们有一天会再次相见的。我也想告诉你,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再遇到第二个如你所说的那样能够适合我的男子了。你未必也是最贴合我的,但我会等你,等你杀尽敌寇归来的那一天。那时候,我们之间或许依然还会有分歧,甚至起争执,毕竟,你是有着如此强烈性格的一个男人,而我也不是惯于对男人言听计从的女子。但那时候,我会愿意和你一同去面对我们的分歧,一起去克服、解决,而不是像从前那样,选择用离开不肯服从于我的你作为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归鸿书 金粉丽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归鸿书 金粉丽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