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之假忙碌生活指南。

马晓刀
2018-10-23 看过

01.

当房间里的西洋进贡自鸣钟当当……敲了6下,王熙凤又到了一天最痛苦的时刻——起床。

绝对不能赖床睡懒觉,这是作为贾家媳妇和贾家当家人的自我修养。

王熙凤强撑着疲惫,打起精神准备起床。

哎,想起昨天听那一大推妈妈、婆子汇报工作熬到深夜才算完,头又疼了起来。

这还不算,听闻今天老祖宗的外孙女就要抵达贾府了,这外孙女儿可是老祖宗的心头肉,少不了要提前准备好多东西,王熙凤趁夜又加班到凌晨,做好迎接方案,把要准备的东西细细列好,以备明天领导问话。

这时平儿掀起门帘进屋,手上拿了待办事项的笔记本,给王熙凤看。

。向夫人、老祖宗各长辈问早安;

。开启上班模式;

。开会,听汇报工作,裁夺;

。中午吃饭;

。会见贵客林姑娘(具体时间待定);

。晚上侍奉夫人、老祖宗吃饭;

。到夫人处汇报一天工作。

王熙凤笑了笑,除了会见林姑娘这件重要的事,又是规律重复的一天。

处理这些事王熙凤已经得心应手,没什么难度,只是每一项都比较耗时间罢了。

但愿今天别节外生枝出什么幺蛾子,闹得要加班才好。

很快王熙凤收拾妥当,往贾母、王夫人、邢夫人等各长辈屋里请安,这一程序也少不了坐在一处拉拉家常什么的,有些做派不能少,有些场面话不得不说,这业务王熙凤已经很熟练了。

请过安吃了饭,王熙凤开启上班模式。

那些妈妈婆子们排着队一个一个进到王熙凤的办公室,汇报各自手头经办的大小事情,听候领导裁夺再去执行,这是一项没什么难度、繁琐却异常耗费时间的工作。

当然也极其耗费心力,这么大的贾府,哪一桩哪一件办到不到位,出了差错,损了大户人家的体面就是了不得的大事,所以王熙凤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认真工作。

人忙成陀螺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

02.

转眼间,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这是王熙凤一天中唯独属于自己的时间了,这个时候不敢有人拿工作来打扰她。

能安安静静吃顿饭,也算是难得的好时光。

吃了饭,平儿来请王熙凤了,说是林姑娘已经到了,已经在贾母住处了。

王熙凤忙了整整一个上午,已经疲惫不堪了,吃了饭本打算稍微来个短暂的、美好的午休时光,听平儿这么一说,她知道又没戏了。

对她来说,休息这件事,一直就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

怎么办?

公司来了重要客人,王夫人、贾母这些大领导们都到了,连迎春、探春、惜春这些小姐们也到了,作为当家执行人的王熙凤敢推脱不去?

王熙凤是个明白人,越是这种场合越是凸显自己价值的时候,人后再累,人前也要明媚,这样的优秀、有能力、又积极向上的员工,哪个领导不喜欢?

所以王熙凤又打起精神,去见贵客。

她迎接林姑娘的出场方式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明媚爽朗的笑声,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媚热情,王熙凤最懂这种世故人情。

果然,王熙凤一出场就成了全屋子的焦点。

然后她又把林姑娘是上下夸赞了一番,交代一番昨天加班写好的方案上事项,什么吃的喝的只管告诉,丫头婆子不好只管说,又立马交代下人收拾行李,打扫屋子,又是捧茶捧果的招待……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全赖昨晚的加班有备。

王熙凤这一连串动作漂亮周到,既是对新客的热络,也逗开心了贾母,满屋子和乐笑声。

王熙凤存在的目的好像就是“热场子”的,有她的地方,就有不停的热闹、欢乐和笑声。

仔细想想,凡是会议、饭局其实都会有这样一个人,为了使气氛保持热闹,说俏皮话、抛梗、被大家打趣……

人人笑到花枝乱颤,却不曾注意一人疲惫不堪,我猜王熙凤一直扮演这样的角色也有累的时候吧。

光是热了场子就完成任务了吗,不,还得时时准备着被盘问工作,王夫人问月钱发了没有?找没找到缎子给姑娘做衣服?

