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告别》哪个版本翻译得比较好?译文对比

殷梨亭
2018-10-22 看过

众所周知,钱德勒作品妙就妙在他漂亮的语言。他文笔的洗练、简洁、精准,是教科书级别的。

译本无好坏之分,就看能否生动还原作者的文风。翻译的最高境界就是“消失”,仿佛作者用中文重写了一遍。

下面哪个译本最像钱德勒用中文写出来的?不做评判,只把关键段落的对比放上来,读者可自行体会。

四个版本分别是:

1, 读客·海南出版社 2018版,姚向辉译

2, 新星出版社 2008版,宋碧云译

3, 南海出版公司 2013版,卢肖慧译

4,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7版,宋佥译


一、

原文:The French have a phrase for it. The bastards have a phrase for everything and they are always right. To say goodbye is to die a little.

读客版(姚向辉译):法国人对此有个说法。那帮混蛋无论对什么都有个说法,而且往往正确。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点。

新星版(宋碧云译):法国人有一句话形容那种感觉。那些杂种们对任何事都有个说法,而且永远是对的。道别等于死去一点点。

南海版(卢肖慧译):法国人有一种说法可以形容这种感觉。那帮杂种对什么都有个说法,而且说得总是那么贴切。说一声再见,就是死去一点。

译文版(宋佥译):法国人有一条谚语,说的就是这种感觉。那群混蛋为每一种感觉都发明了一条谚语,而他们的话永远是对的。说一声告别就是迈入死亡一小步。


二、

原文: So long, amigo. I won't say goodbye. I said it to you when it meant something. I said it when it was sad and lonely and final.

读客版(姚向辉译):别了,朋友。我不会说再见。我已经和你说过再见了,那时候说再见还有意义。那时候说的再见悲伤、孤独而决绝。

新星版(宋碧云译):别了,朋友。我不说再见。我在别有深意的诀别式中说过再见了。那时我道别,感觉很悲哀、很寂寞、很决绝。

南海版(卢肖慧译):回头见,阿米哥。我不跟你道别。我已经跟你道过别了,那时这么做还有意义。那时它意味着沉痛、孤寂、不可追回。

译文版(宋佥译):再见了,朋友。我不想说告别。我在那个字眼尚有意义的时候已经对你说过它了。当我说出它时,它是一个哀伤、孤独、无可挽回的词。


三、

原文: ……right then a dream walked in. It seemed to me for an instant that there was no sound in the bar, that the sharpies stopped sharping and the drunk on the stool stopped burbling away, and it was like just after the conductor taps on his music stand and raises his aims and holds them poised.

读客版(姚向辉译):就在这时,一个美梦走进酒吧。有一瞬间,我觉得酒吧里没有了任何声音,时代精英停下了唇枪舌剑,高脚凳上的醉汉停下了滔滔不绝,那情形就仿佛指挥轻轻敲打乐谱架,手臂举起来悬而未落的那个瞬间。

新星版(宋碧云译):这时候一位梦幻一样的女人走了进来。我觉得酒吧一下鸦雀无声,老千不再玩纸牌,高凳上的酒鬼不再滔滔不绝——指挥在音乐台上轻轻敲一声,举起手臂,叫大家安静时,气氛就是如此。

南海版(卢肖慧译):就在这时,一位梦中人儿走了进来。我觉得酒吧瞬间静了下来:那两个时髦家伙停止了互相吹嘘,醉汉不再唠叨。就好像指挥敲一下乐台,抬起手臂、悬而未落的那个瞬间。

译文版(宋佥译):就在这时,一个梦就来进来。刹那间,我恍惚觉得酒吧里似乎鸦雀无声,那对骗子似乎停下了骗术,高脚凳上的那个醉汉似乎也不再嘟嘟囔囔,仿佛一个指挥家刚刚用指挥棒轻轻一叩乐谱架,然后举起了手臂,双手正悬停在半空中,引而不发……


四、

原文:The tragedy of life, Howard, is not that the beautiful things die young, but that they grow old and mean.

读客版(姚向辉译):生命的悲剧不在于美丽的事物过早衰亡,而在于它们变得苍老和鄙俗。

新星版(宋碧云译):人生的悲剧不在于美丽的事物夭亡,而在于变老、变得下贱。

南海版(卢肖慧译):人生的悲剧,并非英年早逝,而是日益老去且日益下贱。

译文版(宋佥译):人生的悲剧,不在于美丽之物英年早逝,而在于他们会变得衰老,变得卑贱。


五、

原文:I'm a weak character, without guts or ambition. I caught the brass ring and it shocked me to find out it wasn't gold. A guy like me has one big moment in his life, one perfect swing on the high trapeze. Then he spends the rest of his time trying not to fall off the sidewalk into the gutter.

