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

若存
2018-10-08 看过

希望贵局能早日重版!

三篇文章各有千秋。

启先生的重在“说”,介绍八股的名称、体制、源流,的确清晰简明,能让人对此种文体有一个粗略的了解。文章写得也有趣。在高中的时候,曾经在杂志上读过片段,记得“三十而立”的破题说:“两当十五之年,虽有桌子板凳而不坐也。”令人喷饭。不贤识小,至今还记忆犹新。这篇文章他老先生应当相当看重,除了主动分送友好之外,新版尚有补记,可见一直念念在心。此外,附记也写得极好,仿佛是《文与可筼筜谷画竹记》的笔调风神,笑中有泪,令人低徊无已。篇中特引周镐《逸民伯夷叔齐》一篇,也是不忘师恩之意。

张先生的文章除了是书评之外,又补了一些讲八股腔调的段落,也好。但张先生的行文太“絮”,此种风格用在追忆故人旧事上自然有好处,放在论学上未必适宜,至少我是不大喜欢的。另外,此文初发表和收入书中时都有删节,全文见《说书集》。

有此两文以后,金先生其实颇难下笔了,又应邀而作,则势必不能不“绕远些”。当然,也不仅仅是绕远些。《新论》重在“论”,论析功过之外,更追根溯源,讲这种文体形成的社会机制是怎样的,尤其强调“对答”与“代言”这两个特点,引人深思。只不过金先生读印度书读佛经多,有时候行文诡谲,看起来像是故弄玄虚,想清楚了倒是觉得他讲的深刻。特别是《四书》显晦,已经牵扯到近五百年思想史大势的演变了。不过有些意思也确实不好懂,没全读明白。金先生的文章,三联另出个册子,其实不好。这篇离了前两篇,会感觉有些突兀,甚至无的放矢,就不容易明白用心所在了。

此外印象里谈八股谈的好的,是《谈艺录》里的一则,可以参看。至于邓云乡的《清代八股文》,说得详细,但是浅,又一味回护,把八股文和辩证法搭上关系。这当然不错了,但是辩证法也自有真伪,伪法可不就是如八股一般什么都说了又什么都没说的废话么?而此体至今不绝也。

进而言之,为什么要关注八股文这种当年高考的作文文体?我觉得有这么几点原因。一是我们对于古人的了解,有时候缺的不是对上层思想的认知,而是对这些普通的、当时人人皆知但却罕言的东西的了解。忘记是哪位先生说,海外汉学家对中国的了解有缺陷,在于他们没有读过中国的中小学语文课本。此意很是有趣。其实我们之于古人亦然。二是八股文其实可以视为明清两代最重要的一种文体形式了,当时有人把它视为一代之文学的代表,不是没有道理。单纯从形式上来讲,这是一种集汉赋、四六、唐宋古文乃至戏剧等等文体特征之大成的怪物,可以说是一个绝佳的切入口与观察点。不能因为是考试文体就轻视它。当然,也不必抬高。其实里面引的不少八股,我读得不是很懂。至于做,大概今日已经没什么人了吧。其三,清人讲“不曾从事于此,则心不细而脉不清”。李连江有个意见是,八股文是汉语里面逻辑性最强的文体。是不是另说,但放在今天,至少对写论文也未尝帮助。看到一位友邻引了《不发表,就出局》(第144页)说“学写作,学起承转合”,真是先得我心。

附说的一点是书的装帧设计。此前北师出过启文的单行本,中华96年印的一版是个小册子,也算素雅。扉页上还有三位老先生的签名,这回第一次见。后来不知道怎么出了个花里胡哨的版本,字又用的老干舒体。读高中的时候也买的这一版。其实现在想来用启先生的字恰属本地风光,偏偏不用,真是奇哉怪也。顺带吐个槽。

总而言之,奥妙之处不少,可以玩味者多。看了两三遍,越发觉得是本好书。

8 有用
0 没用
说八股 说八股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说八股的更多书评

推荐说八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