其实,在这样亲人相聚的场合谈工作是不大合适的,但幸好王熙凤早做了准备,一一对答,不在话下。

这一场相聚,实在是耗费心神。

场面上的话要说到,生活上的事项要交代好,还要件件照顾在场人的情绪……

哎,混在江湖,不容易啊!哎,凭什么我王熙凤要这么累?!

好不容易等到晚饭时候,作为贾家媳妇,王熙凤的工作是:伺候贾母和小姐们吃饭。

像贾家这样的富贵人家,媳妇的地位是不高的,小姐们地位就比较高,可以和贾母同桌吃饭。

而吃饭自有一套讲究,程序都是被严格规定的,漱口、洗手、上菜、布菜……

一套程序下来,不亚于要吃法国大餐的漫长等待了。

等贾母吃完饭,王熙凤才能回到自己的屋里和老公吃饭。

吃完饭,卸了妆,你以为这一天终于结束,可以好好休息了吧,不,她还得到王夫人屋里汇报一天的工作,和第二天打算做的事,这是每天必做的事例,因为王夫人才是真正的当家人啊。

把这些事忙完,王熙凤才能安安静静的躺下,感叹,这忙碌的一天又过去了。

03.

又是如常的一天,王熙凤忙了一上午,中午下了班回家吃饭,刚撂下筷子,周瑞家的就来回话,说乡下一个姥姥来拜访,又把姥姥的来历说明。

这是件突然插进来的工作,紧急但不重要,其实一天当中这样的事总不少,但总是不得不做。

不得已,既是旧日的情分,王熙凤不太了解到底和贾府亲疏到什么程度,不敢怠慢,便还是亲自接待了。

只这一件事,看起来是再简单不过的,可是里面又大有文章。

王熙凤虽稍一探口风便知是穷亲戚投奔要钱来了,但问题是看到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远亲开口要钱,给?还是不给?给多少?怎么给?

这都需要上下请示,打问清楚再做定夺,否则一个人情照顾不到,反倒丢了大户人家的体面,而大户人家是最重体面的。

王熙凤打发人问过了王夫人,王夫人是个不管事爱清闲的,直接说,自己看着办吧。

最难的就是这个“看着办”,有一个“度”的问题,得把握好了。

王熙凤斟酌着给姥姥20两银子,又加一串钱,让姥姥坐车回去,姥姥当然高兴极了,这20两队贾府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姥姥来说却是救命的“黄金”。

这就是王熙凤的周到之处了,能体谅一个穷苦人的辛苦,连坐车回去的细节都能想到。

与这姥姥接待周旋了半日,王熙凤道“改日无事,只管来逛逛,方是亲戚们的意思。天也晚了,也不虚留你们了,到家里该问好的问个好儿罢”。

是的,一方面王熙凤不愿与这姥姥再周旋客套,二则她实在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做呢。

又是没有午休的一天,王熙凤又陀螺一样的忙开了。

下午,又有许多管事媳妇来一一回话,这是王熙凤的日常工作,一天总也不间断的等她去处理,将她的时间占据得满满当当。

不知不觉间,白天的工作结束了,晚上就是伺候贾母、王夫人吃饭,自己匆匆吃了饭,向王夫人汇报工作……

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04.