读客版(姚向辉译):我性格软弱,没胆识也没雄心。我抓住铜戒指不放手,诧异地发现那不是黄金。我这种人一辈子会有一个光辉时刻,秋千架上完美的一荡。然后余生就全花在尽量不从人行道掉进臭水沟上了。

新星版(宋碧云译):我是个弱者,没有胆量没有抱负。我抓到铜戒指,发现不是金的,简直惊呆了。像我这种人一生只有一个伟大的时刻,只在高秋千上做过一次完美的演出。余生就只求尽量不从人行道跌进水沟罢了。

南海版(卢肖慧译):我是个意志薄弱的人,没胆量没野心。我攀住了一只黄铜圈,然后吃惊地发现它原来不是金的。像我这样的人一辈子就辉煌那么一次,秋千架上一次完美的飞荡。之后的人生就花在一件事上:努力让自己别从人行道上跌进臭水沟。

译文版(宋佥译):我是个软弱的人,没有胆量,没有野心。我抓住了一只黄铜戒指,当我发现它不是金子做的时候,我大吃一惊。我这种人的一生中只有一个辉煌时刻,那就像是在高高的秋千上荡出的一道完美的弧线。此后,他的余生便只有一个目标了,那就是千万别从人行道上跌回阴沟里。


六、

原文:Your husband is a guy who can take a long hard look at himself and see what is there. It's not a very common gift. Most people go through life using up half their energy trying to protect a dignity they never had.

读客版(姚向辉译):你丈夫这个人能够苛刻地审视自我,看清内心深处究竟有什么。这种天赋很罕见。大多数人一辈子要用一半精力去维护他们从未有过的尊严。

新星版(宋碧云译):你丈夫是一个可以用心自省、找出自己本心的人。这是不寻常的天赋。大多数人一生要用一半的精力来保护从未存在过的尊严。

南海版(卢肖慧译):你丈夫是个能够对自我进行苛刻反省的人,这禀赋并不多见。大多数人过了一辈子,花费了一半的精力企图维护他们根本不曾拥有的尊严。

译文版(宋佥译):您的丈夫是一个能够严格审视自我,认清自我的男人。这可是一种不常见的禀赋。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会把一半的精力耗费在呵护一种他们从未拥有过的尊严上。


七、

原文:In one way cops are all the same. They all blame the wrong things. If a guy loses his pay check at a crap table, stop gambling. If he gets drunk, stop liquor. If he kills somebody in a car crash, stop making automobiles. If he gets pinched with a girl in a hotel room, stop sexual intercourse. If he falls downstairs, stop building houses.

读客版(姚向辉译):在某个方面警察全是一个德性。他们都会怪罪错误的因素。一个人掷骰子输掉了薪水支票,禁止赌博。他喝醉了,禁止烈酒。他开车撞死了人,禁止制造汽车。他和姑娘开房被逮住,禁止性交。他滚台阶掉下去,禁止建设多层房屋。

新星版(宋碧云译):某方面说来警察全都是一个样。他们都怪错了对象。如果有人在骰子桌上把薪水输掉,就禁止赌博。如果有人酗酒,就禁绝烈酒。如果有人开车撞死人,就禁绝制造汽车。如果有人跟女孩子旅馆开房间被偷,就禁绝性交。如果有人跌下楼梯,就不再盖房子。

南海版(卢肖慧译):从某种角度来说,警察全是一个样儿。他们都怪错了对象。有人在赌台上赔掉了工钱,就禁止赌博;有人喝醉了,就不许造酒;有人开车撞死了人,就停止造车;有人在旅馆客房里被女人勒索,就禁止性交;有人跌下楼梯,就不许造房子了。

译文版(宋佥译):某种意义上讲,所有的警察都一个德行。他们全都怪错了对象。有人在骰子桌上输掉了工资,那就禁止赌博。有人喝醉了,那就禁酒。有人在车祸中撞死人了,那就禁止制造汽车。有人在旅馆房间里和一个姑娘睡觉被人逮到了,那就禁止性交。有人摔下楼梯了,那就禁止盖房子。


八、

原文: A city no worse than others, a city rich and vigorous and full of pride, a city lost and beaten and full of emptiness. It all depends on where you Sit and what your own private score is. I didn't have one. I didn't care.

