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伤博物馆的目的:借“心碎”解心碎

不系之舟
2018-11-05 看过

对大部分在悲愤里结束一段感情的人而言,这是个匪夷所思的事——和前任携手创办某个事物。

“我依然记得十多年前那个炎热夏季里的点点滴滴。就在那个夏日,爱渐渐被痛苦所取代。在一栋看似已经一分为二的房子里,我们默不作声地坐在餐桌旁,努力纾解内心的失落。我们沉默着,不得不承认爱已经结束了……瓜分财产或者一怒之下,把曾经属于同一个家的东西砸个稀烂,凡此种种只会把我们曾经亲密无间、千金难买的记忆毁得一干二净。我们还有更好且更富有诗意的解决方案,我们决定创办‘心碎博物馆’。”

在《心碎博物馆》的引言中,奥林卡·维斯蒂卡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表明她和已经分手的爱人德拉任·格鲁比希奇共同打造了一个在30个国家展览50场的现象级作品。这一令人倍感诧异的开场,披露了博物馆丰厚的馆藏:复杂的 、无法说清的情感。

翻开《心碎博物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配着颜色明快的插图直入人眼,在字里行间、色块之中,形形色色的感情纠葛铺陈开来,如墨渍晕染般浸润着每一个阅读者的指尖,将或温暖,或冰凉的触感,从皮层送入血脉,直达心房。

一辆儿童脚踏小车,“证明了两个人相爱的时候,任何美梦都是可以成真的”;一套为了纪念结婚二十周年的手工《大富翁》,每一块地产都记录着生命及爱情中具有特殊意义的故事,最终却成为分手后留下的疮疤;本该象征甜蜜的新娘头纱,反倒成了丈夫“看不到妻子,感觉不到妻子”的真实写照;最好的朋友特意送来的别具风味的20世纪50年代筒状落地灯,在男友和她厮混时成了最差劲的布景板……

幸福总是相似的,心碎的故事却各不相同。在这个藏品丰富的博物馆里,每一段感情的开始和结束都有它独特的模样,唯一相似的,是让旁观者频频叹惋的感情。二十甚至三十年的并肩长跑,仍然在岔路口分道扬镳;毫无保留地付出一切,耗费心血为对方准备浪漫至极的礼物,仍然落得送入心碎博物馆的结局;年少时的恨,最终转化成思念和亲情;不久前的迷恋,如今却成刻骨铭心的怨愤……无论是在这200件展品上看到自己,还是仅仅汲取他人的情感精髓,都会为美好故事走向毁灭而痛惜,也为人类这复杂多变的情感长久沉默。

人类并非机器,依靠编撰好的代码处理问题,人类的感情从来就没有一个定式。对家人、朋友、恋人,均如是。谁会不希望有一个大团圆结局,领到“王子公主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的标签?无论一开始我们怎么对待一段感情,寄予多高的期望,供给多精心的付出,故事的结局,往往不遂人意。倒不是我们在感情里做错了什么,而是这借助电荷传递存活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感,太难把握。

但也正是这样难以理清的元素,支撑我们得以为人,得以迎来与众不同的故事。故事或甜或苦,化成坚硬的果实,过舌入喉,在胸腔卡住。直到心碎博物馆开馆展览。

“心碎博物馆”的名字的确不很恰当,这更像是“疗伤博物馆”,展出的不是仅仅是一件件物品,也不仅仅是一段段故事,而是一个个最终身披盔甲走出情感泥沼的人。当物品携带着各自的回忆被送入展馆,在无数参观者眼前袒露伤口,表明物品主人可以不再纠结于过去,不再为遮掩伤痕畏畏缩缩。阳光或许会烧灼伤处,温暖也终会裹挟全身。

作为独立迎战生命中每一份苦痛的个体,我们都无法彻底理解他人的感情,甚至无法彻底理解自己。但只要有一个衔接点,一个这复杂的情感网络交汇之处,人与人之间就能形成联系,继而给予支持。

让因复杂情感造成的“心碎之事”,得以因复杂情感缔结的“疗伤之点”,从脆弱又坚强的心脏中稍稍抚平,不也正是人类有别于其他生灵的原因之一吗。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心碎博物馆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碎博物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