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启发

33今天染发了吗
2018-10-07 看过

本书所讨论是的尼采所提到的人们对待过去的三种态度之第一种,即怀旧性或者说纪念性,作者西尔维娅·阿加辛斯基论述了现代与怀旧的关系和现代人的摆渡作用。全书正文分为体验时间、图像时代和政治时代三个大部分,第一部分“体验时间”介绍了亚里士多德、康德和本雅明认识时间、对待永恒与短暂的态度与观点,亚里士多德认为理念是永恒的形式,是时间之外的坚持,纯粹的理想性,满足的是不受任何运动影响的存在。康德认为时间是先验的形式,事物在时间与空间中得到整理只是主观感受,不是客观的(康德的批判致力于建立绝对的独立,那是一种形式相对于内容的物质性的绝对性。但他的时间摆脱了现实,也只能是一种无法建立时间不可逆的主观范畴。康德仿佛是通过使概念摆脱自己的“内容”的方式,通过努力思考没有历史的时间、没有善的道德、没有美的美学的方式,但是思想永远不会那样,被掏空了具体内容,只剩下抽象的形式)。 在提到本雅明的观点时,作者为“时间的摆渡者”下了定义:1.不掌握时间,让时间溜走2.谨慎对待时间的流逝,感兴趣于时间留下的痕迹。而本雅明是一位“时间的摆渡者”,在“漫步巴黎”中,只让自己去经历和体验,而不获取认知,这符合第一点,也就是说,浪费时间才能让我们体验过去。不要使时间成为我们自己的时间,不然我们就会想着如何计划和支配它。作者指出本雅明思想的魅力是:面对事物发挥唯物的幻想,没有把我们引向概念而是引向事物。让我们去思考事物的生命。事物的年龄取决于代替它的事物出现了没有(但自然事物不属于人类时间任何时代,没有年龄。比如说一块石头没有使用年限,我们不会用任何东西代替它,半导体或汽车则可以显得旧了会被挪到一边。正如阿洛伊斯·里格尔所说,是技术、物质的社会历史标示出事物的年龄,又让它们进入或不进入一去不返的过去。)这也体现出本雅明对时间留下痕迹的深入思考,符合第二点。 每个人都带有他与物品的记忆,也随着物品的老化体验着自己的衰老。另外,我们有时感到过时,是因为今后世界要经由图像这种现代倾向体验时间,是图像化了的体验。这也就引出了全书的第二个部分“图像时代”。 在“图像时代”这一部分中,先阐述了历史上有关摄影现代性的论战,作者将当下图像时代定义为“幽灵的时代”,因为图像向我们讲述着在场和不在场,同样讲述着丧失的联系和联系的方式。痕迹或印记,处在与一个事物或一个人的物理毗连关系中,成为特别的崇拜或夸张的对象(这带给我的启发大概是,睹物思人时不必太过牵愁动恨,还是要保持理性公平对待现在与过去。)图像使我们的世界充满了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的面孔,我们留给后代的是幽灵大军。幽灵也使人们节省了记忆,遗迹与回忆形成了对立。至于图像的艺术性问题,摄影把现代人放回到自己的时代中,放回到自己短暂的、偶然的存在中,摄影表现了脆弱的图像,我们今后不能再对它视而不见。 最后一个部分“政治时代”,主要讲的是现代传媒对时间的影响,进入产生对民主的影响。全球统一的传媒时间控制着政治生活的节奏,作者分析了民主耐心与传媒焦躁的对立,指出社会有效权力联系的是当局,而人民联系着公共舆论,并经常觉得民主协商太慢。作者认为今天传媒要得到发展,只能是随着传媒的民主化,只能从传媒内部的思考出发,甚至是从对广义上的文化和政治责任的思考出发,并要从对真正的招标细则的基础进行思考出发,是公民应该可以在上面表达思想的招标细则。——这让我想到了近期《奇葩说》第五季的辩题“键盘侠是不是侠”,作者的这些观点显然为我们看待这个辩题有了更新的角度,键盘侠从底端低龄幼稚无理取闹到顶端专业严苛忧国忧民的内部分化是传媒民主化的产物,如果把“键盘侠是不是侠”简化为“键盘侠是不是好人”这样一个问题的话,可以从舆论制造者的文化和政治责任角度出发,衡量言论发表者表达思想的真实出发点,再及时反映到拥有有效权力的民主内部,协调传媒焦躁与民主耐心的矛盾。 之后,作者由现在往过去追溯,从政治代议制的利弊,到康德眼中的启蒙运动,再到古希腊民主政治原型,与当下传媒时代进行对比。图像固然具有难以辨认的模糊性,但是对标志图像的怀疑有其限度,因为其中某些图像不会是虚构的。图像也属于建立事实的手段。民主国家保证图像的自由传播,也迫使自己重视图像。面对令人失望的传媒现实,更应当思考对传媒的使用和充分发展传媒潜能的方式,并为之做出努力,而不应当谴责用于民主使命的那些工具,还经常屈服于对古老形式(文字、书籍)的怀念。信息的空间虽然被传媒分成了众多区域,使大众变得分散,但它没有使政治的古老形式变得贫瘠,而是带来了对公共领域的重新框定。传媒成了无法绕过的公共领域,但仍然代替不了中间机构(工作场、俱乐部、社团、政党),代替不了内部的民主舞台。最后,作者发出了近乎倡议的呼声:既然现在的人民不再相信神灵和历史诺言,就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必然终结性和历史偶然性、间断性,不让自己沉迷于对起源的怀恋中,也不沉迷于一切总会实现的规律中,要承认在人的死亡之外,值得继续存在下去的事物。 虽然说此书不少部分我是一知半解的,但还是能感知其大体框架和大概意思。作者对本雅明时间观念的分析有独到之处,“时间的摆渡者”这一个新颖的概念也因本雅明而起。西尔维娅在阐释本雅明思想的时候引用了他的很多著作,而我基本没有接触过,因此只能以门外汉的身份对本雅明的思想有这么几点粗浅的认知: 首先是作者对“过去”“现在”和“瞬间”下了定义,而不用具体化的时间观念理解本雅明的作品: 过去:我无法改变的、或远或近的全部事件。无能为力的领域 现在:使状态或活动延续下去的可能性 瞬间:打断了一种状态或可持续的活动,使事件解决的关键时刻 第二,作者认为浪费时间才能让我们体验过去,不要使时间成为我们自己的时间,不然我们就会想着如何计划和支配它。(例如当我们从电影院中走出来时,我们也需要从电影中走出来,我们的思想已完完全全于电影的时间性结合在一起,走出来,我们才能找回自己的时间、自己的生活),而本雅明思考时间的姿态就是如此,没有把时间考虑成由个人支配的物品。 第三,我们对待现在要用运动的观点,一方面,痕迹仍显示着进步的成功与辉煌,另一方面,它们很快又变得陈旧。新事物已经象征陈旧,进步赶走进步,现代性不断被现在背叛。现代性只是命名了过客本身。摆渡还未进入一个一去不返的过去当中,但也已经不再是现时的了,现代在通过提高节奏、速度和增加故事来表明现今已经不再可能,并把我们投入到旧货世界。本雅明的思想实质上也是希望我们面对事物发生唯物的想象,体会事物的生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时间的摆渡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