被委派重要紧急的事是常有的事,就算是再忙再累也有无法推脱的时候,比如贾珍请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这下王熙凤更加忙了。

她不仅要料理荣国府繁琐庞大的日常事务,又要面对从未有过的挑战——治丧。

像贾家这样富贵权重的家族,治丧已经不是人情往来的凭吊了,而成了仪式感特别强的官方交往。

而王熙凤毕竟是年轻的媳妇儿,又没经过这样的事儿,做起来是可想而知的艰难。

但是,怪不得说王熙凤是荣国府最能干的人呢,她费尽心力起草了“治丧&整改宁国府的一揽子计划”,针对宁国府五大问题一一提出解决方案,并且亲力亲为监督执行,落到实处。

她给宁国府的那些下人们立了规矩:每天卯正二刻来点卯,也就是早上六点半。

而王熙凤自己更是早上四点钟就起来了,梳洗收拾完毕,更衣盥手,吃两口粥,就上班开始忙碌的一天。

上班第一件事:点名。

看谁没有准时到,直接处罚打板子,毫不留情。

准时上班的人,一一布置工作,在治丧事宜中,几个人给贾家亲戚以外的客人倒茶,几个人负责本家亲戚茶饭,几个人负责灵前上香舔油,几个人轮流上夜……所谓责任到人,谁也不能推诿偷懒,可以说事无巨细,都一一想到了。

就连发茶叶,油烛,鸡毛掸子,笤帚等物资,也是要求一面交发,一面提笔登记十分清楚,以防偷盗。

除了一应大小事物的安排,王熙凤也担起应酬贵客女眷的工作,这本是贾珍媳妇尤氏的工作,但尤氏病了,不顶用,自然全部责任都落在王熙凤的头上。

宁国府治丧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了,甚至于到了晚上,戏班杂耍百戏和亲朋堂客伴宿也全由她来安排。一应张罗款待,全靠王熙凤一人操持。

可想,王熙凤这一天天的忙成什么样?

而且荣国府还有一大摊子事没人管呢,两府的事情都由王熙凤一人管理。

常常是王熙凤刚到了宁府,荣府的人就跟到宁府;既回到荣府,宁府的人又找到荣府。

但是,她不能不这样拼命干,贾府上上下下的人都明眼看着呢。

做好了,是你王熙凤的本分,做不好,就是千人怨万人恨。

王熙凤,真真是一刻不得闲。

连轴转的忙碌,也会把王熙凤压得喘不过来气吧?!

每天入睡前,是不是也期待着一个什么都不干的休息日呢?

05.

印象中,王熙凤都是在风风火火的为别人忙。

她一个人料理一整个家族的大小事务,而小姐太太小姑子们写诗、练字、赏花、寻梅、谈恋爱……一个个的享受生活。

她还要事事周到,尽量让夫人、老祖宗满意,让她们开心。

什么时候王熙凤有为自己忙碌过几分呢?

这天,王熙凤接到宁国府珍大嫂子的邀请,请她去逛园子,打麻将……年轻女孩子的聚会,王熙凤也是心动的。

平常在荣国府,一大家子的聚会,既有王夫人,贾母,又有各位小姐小姑子,事事都要她操心,哪有她得闲的空儿。

去宁国府就不一样了,她是客,自然可以清闲散淡。

王熙凤就趁着向王夫人汇报的空档,说起了这事儿,意思是明天想请假一日。

王夫人倒也体谅儿媳妇不容易,让她去了,这样也算好好的放松了一次了。

王熙凤在贾府的位置很重要,似乎离开了她贾府就真的运转不了,请假去玩对她来说也是奢侈的。

可是贾府真的离不开她吗?还是她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想想探春当家的那段日子,贾府不一样照常运转吗?!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我们根本没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而王熙凤,天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累死累活,忙里忙外,她得到的好结果呢?

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早就拖垮了她的身体,不仅没有得到丈夫的体恤,反而被厌弃,终日为人操劳换来一身病痛,家败了,还被所有人埋怨。

06.

尽管如此,王熙凤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操持着。

入睡前,王熙凤又想想明天的日程,哎,明天又是一场硬仗,刘姥姥要二进大观园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蒋勋说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蒋勋说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