读客版(姚向辉译):一个不比其他城市更糟糕的城市,一个富裕、繁荣、充满自尊的城市,一个失落、挫败、充满空虚的城市。完全取决于你的位置和你的个人成就。我没有。我不在乎。

新星版(宋碧云译):一个不比其他都市差的都市,一个富有、活跃、充满自尊的都市,一个失落、破败、充满空虚的都市。全看你坐在什么位置,自己的个人积分如何。我没有积分。我不在乎。

南海版(卢肖慧译):一个不比其他城市更糟的城市,一个富裕的、生机勃勃的、充满骄傲的城市,一个迷失的、精疲力竭的、极度空虚的城市。这一切都取决于你的位置,你的个人成就。我没成就。我不在乎。

译文版(宋佥译):一座相较而言并不特别糟糕的城市,一座富裕的、充满活力与骄傲的城市,一座迷失的、垮掉的、从里到外全是空虚的城市。这一切全都取决于你屁股坐在哪里,取决于你自己心里记着怎样的一本账。我没有账本。我也不在乎。


九、

原文: Maybe it's the TV commercials. They make you hate everything they try to sell. God, they must think the public is a halfwit. Every time some jerk in a white coat with a stethoscope hanging around his neck holds up some toothpaste or a pack of cigarettes or a bottle of beer or a mouthwash or a jar of shampoo or a little box of something that -makes a fat wrestler smell like mountain lilac I always make a note never to buy any. Hell, I wouldn't buy the product even if I liked it.

读客版(姚向辉译):也许都怪电视广告。它们兜售什么你就讨厌什么。妈的,他们肯定觉得大众是智障。每次有个脖子上挂听诊器的白大褂混球举起一样东西,不管是牙膏是香烟是啤酒是漱口水是香波还是让胖子摔跤手比高山百合更好闻的一小盒什么玩意儿,我就会记住绝对不买这种鬼东西。妈的,就算喜欢也绝对不买。

新星版(宋碧云译):也许是电视广告的关系。他们推销什么,就让人讨厌什么。老天,他们一定以为大众是傻瓜。每次有个穿白外套、脖子上挂个听诊器的傻瓜展示一管牙膏、一包烟、一瓶啤酒或漱口水、一罐洗发精,或者一小盒让胖摔跤选手体味如山丁香的什么玩意儿,我总是记住永远不买。混蛋,就算我喜欢那种产品,也不会买。

南海版(卢肖慧译):有可能是拜电视广告所赐。那些广告让你痛恨它们卖力推销的任何东西。老天爷,它们一定以为大众都是笨蛋。每回那些穿着白制服、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混账,举着牙膏、香烟盒、啤酒瓶、漱口水、洗发水,或者一小盒让肥胖的摔跤手散发出丁香气味的玩意儿,我总是记着决不去买。妈的,就算我喜欢,也不买。

译文版(宋佥译):也许这都得怪那些个电视广告。它们会让你厌恶每一样它们向你推销的东西。天啊,他们肯定以为公众全都是些白痴。每次我一看见某个一身白大褂、脖子上挂着个听诊器的傻瓜手中举着一管牙膏,或是一盒香烟,或是一听啤酒,或是一瓶漱口药,或是一罐洗发水,或是一盒不知叫什么的东西,能够让一个满身肥肉的摔跤手散发出紫丁香般的体味,我都会特意做一条笔记,确保以后绝不买这样东西。哼,哪怕我真喜欢那东西,我都不会买。


十、

原文: I pulled myself together. I had been standing there off balance with my mouth open and me breathing through it like a sweet girl graduate. This was really a dish. Seen close up she was almost paralyzing.

读客版(姚向辉译):我恢复了自制力。我刚才一直歪歪扭扭地站在这儿,张着嘴呼吸,活像个可爱的女学生。她确实是个尤物。在近处看,她让我几乎无法动弹。

新星版(宋碧云译):我打起精神,站都站不稳,张着嘴喘气。像甜甜的女毕业生,她实在美极了。近看简直叫人骨头都酥了。

南海版(卢肖慧译):我努力使自己镇定。我仍保持那个姿势,张着嘴,像个高中小甜妞一样呼吸。真是个美人。近看简直叫人挪不动脚。

译文版(宋佥译):我猛地将自己从恍惚之中拖回现实。我这时依然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大张着嘴,喘着气,就像一个神魂颠倒的女学生,她真是一个性感尤物。当她站在你跟前的时候,你简直无法动弹。


十一、

原文:You got no guts, no brains, noconnections, no savvy, so you throw out a phony attitude and expect people to cry over you.

读客版(姚向辉译):你没胆量,没脑子,没关系,没见识,于是你假模假式地摆出姿态,盼着人们扑到你怀里哭。

新星版(宋碧云译):你没有胆子,没有脑筋,没有人脉,没有见解,于是你摆出一种冒充的姿态,指望人家会为你哭。

南海版(卢肖慧译):你没胆量,没脑子,没门路,没见识,只能摆摆不值钱的态度,指望别人为你哭泣。

译文版(宋佥译):你没胆,没脑,没关系,没见识,所以你摆出一副做作的姿态来,还指望别人被你感动得稀里哗啦。

1584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66条

查看更多回应(366)

漫长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漫长的告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