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陇集团与隋唐政治史的演变

小迷糊豆
2018-10-15 看过

此书是陈寅恪先生的传世之作,阅读难度不小,建议先读《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了解关陇集团的界定与描述,以及先生治学的关注点,再读此书,则事半功倍。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在讲隋唐制度“近因齐隋,远祖汉魏”,宇文泰所鸠合的关陇集团在精神上很快抛弃了阳缚周礼的关中文化,转而移用北齐、南朝的礼乐律令,礼仪则是文化最直观的物质体现,因此从礼仪入手,论证关陇集团成型后不久在文化与精神上就与南北朝时期的汉化趋势汇为一脉,脱离了六镇起义以来的胡化色彩;在民族融合上,关陇集团之定型标志最后一批鲜卑部(即六镇军人)也卷入了北方民族融合的洪流中,最终沙石澄清,尘埃落定,几百年来浩浩荡荡的民族融合完成于关陇集团之手。

创建隋唐的关陇集团已是事实上的汉族统治集团,在文化上虽然不同于宇文泰草创之时的设计,但仍延续着成员之间的认同,重要成员与李唐王室达成了政治合作与权力平衡。关陇集团之升降带来的唐代统治人群的转变及权力重组,是把握唐代政治史演进的总体线索。陈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论稿》第一部分结尾将唐代政治史的线索和盘托出:

“有唐一代三百年间其统治阶级之变迁升降,即是宇文泰“关陇本位政策”所鸠合集团之兴衰及其分化。盖宇文泰当日融冶关陇胡汉民族之有武力才智者,以创霸业;而隋唐继其遗产,又扩充之。其皇室及佐命功臣大都西魏以来此关陇集团中人物,所谓八柱国家即其代表也。当李唐初期此集团之力量犹未衰损,皇室与将相大臣几全出于同一之系统及阶级,故李氏据帝位,主其轴心,其他诸侯入则为相,出则为将,自无文武分途之事,而将相大臣与皇室亦为同类之人,其间更不容别一统治阶级之存在也。至于武瞾,其氏族本不在西魏以来关陇关陇集团之内,因欲望消灭西魏唐室之势力,遂开始实行破坏此传统之工作,如崇尚进士文词之科破格用人及渐毁府兵之制等皆是也。此关陇集团自西魏迄武瞾历时既经一百五十年之久,自身本已逐渐衰腐,武氏更加以破坏,遂致分崩堕落不可救止。其后皇位虽复归李氏,至玄宗尤称李唐盛世,然其祖母开始破坏关陇集团之工事及其身告完成矣。此集团既破坏后,皇室始与外朝之将相大臣即士大夫及将帅属于不同之阶级。同时阉寺党类亦因是变为一统治阶级,拥弊皇室,而与外朝之将相大臣相对抗。假使皇室与外廷将相大臣同属于一阶级,则其间固无阉寺阶级统治中国之余地也。抑更可注意者,关陇集团本融合胡汉为一体,故文武不殊途,而将相可兼任;今既别产生一以科举文词进用之士大夫阶级,则宰相不能不由翰林学士中选出,边镇大帅之职拾蕃将莫能胜任,而将相文武蕃将进用之途,遂分歧不可复合。举凡进士科举之崇重,府兵之废除,以及宦官之专擅朝政,蕃将即胡化武人之割据方隅,其事俱成于玄宗之世。斯宇文泰所创建之关陇集团完全崩溃,及唐代统治阶级转移升降即在此时之征象。是以论唐史者必以玄宗之朝为时代划分界限。”

寥寥七百余言,概述了以关陇集团为中心概述了唐代政治史的线索,先生笔力之深,真令人叹为观止。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的更多书评

推荐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