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政治的历史与回潮!

洛城
2018-11-02 看过

今天读田余庆大师的《东晋门阀政治》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中提出,当今世界范围类都出现家族政治的回潮,尤其是东亚国家,朝鲜自不用说,韩国、日本、新加坡都在近些年曾经的领袖二代当政,还有一个我们最熟悉的国家就不敢说,就连以自由民主著称的美国亦不例外,布什家族下台不久,克林顿家族差点再次上台。而且全球都开始出现社会阶层固化,家族利益集团化,他们把持着社会主要的政治经济利益,阻碍了社会上升的通道。

中国家族政治由来已久,在魏晋时期最盛,有“王与马共天下”(门阀士族王家与皇家司马家)的历史,田余庆在书中说的更严重,门阀士族可以选择皇帝,但是皇帝却没法选择门阀士族。 福山甚至说,“大体上,中国历史时国家与家族制复辟的斗争史。”!可见家族政治在当时甚至是整个中国历史上之强势。

如果门阀士族这么强势,为什么不直接自己当皇帝呢?很多啊,王敦之乱,桓玄篡位都是例子,最主要是门阀士族们相互制约形成一种平衡,这种平衡如果说在西晋位于皇权之下,那么东晋就是位于皇权之上。西晋和东晋的兴起和灭亡的原因都是这种平衡的打破。

整本《东晋门阀政治》讲的就是门阀政治的兴衰和门阀间以及与皇权的博弈,当时士族的代表主要是王、谢、庾、桓,门阀政治兴于王氏(王导),巩固与庾氏(庾亮),毁与桓式(桓玄),最后被次等士族刘裕所终结。

下面我先来看看门阀士族的兴起:

门阀士族兴起在于,少数民族入侵中原,西晋灭亡,司马睿在南京建立东晋,因为东晋作为流亡正确,权力较小,需要门阀士族的支持,而门阀士族有需要司马家皇权的合法性,于是形成司马睿和王导“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

门阀士族的崛起得益于当时的内外动乱,福山说“家族主义——如果遇上强大的抑制,会一再重现。组织起来的团体——经常是有钱有势的——久而久之,得以盘根错节,并开始向国家要求特权。尤其是在持久和平遇上财务或军事危机时,这些盘踞已久的国家团体更会扩展其优势,或阻扰国家采取妥善的因应。”,福山可谓点出了门阀士族崛起的原因。

门阀士族兴起除了动乱的时间契机,还必须有经济和文化基础,经济就是大田庄经济,文化主要是玄学或是儒学,玄学更盛。

光有皇权和门阀士族,只有了皇帝和官僚体系,还需要军事体系,于是出现了皇帝象征性的坐天下,士族当权,流民军负责军事保护的平衡局面。

皇帝和士族其实看不起北方来的流民军,但是又靠他们抵御北方少数名族,但是又不允许他们过江(长江),怕他们威胁政权。

门阀士族刚刚崛起时,是王导与庾亮联合压制皇权,士族权力超越皇权之后,王导和庾亮相互夺权,庾亮在外部不断扩充力量,制约王导在朝廷中枢的权力,遥控朝廷。并且夺取了王氏和桓式的地盘,达到了门阀士族权力的最高潮。

门阀士族的形成有三个条件,士族的强大,皇权的余威,以及少数民族的外部危机。因此东晋门阀士族衰落是因为,著名的以少胜多战役淝水之战,前秦苻坚的溃败,导致东晋政权外部危机的解除,外部危机解除东晋门阀士族权臣之间开始内斗,直到桓玄篡位,终于夺了司马家天下,但是经过多年争斗和门阀士族本身已经衰落,于是次等士族刘裕收拾残局,开创刘宋一朝,试图重建皇权权威。

门阀士族衰落的原因之一是狭窄的通婚范围导致人才日趋退化,所以以往大家族容易出现富不过三代的情况,另外,就是外部危机的解除,使得皇权、流民对门阀士族的依赖减少,加上士族内部争权,甚至成为前两者的敌对,衰落不可避免。

但是,家族政治却没有完全衰落,直到唐宋科举制度的开创和成熟开真正的衰落,但是,随着朝代的稳定,家族政治总是迎来回潮,并且与政治权力融为一体。这种阶层固化的出路政治不通可以走商业,商业总存在边缘创新,但是我国商业一旦和政治结合,比如BAT,就会形成固化的利益集团,于是你能听到绝望的人们抱怨,希望像西晋末年一样来一次时代“大变化”,这不是好事。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东晋门阀政治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晋门阀政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