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富仁先生的那一章极值得看

子正
2018-11-02 看过

看到王评陶潜的自挽歌时正在等大巴,环境嘈杂,一天工作完结,头昏脑胀。我起初并不在意这篇文,因为行文很滞涩,读得磕磕绊绊的。读得过程中还想,工作和休闲的区别就在于休闲是有选择的,而工作,随着资历渐长,你会逐渐接触到那些你毫无兴趣,又不得不去费力应付的东西。就像眼前的这篇文。

这篇文,纯以观点见长。窃以为,若论对读者的教益,整本书没有一篇能比他有更大的作用。对名心的消解,实在是太难得了。

天已向晚,读不得书了,遇到这样的指教,真好。我要搜索一下这个人。

嗯,王先生是个名人,过世不久(似乎刚好1.5年),我买这本书时他应该还健在呢,他不知道是否践行了他所觉察到的理念。

再一次掌声和赞美。这本书里吴小如的部分也好看,吴似乎更对我的口味。里面忘记了那一篇,似乎是谢灵运的一篇,略微扭转了我对他的看法。我之前略讨厌谢灵运。

我觉得体物之文,赋体的行文很自然,极尽铺陈之能事,然后才能有形象的构建。在抒情小品中,过份采用赋体文,就显得极不诚挚。谢灵运的诗词最早给我的,就是这种恶劣印象。

后人以只言指摘陆机,以为他带坏了文风,这未免太不公平。陆机的文字,情续的因素充盈得很。陆机的文字是活的。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魏晋南北朝文学名作欣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